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古風(fēng)物略記


發(fā)布時(shí)間:2017年06月29日 文章出自:用戶(hù)投稿 作者: 羅青林 

標簽: 城市中國   社區推薦   

旅者熱愛(ài)自己走過(guò)的每一寸旅途,也熱愛(ài)自己經(jīng)歷過(guò)的每一座城市。唯有對故鄉,從無(wú)溢美,因為她是塑造我們性格和血肉的港灣。正像喬伊斯漂泊半生,卻把最樸實(shí)的文字留給他的都柏林。蕭紅少小流浪,仍然用細膩的筆觸勾勒她的呼蘭河。

人對于故鄉的感情,不是情緒噴涌時(shí)的贊美所可以簡(jiǎn)單臨摹的,因為無(wú)論情緒高低,故鄉就是故鄉。生長(cháng)于斯,既是啖食飲水,更是風(fēng)物浸潤。一座城市的風(fēng)華,在里面漂過(guò)的人,是輕易無(wú)法脫掉其氣息的,而從里面長(cháng)出來(lái)的人,毛發(fā)體膚皆源自鄉土,自然更有一番體會(huì )。

南昌自古是江南吳楚間的一座都會(huì ),兩千兩百余年建城史,讓這里充滿(mǎn)了傳說(shuō)史話(huà),布滿(mǎn)了古跡遺存?,F把經(jīng)久歷年的故鄉風(fēng)物概為整理,供出生于南昌、成長(cháng)于南昌和曾經(jīng)生活于南昌的諸君體悟、追憶、緬懷。

百花洲

南昌算不上一座宜居的城市,常是冬凜夏炎,且氣溫不穩,往往度一日如歷四季。當年南唐中主李璟為了避后周的兵鋒,大力營(yíng)建南都南昌,無(wú)奈其湫隘不堪,酷熱難當,又全無(wú)江寧之形勝繁錦。李璟去世之后,李煜就違了其父的身后之愿,繼續在南京燕舞鶯歌。今天南昌市中山路的東段,有一處“皇殿側”,便是當年南唐皇宮在城垣內的唯一遺存。建國后,因修建南昌保育院,才把南唐皇宮主殿長(cháng)春殿的雕欄玉砌徹底拆除。

百花洲東畔這塊不大的地方,或許真是一塊寶地。春秋時(shí)期,孔子七十二門(mén)徒之一的澹臺滅明亦在此設壇講學(xué)。這位長(cháng)者由魯及吳,再由吳及楚,最終長(cháng)眠在了吳頭楚尾的贛撫平原,他是將華夏文明遠播南疆的第一人。據說(shuō),正因為他的努力,春秋時(shí)的楚地被稱(chēng)蠻夷,但這塊吳楚接壤的地區卻尚文崇禮。

皇殿側往西是百花洲和蘇圃。隋唐以降,百花洲逐漸成了南昌府“東郊”的一處美景。蘇圃就在百花洲東側,因南宋隱士蘇云卿隱居于此而得名。今天來(lái)看,蘇圃不過(guò)是公園里一塊百平見(jiàn)方的園子。但在古時(shí)候,蘇圃是一直綿延到東城墻根下的一大片空地。紹興年間,蘇云卿從四川廣漢來(lái)到隆興府(自宋孝宗始,南昌以孝宗年號為名,稱(chēng)隆興府),在東湖結廬而居,種蔬織布,無(wú)心入仕。后來(lái),他的四川發(fā)小張浚做了宰輔,馳書(shū)函金幣請其出山,云卿力辭不就,題詩(shī)蔬圃壁間之后遁去。今天已經(jīng)如此繁盛的城市中心,當年除卻南唐的幾幢荒宮廢殿以外,只是一處清修隱居之所,想來(lái)的確令人感慨歲月無(wú)聲的力量。

