篁嶺不唯曬秋圖


發(fā)布時(shí)間:2017年09月15日 文章出自:用戶(hù)投稿 作者: 趙艷青 

標簽: 且行且歌   鄉村印象   

晨曦短笛

清晨,篁嶺在輕快短笛聲中醒來(lái);對著(zhù)山野嫻熟吹奏的男子,腳點(diǎn)地踩著(zhù)拍子。春日里漫山油菜花黃的梯田,入秋卻是一派綠意盎然。短笛聲里,街邊的篾匠師傅手里的竹筐已編了底兒;一束陽(yáng)光越過(guò)對街的屋頂斜照在師傅身上,隨著(zhù)手里動(dòng)作,綠色竹條似把晨光挑動(dòng)開(kāi)來(lái),灑向還未蘇醒的角落。

江西省上饒市婺源縣江灣鎮篁嶺村曬秋文化的起源地。“地無(wú)三尺平”獨特地理環(huán)境讓掛在山崖上的篁嶺古村在數百年間任由邑人想象、創(chuàng )造、實(shí)踐,來(lái)形成了目下“曬秋人家”的絕美民俗畫(huà)兒。

曬秋人家

家家土磚外墻與圓木曬架上擱著(zhù)圓圓曬匾,曬著(zhù)紅的辣椒、黃的菊花、綠的青菜、白色糯米、粉色地瓜和懸在架子上的金色玉米。大塊艷麗色調在古舊滄桑的黑白徽派房屋間與百年老屋相依相偎,聽(tīng)流光腳步,看寒來(lái)暑往。

走進(jìn)篁嶺的人無(wú)一不為濃重的鄉土早秋氣息感到眩目。待緩過(guò)神來(lái),深吸一口氣,泥土的芬芳沁入四肢百骸,鄉情的真氣打通任督二脈,千里之外的黃橙紅霧霾預警恍若隔世。

秋忙
采訪(fǎng)中
無(wú)寂

村人聞雞起舞,勞作開(kāi)始。他們將收獲的作物放到曬匾里,一一擺放整齊,讓每粒糧食都能曬到太陽(yáng),放好后不停歇地開(kāi)始切紅薯和糯米條。突如其來(lái)的采訪(fǎng)、直播、甚至旅客擺拍式參與勞作,都不能改變她們動(dòng)作揮舞的頻率。農婦們勞作著(zhù),秋來(lái)悄然落葉的樹(shù)枝在門(mén)扇舞出一幀氣象蕭疏的老干虬枝圖來(lái),凄冷的色調瞬間被一院子的熱情色彩暈染無(wú)蹤。

肆意

篁嶺曬秋,是大塊張力四射、五彩繽紛的豐收圖畫(huà),是喜悅,是富庶,是嫵媚,是熱辣。

可是篁嶺也有煙林清曠,只是被曬秋灼灼耀眼遮了光輝,也許本是內斂低奢、不爭燦爛,也許是與曬秋商量后,你襯我的絢爛、我襯你的清幽。靜下心來(lái)看篁嶺,六百年的古村,梯狀布置,棟棟建在半面山崖上,被贊譽(yù)為江西布達拉宮”。然而,宮殿神圣莊嚴不食煙火,篁嶺是活色生香,是家一般的暖和。

老屋

百余棟老屋、小門(mén)民居內夾雜著(zhù)高門(mén)大宅;房屋依山之陡坡而建,層層疊起,錯落有致,層次分明,相依無(wú)擾,直至山頂。村人曹氏世居,不雜異姓。山居小村內,有樹(shù)和堂、慎德堂、五桂廳近十家大戶(hù)人家宅院。四水歸堂的天井,月亮圓門(mén),精美雕花的雀替,都在淡淡述說(shuō)著(zhù)主人對耕讀文化深刻解讀。

