蘆子溝里藏古宅


發(fā)布時(shí)間:2017年05月23日 文章出自:用戶(hù)投稿 作者: 趙艷青 

標簽: 風(fēng)景物語(yǔ)   文化苦旅   社區推薦   

石屏縣壩心鎮蘆子溝村,位于云南省紅河州的一隅。交通不便、種田為生、古樸平靜的小村里深藏著(zhù)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

精美建筑集中在蘆子溝村下轄的小高田自然村內。村內是蘇姓人聚居地。

微雨的春日,得戶(hù)主人的同意進(jìn)入一戶(hù)院落,一進(jìn)院落是三坊一照壁,二進(jìn)院落四合五天井。不及細看大門(mén)上金光閃閃的貼金箔雕花,隨主人進(jìn)入了院子,裝飾著(zhù)金龍金鳳的橫梁又吸引著(zhù)目光,藍色底色金色浮雕嶄新清亮,歷經(jīng)百年不改初貌。

百年絕色。裝飾著(zhù)金龍金鳳的橫梁又吸引著(zhù)目光,藍色底色金色浮雕嶄新清亮,歷經(jīng)百年不改初貌。

主人在旁閑話(huà),有人出重金想買(mǎi)下此宅,要整體遷移到別處,被他拒絕,房主言說(shuō)祖宗留下產(chǎn)業(yè)給再多的錢(qián)不能賣(mài)。

村子最高處有戶(hù)人家,俯撖著(zhù)村落。游離又貼近村子,風(fēng)水絕佳,想來(lái)是高人異士居所。果然主人老先生一人住守祖宅,他此前為村里的老支書(shū)。老支書(shū)對上門(mén)的客人微笑歡迎,然后捧著(zhù)水煙袋不多說(shuō)話(huà)。

待到我第二天再次登門(mén)拜訪(fǎng)時(shí),老支書(shū)開(kāi)了金口。從大門(mén)處開(kāi)始細細的介紹起老宅。

門(mén)口馬鹿撞金鐘,麒麟看天書(shū)兩方深浮雕,在貼近石階處,單是兩方石料每塊用去紋銀四十兩,雕工費用另計算。沒(méi)進(jìn)院子,但只一個(gè)大門(mén),已經(jīng)用料考究做工精細的無(wú)以復加了。木雕斗拱的飛禽異獸似乎在下一刻會(huì )跳到地面上,沖著(zhù)仰視它們的人們呲呲牙。而奇花瑤草在微風(fēng)中淡淡散出天外幽香。

馬鹿撞金鐘

額枋上的五佛看八卦被主人津津樂(lè )道,五位形肖各異的神仙看著(zhù)八卦卷軸,似思索似辯論似彷徨似了悟,身上的金箔飾色,依然華光閃爍。額枋、掛落上有寓意平安如意的字樣,有直書(shū)壽財喜圖案,有漁樵耕讀的故事,一幅幅字畫(huà)俊美無(wú)儔,都是可以傳世收藏的藝術(shù)品。云龍圖形寫(xiě)畫(huà)的福壽兩字,表達了蘇氏先祖的所想所念。主人還得意一副已經(jīng)被歲月腥祟腐蝕的花板,那是一幅招賢納士圖,畫(huà)的底部看不到了,但是姜子牙垂釣,文王乘車(chē)是清晰的。

包羅萬(wàn)象

大門(mén)筒兩側呈外八字開(kāi)的墻壁磚雕,沒(méi)有用紅河附近慣常見(jiàn)得纏枝牡丹纏枝蓮花,罕見(jiàn)的砌成龜鱗墻。青色的紋路不僅增加了大門(mén)的深邃感,也中和了門(mén)額的華麗。大門(mén)包羅萬(wàn)象,把主人的經(jīng)歷過(guò)往、思想希望用隱喻委婉的形式表述出來(lái)。我大膽猜想,當年主人造屋時(shí)或是年事已高又或高堂尚在,對長(cháng)壽健康的希祈意味明顯。

木門(mén)扇上,門(mén)神秦叔寶尉遲恭依稀可見(jiàn),畫(huà)功不凡,可以跟歷代名家手跡相較一番,可惜的是很多地方有明顯的人為破壞痕跡,看到我唏噓心疼,老支書(shū)沉吟良久告訴這是文革時(shí),他表弟帶人來(lái)破壞的,末了嘆氣:“那會(huì )兒他還小?!眻D畫(huà)用的顏料深深椮入木紋中。