明清之際的南昌府治圖

若論“不為五斗米折腰”,江西除了陶淵明,耕讀于東湖南畔的另一人堪稱(chēng)鼻祖。王勃在《滕王閣序》中言“徐孺子下陳藩之榻”,講的正是這位大儒桀驁不馴、不慕榮利的事跡。在南昌,關(guān)于徐稚的傳說(shuō)很多,甚至他究竟在哪里躬耕,城南和城北的居民都發(fā)生過(guò)爭執。城南人說(shuō),徐孺子應該是在今天徐坊一代隱居的,所以他的后人在那里繁衍生息,逐漸形成了今天的徐家坊。城北人則堅持,城南在古時(shí)并不適合開(kāi)墾,徐孺子隱居的地方應該就在今天他的祠堂周邊,也就是今天百花洲南岸的孺子亭附近。老實(shí)說(shuō),兩個(gè)地點(diǎn)的甄別,需要借助浩繁的古代文獻和考古成果,不是三言?xún)烧Z(yǔ)可以交代得明白的。但有一點(diǎn)不難推斷,有漢一代,豫章郡城并不在今天南昌核心城區范圍內,而是在艾溪湖南邊的順外-京東一帶。與后世將順外視為東郊一樣,漢代的南昌人視今天的城垣為“西郊”,且當時(shí)贛撫沖擊平原尚未定型,河流常有改道,無(wú)論是徐家坊還是東湖南岸,皆是一片溝汊縱橫的濕地灘涂,徐稚必然是付出了相當的艱辛,才實(shí)現了生活上的自給自足。因此,他的不慕榮利,是建立在自己的豁達和辛勤之上的。無(wú)德者勞形實(shí)屬無(wú)奈,但有德者恬然于鄉野,勞形以明志,或許才是讓這份敬意綿延兩千多年的原因。從這個(gè)意義上說(shuō),徐孺子鳳棲豫章,無(wú)疑給南昌帶來(lái)了巨大的文化財富。今天西湖路上的孺子祠,自魏晉以來(lái)漸成“東南第一名祠”。南來(lái)北往的學(xué)子士人,都要來(lái)祭拜這為飽學(xué)而謙遜的大儒。

百花洲的北面是佑民寺和杏花樓。佑民寺建于南朝梁時(shí)期,在唐明皇李隆基即位后改名開(kāi)元寺。古時(shí)候,能用君王的年號命名,對寺院而言當然是一種極高的尊榮,但這其中的因緣際會(huì ),今天已經(jīng)說(shuō)不清了。再到后來(lái),馬祖道一來(lái)寺說(shuō)法十五載,開(kāi)元寺因之名揚海內,形成了佛家臨濟、黃龍、溈仰、楊岐等宗派的源頭“洪州禪”,并遠播新羅。據說(shuō)今天韓國“禪門(mén)九山”中,有七山均淵源于佑民寺。少時(shí)看到韓國高僧來(lái)佑民寺參拜,才第一次知道這座鬧市中的廟宇,除了庇蔭本垣以外,還肩挑著(zhù)東亞佛教的重要一端。猶如一位深沉的老父,在外功業(yè)再顯,也不會(huì )同家中子弟提起,因為在家便只是父親,父親的天職,在于給家人一份寧靜而已?!澳铣陌侔耸?,多少樓臺煙雨中”,一千五百歲的年齒讓佑民寺閱盡冷暖,任寺外風(fēng)云變幻,不變的是虔誠的敬誦和江南煙雨中朦朧的禪意。

