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瓊花尋納樓


發(fā)布時(shí)間:2018年08月07日 文章出自:用戶(hù)投稿 作者: 趙艷青 

標簽: 社區推薦   風(fēng)土人情   且行且歌   

彝族納樓茶甸部落唐朝時(shí)期曾出兵幫助段氏建立大理國,由此開(kāi)始成為紅河流域最大一支彝族部落。納樓茶甸部落簡(jiǎn)稱(chēng)納樓。建水縣下轄官廳鎮、坡頭鄉散落著(zhù)納樓土司的遺跡。春日,哀牢山深處,處處風(fēng)景,處處花。沿著(zhù)漫山遍野盛開(kāi)的花兒,我尋找著(zhù)這些尚未泯滅的故事,穿越回往昔歲月,沉醉西南土司古文化里,靜心體味歷史更迭、風(fēng)雨滄桑。

納樓長(cháng)官司署

云南省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縣坡頭鄉回新村的納樓長(cháng)官司署,全國重點(diǎn)文物保護單位。明清時(shí)期世代統治紅河兩岸地區的納樓茶甸副長(cháng)官司的衙門(mén)。長(cháng)官司由朝廷派駐,副長(cháng)官由彝族土司擔任,世襲罔替。

泡梨花開(kāi)
一進(jìn)院落

明代,臨安府在紅河流域內下轄九個(gè)長(cháng)官司,史稱(chēng)“臨安九屬”,納樓茶甸是九個(gè)長(cháng)官司之首。納樓土司因傳襲時(shí)間長(cháng),管轄地域廣,且中間沒(méi)有發(fā)生中斷,因而與貴州水西土司、云南武定鳳氏土司合稱(chēng)中國西南三大彝族土司。

納樓長(cháng)官司署深深藏在大山隱秘處。建于清代的彝族納樓副長(cháng)官司衙署,是長(cháng)舍普國泰的宅邸,保存完好。

出建水縣城區路旁入目漫漫泡梨花開(kāi),如雪如霧白花儼然山鄉主人,沒(méi)有文人騷客筆下凄婉傷情、離愁別緒,野性、質(zhì)樸、坦蕩盛放于天地間。高處望遠,大片白花兒在平川、在谷地、在半坡,片片如素白朦朧云霧。赭紅土地,青翠耕田,黃色房屋,古色村舍、墨綠山巒既是為著(zhù)花兒做點(diǎn)綴,又被梨花襯托的越發(fā)美麗。親近花朵,白瓣緋蕊心兒一點(diǎn)黃,團團簇簇又成一朵晶瑩剔透的瓊花,一派的憨直、野性、清純,本是清凈無(wú)垢的空氣中梨花獨有的青草香柔婉又銳利的漂浮。

白水牛

鄉間紅土路旁花枝遮護,車(chē)行其間端的是分花拂柳。陽(yáng)光一出一樹(shù)一樹(shù)的白花好似白玉一般,光華生動(dòng)、仙靈清絕??丈郊澎o中,梨花叢中鈴兒響玎珰,白色水牛緩步踱出,背上染落英點(diǎn)點(diǎn)。

原野上的村莊
回新村人家

膽戰心驚的駕車(chē)在一側懸崖一側山體的坡路逶迤前行,一個(gè)又一個(gè)急彎相連,峰回路轉處驚艷的景色總是不期而至。聽(tīng)得見(jiàn)雞鳴犬吠、看得見(jiàn)房屋幢幢的村寨或鑲嵌在梯田中,或屹立在山頂,于薄霧山中幾分仙逸幾分煙火。

山路的盡頭是彝族村寨回新村。樸拙至簡(jiǎn)的土掌房群中的最高處是一幢莊嚴華偉、漢彝結合的古建筑,這是普氏納樓長(cháng)官司署。地處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現如此大觀(guān)之建筑,可想象出昔年普氏長(cháng)官之財力及勢力。官署建筑占地面積近三千平方米,以大門(mén)、前廳、正廳、后院為中軸線(xiàn),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廂房、書(shū)房、耳房左右對稱(chēng),三進(jìn)四合院,大大小小共七十余間房舍。大門(mén)為坊式,屹立在高臺上,前有空場(chǎng)、照壁。還有用于防御的炮樓一座,上面隱約有彈痕斑斑點(diǎn)點(diǎn),記錄下曾經(jīng)的血雨腥風(fēng),不遑多讓的是官署內的防御槍眼也鱗次櫛比。據當地彝人言說(shuō)山賊、悍匪很覬覦納樓長(cháng)官的財富,三五不時(shí)持械來(lái)犯,只是從未得手。

正廳端肅敞亮,土司寶座雕刻精美,三條飛龍盤(pán)旋云霧中,兩只金鳳翩翩舞蹈,土司在此審理民事訴訟、舉行重大典禮。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巨大方形水深兩米的水缸,養豬的院落,都述說(shuō)著(zhù)土司家庭的龐大,人口眾多。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文物專(zhuān)家鄭孝燮、孫軼青、羅哲文、丹彤等專(zhuān)程赴回新村考察,評價(jià)這是座“反映土司制度,保存完整,國內罕見(jiàn)的土司衙門(mén)”。

