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州山塘街:神州第一古街


發(fā)布時(shí)間:2018年07月25日 文章出自:用戶(hù)投稿 作者: 趙艷青 

標簽: 社區推薦   城市中國   

亦古亦今的蘇州城,有世界為之傾倒的園林藝術(shù),有被世人詬病的大秋褲摩天樓,有中國大陸第一家誠品書(shū)店,還有濃縮了姑蘇城古今歷史文化民俗的山塘古街、平江路。

蘇州城中山塘街是中國歷史文化名街,被譽(yù)為“神州第一古街”。時(shí)光閃回明清時(shí),山塘街是中華大地商貿、文化最為發(fā)達的街區之一。至今日,山塘街因其形似神似古蘇州城被稱(chēng)之為“老蘇州的縮影、吳文化的窗口”。

水鄉姑蘇城

《石頭記》開(kāi)篇第一章云:當日地陷東南,這東南有個(gè)姑蘇城,城中閶門(mén),最是紅塵中一二等富貴風(fēng)流之地,山塘街接閶門(mén)。

水鄉蘇州,河道多,橋多,山塘街最具蘇州街瞿水巷特征。那被兩岸民居圍擁的山塘河緩緩的流動(dòng),船兒載滿(mǎn)茉莉花輕悄悄的劃過(guò),素馨香染了河畔浣衣女兒的衣裳,芬芳著(zhù)婦人們?yōu)貅?,熏?zhù)蘇州成了“茉莉花城”。

平江路水陸并行
山塘小姑蘇

山塘街山塘河并行,間隔著(zhù)門(mén)臉向街開(kāi)、后門(mén)臨河的店鋪。石橋連接河兩岸,南岸店鋪面河,廊棚過(guò)街樓下窄溜溜的人行道,路人不留神會(huì )撞到對行者。街河兩旁粉墻黛瓦,綠竹榴花,水榭木欄,已然看不到往昔明清時(shí)游船聚集,燈紅酒綠,歌舞升平,酒肉飄香,夜夜笙歌山塘的盛景。 清乾隆帝壬午年間游江南時(shí),于七里山塘書(shū)寫(xiě)“山塘尋勝”,現今碑刻在山塘橋旁御碑亭內保護著(zhù)。乾隆回京后更是在頤和園后湖仿照七里山塘的模樣修建了蘇州街。街上玉器古玩店、綢緞店、點(diǎn)心鋪、茶樓、金銀首飾樓店鋪中的店員是太監、宮女們妝扮。帝王后妃們游幸時(shí)開(kāi)始營(yíng)業(yè),據說(shuō)還有妃嬪們把精美的手工制品放至店鋪售賣(mài),以期獲利,只是內心最隱秘處是更期獲圣心悅之吧。

泊舟通貴橋

通貴橋,山塘街三橋中間的一座古橋,清代花崗巖拱橋,與山塘街周?chē)吧诤?。石拱橋在水鄉小鎮中身影憧憧,身邊通常圍繞著(zhù)各色人等對其傾慕不已。拱橋若彩虹美且流暢,遇橋下流水無(wú)波無(wú)漣漪,橋身倒影成環(huán)形,書(shū)寫(xiě)著(zhù)圓滿(mǎn)無(wú)缺。一座拱橋蘊涵著(zhù)中華深沉含蓄文化,堅定的橫跨兩岸,仰望蒼穹躬身大地,用最謙卑的態(tài)度與時(shí)光一同老去。

老者向白公祠內張望

紀念白居易的仿古院落《唐少傅白公祠》,廳內陳列了白居易在蘇州的史料,大型磨漆插屏《白居易為民修山塘》,細致生動(dòng)的刻畫(huà)了白刺史修建山塘河街的情景。史料載,白居易任蘇州刺史,一日到虎丘去,看到附近的水路不通,便決定開(kāi)鑿東起閶門(mén)渡僧橋附近,西至虎丘望山橋的山塘河,河長(cháng)約七里,故蘇州人有“七里山塘到虎丘”之說(shuō)。白刺史又在河旁筑堤,就是山塘街了,山塘街又叫白公堤。