杏花樓隔著(zhù)靈應橋與佑民寺相對,最初是明代寧王朱宸濠為愛(ài)妃婁氏修建的梳妝臺,后來(lái)成了不少名門(mén)大戶(hù)的府邸。婁妃是上饒人氏,她的家族由浙江遷居上饒,她的祖父在理學(xué)上頗有造詣,曾做過(guò)王陽(yáng)明的老師。弘治初年,王陽(yáng)明在南昌大婚后,攜妻返回余姚,途經(jīng)廣信,還專(zhuān)程去向婁師請教學(xué)理。婁妃在這樣的家境中成長(cháng),琴棋書(shū)畫(huà)樣樣精通,深得宸濠寵愛(ài)。宸濠舉兵謀逆之前,婁妃屢屢哭諫,無(wú)果后心灰意冷,投江自盡。王陽(yáng)明平定宸濠之亂后,感佩于婁妃的深明大義,命人厚葬在德勝門(mén)外贛江之濱的塘子河。婁妃墓世代香火不絕,一直到解放初仍有祭祀。后來(lái),這里修起了大片公寓和樓宇,直到前年塘子河片區拆遷,這片埋葬巾幗忠骨的寶地才得以重見(jiàn)天日。宸濠的謀逆不僅摧毀了他自己的家庭,也極大地打擊了南昌地方的繁盛昌榮。他為了充實(shí)軍備,到處巧取豪奪,極大地破壞了地方經(jīng)濟。早在他策劃起兵時(shí),就嚇走了從蘇州趕來(lái)入幕投奔的唐寅,可憐唐伯虎窮困潦倒,好容易進(jìn)了藩幕,最終卻不得不裝瘋賣(mài)傻以遁。倘若寧王真聽(tīng)了婁妃的話(huà),安心就藩,像唐寅這樣聚集在南昌的賢達才俊們,不知又能成就多少佳話(huà)了。

萬(wàn)歷年間,大學(xué)士張位將婁妃梳妝臺改為別墅,并用這一帶的古村“杏花村”名之,“杏花樓”自此得名。張宰輔的門(mén)生湯顯祖、吳應賓、劉應秋在此成立過(guò)“杏花樓社”。張位的宴席間總是高朋滿(mǎn)座,在物質(zhì)文化比較繁盛的明代中后期,精神文化的繁榮自然水到渠成。四百多年前,《牡丹亭》在滕王閣首次登臺演繹,完成了由文本藝術(shù)形式向舞臺藝術(shù)形式的蛻變,開(kāi)始成為走向大眾的永恒經(jīng)典。據說(shuō)張位看罷,嘖嘖稱(chēng)道,以“河移星散江波起,不解銷(xiāo)魂不遣知”的詩(shī)句傾吐觀(guān)后之感。在禮教信仰廣泛崩塌,人文精神開(kāi)始萌芽的中晚明時(shí)期,人們身在社會(huì )思想推陳出新的緩慢過(guò)程當中而不自知。幸賴(lài)湯公神來(lái)之筆,將他們隱約體及卻無(wú)從表達的思想感情盡書(shū)棉帛、一氣呵成!說(shuō)湯顯祖是東方的莎士比亞,其實(shí)仍是在以西人為文明坐標定位自己。東方有自己的文脈、自己的際會(huì ),東方人有自己朝著(zhù)光明前途執念前行的一份淡定從容。

杏花樓(攝于靈應橋東南佑民寺一側)
牡丹亭

劉將軍廟巷在百花洲的西畔,巷由廟而得名。劉將軍廟原是明朝大將劉綎的旌忠祠,其遺址在建國后被改為百花洲小學(xué)的校舍。劉綎是梅嶺人氏,原本姓龔,他的父親龔顯為報四川府吏劉岷的知遇之恩,侍劉岷如父,改姓為劉。劉顯后來(lái)攜子從戎,官拜都督同知。劉綎13歲隨父出征,在西南抗擊過(guò)緬甸土司,在東北血戰七年,全程參與了萬(wàn)歷年間的“抗日援朝”,加官進(jìn)爵,世蔭千戶(hù)。六十歲那年,他再戰東北,抵御努爾哈赤的后金勁旅,力戰不敵,明廷為他修建了這座旌忠祠。滿(mǎn)族入關(guān)后,劉將軍廟自然毀于一旦。直到1776年,乾隆皇帝為彰顯清廷的至仁至德,命人編寫(xiě)了《欽定勝朝殉節諸臣錄》,表彰明末忠臣。劉綎在殉節諸臣中排位第一,乾隆帝評價(jià)他“勛勞特著(zhù),膽略素優(yōu),奮勇?tīng)幭?,捐軀最烈”。乾隆敕編《殉節諸臣錄》,擺出的當然是勝利者捐棄前嫌的高姿態(tài),但卻為咸豐八年(1858年)重建祠堂掃清了政治障礙。在后世的戰火中,劉將軍廟再度被毀,卻沒(méi)有再重建。今天,它的地基上生發(fā)出一座小學(xué),校舍里書(shū)聲瑯瑯的孩童,沐浴著(zhù)東湖微醺的清風(fēng),未必知道這一方土地上寄托著(zhù)一位力拔山兮氣蓋世的“黑虎將軍”之靈。