門(mén)神尉遲恭

二門(mén)門(mén)神是文武財神爺。轉過(guò)門(mén)洞,院內更是璀璨。斗拱下的金魚(yú)就要躍過(guò)龍門(mén),橫梁上的金蝙蝠將要飛入滄海,兩只橫行的螃蟹應是頂蓋兒肥,貔貅吸著(zhù)一方祥云,張果老化身中年男子,武松腳踩老虎正在揮拳。蘇宅斗拱的坐斗各具特色,有金魚(yú)、有童子,最讓人不能忘記的是金蟾,木雕金蟾身上的皮脂腺大少不一形狀各異,惟妙惟肖,身下巖石身上云彩,是絕美裝飾又是承重的棟梁,東西廂檐下的兩只金蟾被細膩的雕出雌雄來(lái)。

橫行
金蟾

日光在院內地上印出來(lái)鋸齒牙邊框,老宅像是記錄了蘇家的人文歷史風(fēng)雨滄桑的陳舊照片,那圖片述說(shuō)著(zhù)百年過(guò)往。老支書(shū)拿出來(lái)珍藏的龍魚(yú)木雕,告訴這是大門(mén)上的木雕件,本是左右一對兒,被盜走了一邊,剩下的右邊只好收藏起來(lái)。又指給我看清代大煙床,笑言已是過(guò)去的事情,再不愿細說(shuō)。

龍魚(yú)木雕

老支書(shū)祖宅內唯一無(wú)二不同于別家的物件比比皆是,但是正廳門(mén)前那一方看似普通的石階還是值得被書(shū)寫(xiě)的,一條長(cháng)一丈二的青白石,整塊石頭打造,流暢無(wú)暇。沒(méi)有繁復花飾的一扇窗也被主人提及,雕花窗是木工師傅精雕細刻的,而看似簡(jiǎn)樸的的窗子,卻是木匠師傅的師傅做出來(lái)的,細看卻是一個(gè)榫頭接著(zhù)下一個(gè)榫頭,漂亮的幾何圖形窗扇是榫頭連接起來(lái)的,歷經(jīng)百年完好無(wú)損。窗扇花紋平視、仰視、俯視隨時(shí)變化著(zhù),一扇小木窗中有大乾坤。

榫頭窗

沿隱藏在透雕花窗后的樓梯拾階而上,木板發(fā)出悶悶的聲響??湛盏呐荞R轉角樓上,閑散的放著(zhù)農具等雜物。獨居老者干凈利落,整理的一塵不染,但已了無(wú)當年的繁華喧鬧,偌大的房子空空曠曠,每一步都有腳步的回音,好似在回應著(zhù)我對老宅的想象。當年的房主人在個(gè)舊開(kāi)挖出富鋅礦后發(fā)達起來(lái),財富積累到一定數量后,回老家小山村里起屋買(mǎi)田頤養天年。暴富后的他們也被土匪惦記上了,村邊已經(jīng)頹廢的寨門(mén)上還遺留著(zhù)頂門(mén)杠石,那粗粗的圓環(huán)想來(lái)匪類(lèi)們沒(méi)有紅衣大炮是打不開(kāi)寨門(mén)的。

跑馬轉角樓
四水歸堂
殘存寨門(mén)

推開(kāi)窗扇,在院里可遠觀(guān)不能近賞的字畫(huà)就在眼前,伸手可觸。典雅的色彩、儒雅的文彩,耕讀的兼彩氤氳著(zhù)老宅。

重重檐

告別老支書(shū),老者給我出了題目,看懂六扇門(mén)上圖畫(huà)的內容,并回答出其中隱喻的含義。半月余過(guò)去了我還是沒(méi)全部看明白。

門(mén)扇

版權聲明

凡中國國家地理網(wǎng)刊登內容,未經(jīng)授權許可,任何媒體和個(gè)人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經(jīng)本網(wǎng)書(shū)面授權的,在使用時(shí)必須注明來(lái)源。違反上述聲明的,本網(wǎng)將追究其相關(guān)法律責任。

要評論?請先 登錄 或者 注冊 ,您也可以快捷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