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煙霧偎婺源


發(fā)布時(shí)間:2017年08月28日 文章出自:用戶(hù)投稿 作者: 趙艷青 

標簽: 風(fēng)景物語(yǔ)   且行且歌   社區推薦   

風(fēng),微涼有棱,了無(wú)凜冽?;ㄊ略邕^(guò)荼靡,滿(mǎn)塘殘荷落寞清絕,秋已至婺源。

陌上,烏桕葉紅,銀杏葉黃,茶樹(shù)白花與深綠的葉子對視著(zhù)脈脈含情,一洼洼青菜卻是嫩嫩含著(zhù)一包水汽,那新綠色是張揚跳脫的。偶有樹(shù)木葉落枝枯,裸著(zhù)臂膀意態(tài)闌珊,地上一層厚厚的葉子也有些凄惶,風(fēng)吹飛走,再一陣風(fēng)又跌跌撞撞轉回來(lái)偎在樹(shù)下??墒翘萏飳盈B還有村舍溪河旁大片盈盈嫩綠,讓蕭索之氣退了幾分又退,最后到無(wú)息。許是青蔥菜葉兒相邀,許是老干虬枝不舍,那秋的步子被生生阻了一遭,由著(zhù)斑斕一日又一日。

村舍,徽派黑白。藏在深山或閑散路旁,古舊模樣或正新嶄靚。人家陽(yáng)臺、墻頭、空場(chǎng)地曬匾里躺著(zhù)辣椒、黃菊,一任婺源的秋日里色彩鋪張。村頭的古樹(shù)濃蔭一木成林,有村必有秀木,居多香樟,千年老樹(shù)護衛老村。村里有明代簡(jiǎn)單質(zhì)樸,清時(shí)雍榮華貴,民國的秀麗典雅的房屋古宅,無(wú)論富商、散官府邸,無(wú)論草民、工匠門(mén)戶(hù),每幢宅子都在說(shuō)著(zhù)百載故事,風(fēng)月章回。

窩在山臂膀的村落進(jìn)入是紅塵,雞飛狗跑,勞作閑聊。遠眺回眸,那人間煙火卻因著(zhù)云霧縈繞,宛若閬苑仙葩?;罩萑思椅萆針O簡(jiǎn),單獨杵著(zhù)未免冷清了,只是那春的桃紅油菜黃,那夏的紫色馬鞭草,那秋的楓樹(shù)烏桕葉,那冬的倔強深綠色,季季絢麗,好似怕街瞿里巷單調了,又好似那粉白暮黑房子不喜朱砂痣,恐摻和季節的喧囂擾著(zhù)天地安謐。

云煙,忽至又飄散。云不經(jīng)意間從遠處的山后裊裊而來(lái),好似有人引領(lǐng)又好似被人推動(dòng)。想那仙女艷羨此間風(fēng)景,駕起一縷絲絮云聘婷輕渺;濃云遮掩山谷,卻是云神屏翳輕抖衣袖,隱護仙女的容姿。那云也如同少女心思,突而起繾綣不散,下一瞬“和羞走,倚門(mén)回首?!贝稛焻s是晨昏消息,映著(zhù)旭日暮霞,按時(shí)燃起。晴空下山峰羅列茶煙升騰,老屋新房影影綽綽,三分似真七分若假??諝馑坪跤谢漳ǔ幭銡庥器?,眼前的一切可是黃公望私藏了另一幅山居圖。霞光里云煙換著(zhù)顏色,不清晰不明麗,暗暗雅雅,似天空上正紅金黃的子息,不爭光輝。陽(yáng)光透過(guò)煙霧,把些許光投在樹(shù)葉兒、白墻壁上,于是山鄉的敦厚就有了搖曳生姿的意兒。

留戀婺源日久,不期深秋的風(fēng),掠過(guò)流年門(mén)扉,扣響了歲月的鋪首圓環(huán),青冬將至。那世俗招人喜愛(ài)茶籽殼煙霧,想是要更濃重一層。

版權聲明

凡中國國家地理網(wǎng)刊登內容,未經(jīng)授權許可,任何媒體和個(gè)人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經(jīng)本網(wǎng)書(shū)面授權的,在使用時(shí)必須注明來(lái)源。違反上述聲明的,本網(wǎng)將追究其相關(guān)法律責任。

要評論?請先 登錄 或者 注冊 ,您也可以快捷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