城垣市井

市井是觀(guān)察尋常生活的絕佳角度,市井里沒(méi)有陽(yáng)春白雪,它是一曲嘔啞嘲哳的生活頌歌。南昌的老城以象山路為界,西側便是市井扎堆的地方。從分界的象山路兩側開(kāi)始,棉花街、珠寶街、嫁妝街、鐵街、豬(珠)市、油行街、米市街、醋巷、帶子街、豆豉巷、蘿(羅)卜(帛)巷、豆芽巷、合同巷,這些充滿(mǎn)生活情趣和商業(yè)氣息的地名分明告訴人們,這才是古代南昌城垣里人氣最旺的地方。

作為整體的市井是不能分開(kāi)論述的,《管子》里說(shuō):“立市必四方,若造井之制”,于是市營(yíng)其貨,井井有條。管仲是法家學(xué)派的代表,法家的這番論斷表明,市場(chǎng)行為雖然源于人性,但市場(chǎng)的方圓和程度則是由政府來(lái)創(chuàng )設和規制的。然而,一旦設定總體性規制,政府就不再輕易干預市場(chǎng)運行本身了。因此,市井可以因為甩賣(mài)和抬杠而盡情的嘈雜沸騰。在定居點(diǎn)相對集中的古代,一街一業(yè)、集中安置的模式對于市政當局的供需調節、稅款征收更為便捷,因而成為中國古代城市經(jīng)濟管理的基本方式。在這種思路下,米市、燈市、珠市、菜市這樣的地名在華夏大地上遍地開(kāi)花。

翹步街和萬(wàn)壽宮一帶往南,算是南昌老街分布最為細密的地方了。2014年整體拆遷之前,這里星羅棋布地排布著(zhù)很多老街巷。小時(shí)候奔跑在翹步街和直沖巷一路下行的青石路上,嗅著(zhù)路盡處廣潤門(mén)碼頭邊的魚(yú)腥味兒,埋怨著(zhù)路邊一棟棟老宅子的破與舊,哪里參得透時(shí)空賦予這里的江南娟秀之氣!廣潤門(mén)碼頭一直熱鬧到20世紀90年代初,繁忙的碼頭,卸下的都是日用百貨和食品生鮮,那時(shí)候國營(yíng)的副食品公司和土產(chǎn)公司都有卸貨的站點(diǎn),泥濘的灘頭上熙熙攘攘,每次從那兒回來(lái)都是一腿泥點(diǎn)。

船上卸下的副食品被轉運到市內各處的市場(chǎng)上銷(xiāo)售,卸下的布匹則可以直接沿著(zhù)直沖巷流通。翹步街的街口是許多布匹行,夏布會(huì )館就是其中知名的一個(gè)。就像甜蜜引來(lái)鳳蝶,布匹行引來(lái)的是手藝了得的裁縫。裁縫們受雇于館行,將價(jià)值鏈向更為高端的設計、工藝上延伸。有布匹就有染坊,取水方便的河沿,自然也是染坊的所在。運輸、印染、設計、裁制、交易,市場(chǎng)就這樣自發(fā)地組織了起來(lái)。夏布會(huì )館在解放后就已落敗下去。但街邊的裁縫群體,硬是從明清之季一路頑強地生存至今,星星點(diǎn)點(diǎn),熒熒爍爍。城市的階層流動(dòng)使越來(lái)越多的人離開(kāi)了這個(gè)行業(yè),但每次探訪(fǎng),總還有親切的老面孔,腳踏著(zhù)縫紉機,手把著(zhù)木尺,匠心獨具地改邊、繡綴,無(wú)論九伏,一直堅持。他們已不再是工匠,而是這條老街活的標志。印象中,撫河在上世紀90年代初被人工閘馴化后,廣潤門(mén)碼頭就結束了它一千三百多年的歷史使命,從此成為過(guò)往,依水而興的商業(yè)聚落也由此零落。2014年的街片拆遷,一條圍繞紡織業(yè)自然延展的原始產(chǎn)業(yè)生態(tài)就此走完了它的生命歷程。這是一個(gè)城市地理坐標的終結,也是一段市井生活場(chǎng)景的曲終。