納樓土司的鼎盛時(shí)期是明代至清初,那時(shí)納樓治下范圍橫跨紅河兩岸,政治、經(jīng)濟、軍事地位都是其他土司望塵莫及的。轄區闊達“三江八里又三猛”,“三江”指元江、藤條江、李仙江;“八里”涵蓋了紅河南北兩岸的大片區域;“三猛”中法戰爭后全劃給了越南的“外三猛”,猛蚌、猛賴(lài)、猛梭,“內三猛”上猛、中猛、下猛,包括綠春縣大部,以及中法戰爭被割走的屬于綠春的大塊領(lǐng)土。

普宗祠

清代光緒年間,納樓土司家族內部發(fā)生爭斗波及邊陲安定,在云南巡撫的主持下,納樓土司被分成四土舍,分戶(hù)的文書(shū)石碑完好立于老官廳鎮的普宗祠后殿內,各個(gè)土舍管轄范圍分析清清楚楚。坡頭鄉納樓長(cháng)官署是分家后四土舍之一,分舍伊始長(cháng)舍的勢力并不是最大的,世事更迭、政壇詭異,長(cháng)舍普國泰作為土知州堅持到了新中國建國后,而他的官邸也保存下來(lái),留給后人一筆探究彝族歷史的寶貴財富。

普宗祠大門(mén)背面

官廳鎮普宗祠,法式水池中式假山、法式牌坊中式正殿后殿等中法結合的建筑,門(mén)上橫批“世篤忠貞”下書(shū)普宗祠,門(mén)柱對聯(lián)“九重錫命傳金碧,五馬開(kāi)基自漢唐”。證實(shí)了納樓茶甸土司開(kāi)基業(yè)于唐同時(shí)代的南召時(shí)期,想遠向漢代追溯已無(wú)文字記載了。大門(mén)背面匾額世忠堂,述說(shuō)著(zhù)邊陲部族的拳拳忠君報國心,可惜的是對聯(lián)字跡被毀,正在惋惜時(shí),宗祠看門(mén)人從抽屜里找出學(xué)生寫(xiě)字本熱心的指點(diǎn)給我看,原來(lái)上聯(lián)是:將軍譽(yù)重文章府,下聯(lián):學(xué)仕功篤戎馬場(chǎng)。

普家仁府宅

普宗祠四年前是官廳鎮小學(xué),可同時(shí)容納千名學(xué)生就讀,現為了保護普宗祠,已搬遷新址。學(xué)校開(kāi)辦之初是普家后人普家仁興辦的“復盛鄉新學(xué)堂”,他親自擔任校長(cháng)直至建國后,為著(zhù)家鄉的教育事業(yè)嘔心瀝血。距學(xué)校不遠處是普家仁先生的宅邸,寬敞貴氣的走馬轉角式院落。大門(mén)西式,但是在門(mén)垛上建有中式美人靠,方便家里女眷不出門(mén)便可看見(jiàn)街上的熱鬧,門(mén)垛與轉角樓的第二層相連,完美詮釋了中西結合。普先生在是在非不分的年代里被污指為通匪,遭冤殺后房屋充公,現住宅為官廳鎮文化站,保存完好。

納樓土司老衙門(mén)和大衙門(mén)尋找起來(lái)頗費些周折。據清嘉慶《臨安府志》的記載,官廳曾經(jīng)“建土城,高丈余,立三門(mén),設司治”,高高的城墻將老衙門(mén)、大衙門(mén)、宗祠都圍在了城里。遺憾現在已經(jīng)很難找到土城的遺跡了。

大衙門(mén)大門(mén)
斷垣殘壁
燒火心不會(huì )疼嗎

殘存的大衙門(mén)門(mén)樓,被一眾民建包圍著(zhù),依稀能看出盛年時(shí)的華彩,高高的石階,美麗的彩繪,精致的木雕,門(mén)扉上模糊的圖案都在說(shuō)著(zhù)曾經(jīng)的權勢。衙門(mén)里大部建筑已經(jīng)頹祀倒塌,莊嚴的殿堂一面墻孤零零的立著(zhù),只剩下一角雕刻著(zhù)象征吉祥的大象頭圖案橫梁,幾分傲然幾分悲憫的看著(zhù)腳下的斷垣殘壁。白色的野花揮灑肆意,擠擠挨挨的開(kāi)了一地。那倔強不肯讓花草蠶食的地方,是大小整齊精心打磨過(guò)的青色鋪地石。雕著(zhù)如意花紋柱礎石旁的劈好的燒柴居然是古雅的彩繪雀替、色彩清晰,奢侈雞籠用劍環(huán)式鑲邊門(mén)板圍成,危懸的掛落上雕刻著(zhù)裝飾金花的《太上感應篇》書(shū)簡(jiǎn),好似下一刻會(huì )掉落懷中。

哀牢山中亦步亦趨追尋著(zhù)納樓土司的腳印,肩頭披上彝人黑色羊皮披氈,綴在底端的毛穗子若有若無(wú)一下又一下觸碰著(zhù)腿,也許過(guò)往以她的方式與我聊著(zhù)那些不為人知的雨霜花媚。

版權聲明

凡中國國家地理網(wǎng)刊登內容,未經(jīng)授權許可,任何媒體和個(gè)人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經(jīng)本網(wǎng)書(shū)面授權的,在使用時(shí)必須注明來(lái)源。違反上述聲明的,本網(wǎng)將追究其相關(guān)法律責任。

要評論?請先 登錄 或者 注冊 ,您也可以快捷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