白居易在蘇州任職的時(shí)間雖不過(guò)兩年,但他體察民間疾苦、勤政愛(ài)民,修河筑堤,一條山塘河造福了姑蘇百姓千年。離任后蘇州民眾建造《白公祠》紀念這位詩(shī)人好官。

況鐘《示諸子詩(shī)》

公祠廊壁書(shū)法刻石明代況鐘《示諸子詩(shī)》:“非財不可取,勤儉用無(wú)竭。非言不可道,處默無(wú)禍孽。臨下必簡(jiǎn)嚴,事上務(wù)和悅。持心思敬謹,遇事毋滅裂?!睕r鐘,明代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姑蘇人尊其為“況青天”。在任期間整肅吏治,鋤強扶弱,辦學(xué)校招收貧困學(xué)生,使很多單門(mén)寒士得以成就學(xué)業(yè);為百姓奏免賦稅糧,使工商農得以休養生息。任期期間蘇州社會(huì )安定經(jīng)濟得以迅速發(fā)展,山塘繁隆更勝從前。病逝于蘇州知府任上后,民眾罷市哭祭哀悼、痛不欲生。昆曲“十五貫”講述的是這位青天大人明斷秋毫的故事。

晨中山塘街
千年不息山塘河

山塘街已不復明清時(shí)商貿中心的地位,但是依然熱鬧非凡,門(mén)店售賣(mài)著(zhù)與旅游相關(guān)的物品,河道里穿梭著(zhù)載滿(mǎn)游客的仿古船,店員、船娘臉上程式化的笑泛出漠然。唯有早晨的時(shí)光是屬于老街住戶(hù)的,他們買(mǎi)菜遛彎,水邊小坐看份報紙,彈唱娛樂(lè ),吳儂軟語(yǔ)低聲打著(zhù)招呼。時(shí)光仿佛回到舊日,一夜笙歌的山塘晨曦中宛若水鄉女兒,露出蓮藕般手臂水邊梳理長(cháng)發(fā)。輕輕劃過(guò)去的花舟里,陳圓圓、董小宛們疲憊微醺的眼神深藏多少羨慕,卻只能一聲暗嘆繼續向野芳浜而去,空留船后波紋漸息。

平江路

平江路是蘇州市另一條歷史文化老街。平江河旁一條平凡小路,來(lái)自唐宋而今依然不改初貌。一滴擊穿歲月的水,一片承受風(fēng)霜的瓦,一方腳踩馬踏的石,一眼甘冽幽邃的井,經(jīng)過(guò)時(shí)光的手殷殷撫摸,不經(jīng)意間把平凡小街衍化成名街古巷,衍化成一種風(fēng)景。

全晉會(huì )館內戲臺藻井

平江路比起山塘街少了些商業(yè)味,熙攘人群也少了幾成。主街道兩側的多橫街窄巷,中國昆曲博物館、中國蘇州評彈博物館并肩位于中張家巷內。昆曲博物館原為全晉會(huì )館,清末寓居蘇州的山西商人集資所建,晉商們于此聚會(huì )聽(tīng)戲、交流商情、洽談買(mǎi)賣(mài),共話(huà)鄉思,在晉劇鏗鏘、吳歈委婉中敲定單單生意。院中有戲臺,臺頂穹隆形藻井由六百多個(gè)木雕構件榫卯組成旋轉放射狀紋飾,奇巧華麗而又有聚音之效。匾額普天同慶,似乎在過(guò)年時(shí)才應出現。館內有珍貴的昆曲資料,杜麗娘在古色古香的大屏幕里思著(zhù)春,一遍一遍又一遍唱著(zhù)?!皡穷^楚尾水鄉情,江左文采出評彈?!痹u彈博物館也在中張家巷內,館內收藏著(zhù)古籍善本、手稿腳本。