歲月悠悠,衰敗古建筑的木飾依然流露出一股江南娟秀之氣

鐵街在幾年前還有鐵匠鋪在經(jīng)營(yíng)。鐵匠們打鐵時(shí)有節奏的敲擊聲,好似穿越百年來(lái)到耳畔。在冬天,嗖嗖的寒風(fēng)能把爐子里的炭火星子吹得老遠,使路人避之唯恐不及。而到夏天,南昌沉悶有如靜止的空氣里,鐵器鍛造時(shí)的每一步工藝仿佛都凝結成了一段音符,此起彼伏地響在人的腦際,好不清晰。鐵街是一段不長(cháng)的小街道,雖然不長(cháng),但相比周遭卻很有些坡度,從中山路的西口附近,是要上一個(gè)近五米高的緩階才能到鐵街上的。

外來(lái)的人之所以不陌生鐵街,多半是因為坐落在一側的人民銀行南昌中支。歷史的車(chē)輪滾滾向前,車(chē)轱轆邊的飛沙走石在一番激蕩之后,往往也要落回它們本來(lái)的地方,這便是歷史中的傳承與接續。百余年的時(shí)光過(guò)去了,翠花街口上的漁具行依然如故,只不過(guò)器物的質(zhì)地從竹篾變成了碳素鋼;東湖西岸的南昌府學(xué)、新建縣學(xué),轉而成為了省圖書(shū)館和南昌市教育學(xué)院。這種業(yè)緣上的承襲,說(shuō)明今天城市的功能區劃絕非后世的隨意擺布,而是遵循著(zhù)一種天然的傳統。同樣,央行南昌中支之所以選址鐵街,是因為這里就是清際掌管一省錢(qián)糧的布政使衙門(mén),也是江西的藩庫重地。把藩庫建在臺基上,違規接近藩庫的人將暴露在四周的睽睽眾目之下,這也是鐵街突然比周遭地貌高出五米的原因。藩庫的坐落反過(guò)來(lái)又揭示了鐵街本身的來(lái)由。銀子入庫前都要鑄成銀錠,自打有了藩庫,便有了鑄錠的匠人。多少年來(lái),銀匠的后人們延續著(zhù)祖上的手藝,忙時(shí)為官家鑄錠充徭役,閑時(shí)為百姓打鐵以謀生。

一塊“國家金庫江西省分庫”的匾牌,仿佛津津樂(lè )道著(zhù)歷史中的變與不變。眼見(jiàn)這種歷史的傳承接續,會(huì )讓人因看得清自己的來(lái)路而倍感踏實(shí)。我們的過(guò)去不是可以隨意棄置的行頭,我們的未來(lái)也絕不可能是突如其來(lái)的“飛來(lái)石”,而我們的前途,也必將舒展在我們自信從容的眉宇之間。

橋與水

江南少不了小橋流水。贛、撫交匯之處,河塘湖沼遍布,城市就由其中星羅棋布的陸地組成。連接這些陸地的,是一座座大大小小的橋。百花洲所在的東湖,一眼望去極像人工開(kāi)鑿,實(shí)則是《水經(jīng)注》里就有記載的天然瑰珀。當年酈道元筆下的“東太湖”,是內城四湖的總稱(chēng)。作為贛江畔的一塊濕地,從前湖邊的漁家人,憑著(zhù)偏舟一葉,近可以貫穿全城,遠可以通達彭蠡。從空中俯瞰,東湖、青山湖、艾溪湖、瑤湖呈陣列狀橫布于一側,它們之于贛江,正像鄱陽(yáng)、洞庭之于長(cháng)江,它們是贛江的肺,調節著(zhù)江水的漲跌??菟竟?,湖水入江抬升水位,而一到汛期,贛江水漫填湖之虧。有人說(shuō),南昌是“城在湖中、湖在城中”,此話(huà)不假,但湖塘之間寶貴的陸地,是先民們在一整片澤沼濕地上排水疏浚填土的成果,也不知經(jīng)過(guò)了多少代人的努力,人才從自然的野性中爭出了這一方天地,塑造出一座水上之城。