篁嶺曹氏不管為官還是經(jīng)商,最后歸隱時(shí)無(wú)一例外選擇回到家鄉,在篁嶺山水樹(shù)木、鄉情睦鄰、晨耕夜讀中忘卻了前世的商界爾虞,官場(chǎng)委蛇,沉淀下的只有豁達、仁厚、從容、平和。官員們青壯年時(shí)期胸懷四方之志,通過(guò)科舉、銓選離開(kāi)家鄉,宦游他鄉為國效力。晚年帶著(zhù)五車(chē)學(xué)富歸來(lái),成為一方鄉黨的精神領(lǐng)袖,承擔著(zhù)鄉間文化的傳承和教化民眾的責任,同時(shí)參與地方教育和地方管理,引領(lǐng)著(zhù)一方社會(huì )的發(fā)展,更以自身的學(xué)識歷練指引后輩學(xué)子成長(cháng)。

微商們帶著(zhù)閱歷跟財富榮歸故里,以豐厚的財力為鄉鄰們完善基礎設施,開(kāi)荒修渠、架橋引水,扶弱濟困,為有心無(wú)力的寒門(mén)稚子鋪平求學(xué)仕途之路,同時(shí)遴選有意愿有才干的青年加入到自己的商業(yè)集團中去。在儒家思想的教育下,在關(guān)愛(ài)、友善環(huán)境里生息的篁嶺人,生產(chǎn)的積極性、創(chuàng )造最大化地調動(dòng)起來(lái),他們把農耕文化的精神表現得淋漓盡致。而心懷天下、落葉歸根之人,在化作春泥更護花同時(shí),也臻美著(zhù)他們追求修齊治平的理想。

靜幽

此刻,一道鏤花門(mén)扇遮擋了街上喧囂。門(mén)外柿子已黃,眾鳥(niǎo)兒嘰喳,微風(fēng)帶進(jìn)廳堂內陣陣菊香,日影兒透過(guò)雕花窗,把飽含繾綣的暖陽(yáng)篩在了墻上,墻上的名家古畫(huà)兒一時(shí)間沉吟,默默說(shuō)舊日故事。墻外姹紫嫣紅的浮世溫馨與一室的禪靜清逸近在咫尺,又遙遠不擾。

熱辣

徽派中村莊建設必定在村口植樹(shù)。樹(shù)木成活并長(cháng)勢茂盛乃村莊興盛的預兆,宗族祠堂通常都建于大樹(shù)旁。篁嶺村口樹(shù)是香樟木,一木成林,樟木味兒飄浮在空氣中,路人口鼻生香。村子有宗祠人家稍距離,村人另建眾屋一幢,在天街的中心位置,眾屋又有分祠的功能,祠前廣場(chǎng)是村人節慶活動(dòng)的場(chǎng)地。

距眾屋不遠有竹虛廳,臨街一面整樓的木雕花。深雕、淺雕、鏤空雕精致、奢華繁復,卻只以竹、梅為題,于富貴處隱含文雅,與徽派藝術(shù)中“極品”之稱(chēng)的黟縣盧村木雕樓宛若并蒂花開(kāi)。

煙林清曠

村外是層層梯田,線(xiàn)條明晰,彎曲流暢,自然有序。少女在田間行走如同在綠色波濤中沖浪。似有濤聲拍岸,細聞山風(fēng)在耳。山中有霧氣籠遮遠山,近處梯田也不甚明晰,卻別有仙渺的意蘊;山腳下一洼心形的碧水有藍天云朵浮在水面。梯田旁有古木,那樹(shù)葉兒知深秋,緋紅了臉、黃了發(fā)。梯田萬(wàn)頃似碧綠毛絨毯一般延伸向遠方。梯田與村子遙遙相望,村莊被山巒伸臂環(huán)抱,房舍慵懶愜意依靠在山的懷里。

相望

晚秋時(shí)的篁嶺,寧靜卻活潑,熱烈卻清索,盎然卻深沉。

版權聲明

凡中國國家地理網(wǎng)刊登內容,未經(jīng)授權許可,任何媒體和個(gè)人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經(jīng)本網(wǎng)書(shū)面授權的,在使用時(shí)必須注明來(lái)源。違反上述聲明的,本網(wǎng)將追究其相關(guān)法律責任。

要評論?請先 登錄 或者 注冊 ,您也可以快捷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