評彈表演

大儒巷三十八號是蘇州市平江文化中心,一進(jìn)院落主體建筑鴻儒書(shū)房,內為蘇州市圖書(shū)館分館,書(shū)籍不多但勝在古韻悠悠。我去圖書(shū)館看書(shū),書(shū)看久了轉至后院聽(tīng)評彈?!皡窃飞钐帯睍?shū)場(chǎng)下午開(kāi)場(chǎng)彈唱,時(shí)長(cháng)兩個(gè)小時(shí)。當日是吳中區評彈團兩位青年演員表演長(cháng)篇彈詞《末代皇妃》,周?chē)鷳斒抢辖址粋?,他們相互招呼,喝?zhù)書(shū)場(chǎng)提供的水自帶的茶,開(kāi)場(chǎng)后靜靜地聽(tīng)書(shū)更不乏中間睡去者。

一襲丁香愁平江,平江路丁香巷?!拔蚁M曛?zhù),一個(gè)丁香一樣的,結著(zhù)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樣的顏色,丁香一樣的芬芳,丁香一樣的憂(yōu)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這寂寥的雨巷?!贝魍娴摹队晗铩酚腥苏f(shuō)是丁香巷,有人不同意,只是那丁香、那細雨、那憂(yōu)愁,那如丁香般的姑娘在丁香巷里全有,那是老巷里姑蘇人家的灑掃忙碌,也是難免口角的家長(cháng)里短,這些斑斕的市井文化,與那高雅的詩(shī)詞不分伯仲。

著(zhù)名的愛(ài)情主題園林耦園,也藏在平江路的深巷中。小新巷六號,昔年一對神仙眷侶在此隱居?!榜顖@住佳偶,城曲筑詩(shī)城?!眻@主沈秉成與夫人嚴永華,在三面環(huán)水、高墻隔絕俗世的園林里,吟詩(shī)唱和、撫琴對弈、潑墨作畫(huà),賭書(shū)潑茶全然不知墻外滾滾紅塵,園中建筑或東西、或南北、或上下、或明暗、或高低具為兩兩相對、雙雙呼應,就連花木魚(yú)蟲(chóng)都在隱喻著(zhù)琴瑟和諧、鶼鰈情深的真摯愛(ài)情。

巷弄還有獅子寺巷、大新橋巷、傳芳巷、鈕家巷、懸橋巷等等。各各身段不俗、背景非凡,巷子深處有名宅名院、有名人名妓、有名勝名寺,已隨舊時(shí)王謝堂前燕,飛沒(méi)歷史的長(cháng)卷中,孑遺的雪泥鴻爪還在被老姑蘇人指點(diǎn)講起。

平江路上的小店開(kāi)的文藝。著(zhù)旗袍的女子打開(kāi)店門(mén),那是八十年前姑蘇老裁縫鋪子;咖啡店若香味逸出渾似民居般古樸;小小一間花店頗有綠野仙蹤的乖巧模樣;濃綠爬山虎覆蓋的山墻角掩著(zhù)小木門(mén),推門(mén)是飯肆;乖巧小貓在櫥窗里玩耍,店家豎著(zhù)兇巴巴牌子:“內有猛獸,拍打窗戶(hù)后果自負!”

晨昏時(shí),平江路才是昔日老姑蘇,合歡淡淡開(kāi)在老墻旁,街坊老姐妹水邊聊天,種在盆子里的小菜伸展胳膊,打掃干凈的小院落,老舊的竹椅上放著(zhù)整潔的坐墊,等著(zhù)沏好清茶的主人落座。

版權聲明

凡中國國家地理網(wǎng)刊登內容,未經(jīng)授權許可,任何媒體和個(gè)人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經(jīng)本網(wǎng)書(shū)面授權的,在使用時(shí)必須注明來(lái)源。違反上述聲明的,本網(wǎng)將追究其相關(guān)法律責任。

要評論?請先 登錄 或者 注冊 ,您也可以快捷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