清末的南昌府,城內城外水系密布

水網(wǎng)密布的地方,以橋為路。南昌城里的橋,清民之際仍有十數座之多。名氣較大的包括西漢時(shí)的定山橋,唐代貞觀(guān)年間洪恩橋,明代洪武年間的南浦橋,萬(wàn)歷年間的高橋(高士橋)、廣濟橋(狀元橋)、靈應橋,等等。還有許多連接著(zhù)前街后巷,發(fā)揮著(zhù)重要功能的小橋,今天已經(jīng)無(wú)從考證其名目。我常想,1595年利瑪竇在南昌登陸之后,如此多的橋是否讓他想起了故鄉的水城威尼斯?在20世紀20年代末興起的現代城市建設運動(dòng)中,南昌改墻為路、填河拆橋,封閉的老城垣從此打開(kāi),這些古橋或廢或拆,逐漸退出了歷史舞臺??卤氐略凇丁臎鼍跋蟆砬缣K州現代街道的出現與西式都市計劃的挪用》里談到,道路是“現代性的基本人造物”。1845年,上海有了第一條現代意義上的城市道路,1890年以降,在張之洞等人的倡議下,蘇州的各級官員基于振興商業(yè)、維護社會(huì )秩序和改善都市環(huán)境等考慮,開(kāi)始熱烈地討論道路的改建計劃,并將之視為現代化的最佳切入點(diǎn),可以帶動(dòng)社會(huì )、經(jīng)濟、空間乃至政治的轉型。在缺乏現代傳播手段的年月,技術(shù)的流布需要相當的時(shí)間,在個(gè)別沿岸城市早已鋪開(kāi)的道路修筑計劃,要遲至1920、1930年代才進(jìn)入內陸城市。于是,在蘇州鋪下第一條馬路三十八年后,南昌也開(kāi)啟了它的城市街道現代化之旅。

從前,河塘湖沼上的各個(gè)洲渚以橋相連,而在現代性風(fēng)起云涌的歲月里,新事物與舊事物截然對立,并沒(méi)有融通的可能。路修起來(lái)了,便沒(méi)有了橋的位置。幸運的如狀元、靈應,因為不處于干道,至今還在原址上發(fā)揮著(zhù)它們作為橋的功能;沒(méi)那么幸運的則如定山、洪恩、南浦、高士,被現代化的馬路取而代之,橋的往昔僅在地名中得以留存。譬如今天中山路中段的百花洲畔,一邊樓宇、一邊湖面的地方就是洪恩橋的原址;最后是那些連名字都沒(méi)有留下來(lái)的小橋,功能性裹挾了觀(guān)賞性,一朝功能不復,則名亦不存。

歷史與神話(huà)

一個(gè)地方的神話(huà)可以反應它久遠模糊的歷史。水造就了南昌,也為難過(guò)南昌。南昌人同水作斗爭的往事,都沉淀在了許真君鎮蛟龍的神話(huà)里,定格在了鐵柱萬(wàn)壽宮惟妙惟肖的浮雕中。許遜便是南昌人世代景仰的許真君,蛟龍指的自然是滔天的江河之水。許遜生活在兩晉更替的年代,根據他的神話(huà)可以推斷,晉代無(wú)疑是南昌人向江河討生計,同湖沼爭田畝的決定性時(shí)期??砂簿禹樛?京東地區灌嬰城里的老百姓,為何會(huì )在此時(shí)突然向他們曾經(jīng)避之唯恐不及的江河洪流發(fā)起沖擊呢?這點(diǎn)從許遜的身世中,或可窺見(jiàn)一二。

許遜生于西晉末年,他27歲那年,親歷了北虜侵撻、晉室南渡,見(jiàn)證了西晉王朝的覆滅和北方半壁的淪喪。在金戈鐵馬踏碎田園夢(mèng)的動(dòng)蕩時(shí)期,中原民眾大量渡江南下以避亂。長(cháng)期地看,難民的到來(lái)極大地充實(shí)了江南的人口和社會(huì )經(jīng)濟。但在當時(shí)當刻,眾多難民的涌入必然癱瘓了四平方公里的豫章郡城,使城市經(jīng)濟的負荷嚴重超載。因此,遷城址、擴城垣必是當務(wù)之急。鑒于彼時(shí)豫章城的東邊和南邊皆是澤國一片,惟有向西北方向遷移才是出路所在。于是,在游牧文明與農耕文明拉鋸的宏大背景之下,江南重鎮南昌開(kāi)始了它自建城以來(lái)的首次、也是唯一一次遷址。

局面想必是極端困苦的!因為即使從抽象的神話(huà)敘事中也讀得出江河威猛、人力羸薄。許遜曾舉孝廉出仕四川旌陽(yáng),有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擔當?;蛟S是眾人擁戴,或許是毛遂自薦,又或許是這位祖籍許昌的豫章人是北方難民和江南土著(zhù)都可以接受的最大公約數,總之,許遜挺身而出,在這場(chǎng)人與水的搏斗中肩負起了領(lǐng)導責任。結果人盡皆知,他重辟了城垣,南昌城永久地被鞏固在了贛撫之濱,比有漢一代更享水澤之利。就這樣,經(jīng)濟社會(huì )史的宏大敘事與作為地方性知識的區域神話(huà)互為印證,共同勾勒出城市經(jīng)濟史上曲折回環(huán)的篇章。

鐵柱萬(wàn)壽宮殘垣上斑駁的字跡

歷史不會(huì )忘記英雄,只不過(guò)官家有官家的表彰,坊間有坊間的紀念。晉廷為彰許遜之功,改旌陽(yáng)為德陽(yáng),以光許遜之德。后又在豫章郡為他修建了旌陽(yáng)祠,后世的歷代王朝也循例賜匾表彰。北宋時(shí),王安石就曾撰寫(xiě)過(guò)《許旌陽(yáng)祠記》,記中盛贊許遜“仁于時(shí)者,得人如公,亦可謂晦冥之日月矣”,似也隱約透露出王荊公自己致君堯舜的宏偉抱負。民間的紀念形式活絡(luò )而深邃,在當地人口口相傳的神話(huà)中,許遜最終進(jìn)入了地方神系,成為了庇佑整個(gè)江右的神靈,永遠在鐵柱萬(wàn)壽宮里享受后世的香火。北宋以來(lái),江右商幫鵲起,商幫在各地的會(huì )館均以萬(wàn)壽宮命名。自此,商幫的生意做到哪里,萬(wàn)壽宮就建到哪里,許真君的庇佑也就跟到哪里。前幾年聽(tīng)聞云南昆明、湖南郴州保持較為完整的萬(wàn)壽宮被拆除,這是江右商幫最后遺存的流逝。有時(shí)候不得不承認,歷史真的冷漠起來(lái),任你百年繁盛,到頭來(lái)卻連一個(gè)符號都留不下來(lái)!

一方告示永久地嵌在了殘垣里,揭示著(zhù)民初公共空間的管理模式

文章吟詠志向,神話(huà)銘記歷史。我對故鄉古物風(fēng)情的描述,自百花洲始,至萬(wàn)壽宮終,其中錯謬難免,但都是一個(gè)“在場(chǎng)者”的所想所思。如今抖膽成文,為我們共同的記憶之塔增添一方青磚、一塊瓦當。

版權聲明

凡中國國家地理網(wǎng)刊登內容,未經(jīng)授權許可,任何媒體和個(gè)人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經(jīng)本網(wǎng)書(shū)面授權的,在使用時(shí)必須注明來(lái)源。違反上述聲明的,本網(wǎng)將追究其相關(guān)法律責任。

要評論?請先 登錄 或者 注冊 ,您也可以快捷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