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世界上唯一建在平行嶺谷的大城市


發(fā)布時(shí)間:2018年08月29日 文章出自:用戶(hù)投稿 作者: 彭懷月 

標簽: 世事雜談   城市中國   社區推薦   

重慶人向外地人介紹重慶時(shí),常會(huì )略帶幾分自豪地用方言說(shuō)“我們這里是山城”,而且還要將“山”字狠狠地拖出一個(gè)尾音來(lái)才過(guò)癮。對于重慶人來(lái)說(shuō),爬坡上坎是再尋常不過(guò)的事情。在這里坐輕軌有著(zhù)過(guò)山車(chē)一般的體驗,這里的九樓換個(gè)面就是一樓……

中國這么大,有山的城市也不在少數,為何就重慶最以“山城”著(zhù)稱(chēng),聲名在外?這里的山到底有何奇特之處,又對這座城產(chǎn)生了怎樣一種影響呢?

楊柳輕拂的平行嶺谷

重慶坐落于四川盆地的東南邊緣,處于四川盆地向盆周山地的過(guò)渡地帶,與地處盆地西緣的成都,有著(zhù)眾多相異的地方。最為明顯的一點(diǎn),就是在地形上——成都位于盆地西部的平坦地帶,即我們常說(shuō)的成都平原;而重慶則生長(cháng)在眾多走向一致、相互平行的山脈之間,在地理學(xué)家的語(yǔ)言里,這種地形叫做川東平行嶺谷,這是一種極具代表性與吸引力的地理現象。

重慶市衛星影像圖

平行嶺谷,顧名思義,就是凸起的山脈與丘陵谷地相間有序排列,構成嶺與谷相互平行的地貌類(lèi)型組合形態(tài)。川東平行嶺谷是我國北東——西南走向山脈組合最整齊地區,也是世界上特征最顯著(zhù)的褶皺山地帶,與美洲的阿巴拉契亞山、安第斯——落基山并稱(chēng)世界3大褶皺山系。。從地質(zhì)學(xué)上來(lái)說(shuō),巖層在最開(kāi)始形成時(shí),都是以水平的產(chǎn)狀(巖層在空間產(chǎn)出的狀態(tài)和方位的總稱(chēng))出現的。到后期,由于所在地區地表巖層受垂直或水平方向的構造作用力影響,開(kāi)始出現有明顯褶皺而形成巖層彎曲的構造山地。這種山地一般呈弧形分布,延伸數百千米以上,山體的走向和排列與內營(yíng)力的作用方式都緊密相關(guān)。

重慶主城,正位于從四川境內華鎣山分出的云霧山、縉云山、中梁山、龍王洞山帚狀平行嶺以及銅鑼山、南溫泉山、明月山等其它平行山嶺間的向斜谷地中。這些山體并不高大,海拔多數在1000米以下,長(cháng)度上幾十到上百公里不等。各山間的谷地寬度在10-30公里之間,谷地雖然不是一馬平川,但卻區內是人口聚集、生產(chǎn)生活的不二之選。在中國乃至全世界范圍內,找不出第二個(gè)像重慶一樣生長(cháng)在平行嶺谷中的大城市。2014年初的《中國國家地理》重慶專(zhuān)輯,曾拿華盛頓與重慶對比,但事實(shí)上,華盛頓距離其背后的阿巴拉契亞山脈也還有著(zhù)一段不小的距離,其城市所處的地形地貌,與重慶并不屬于同一類(lèi)型。因此我們可以毫不猶豫地斷言,重慶是世界上唯一生長(cháng)在平行嶺谷的大城市。

從衛星影像圖上看去,重慶主城所在這種獨特的平行嶺谷地貌,堪稱(chēng)地球雕刻的一件藝術(shù)品。遠遠望去,平行排列的這些山體泛著(zhù)碧綠,《中國國家地理》主編單之薔將之比作觀(guān)音的玉指,而依我看,它更像觀(guān)音手中輕拂而起的柳枝,灑甘露以滋潤重慶。在大學(xué)的地理學(xué)課堂上,老師還會(huì )用一種更為形象的語(yǔ)言來(lái)描述它:伸出你的左手,用右手從兩邊擠捏左手手背,手背上那些隆起的皺紋,就是一組平行嶺。

平行嶺上,翻手為云,所以重慶多霧;平行嶺下,覆手為城,所以天生重慶。

城在山中,山在城里

平行嶺谷的地形地貌深刻影響著(zhù)重慶的城市建設和重慶人生產(chǎn)與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最為明顯的就是對重慶主城區空間格局的影響。

現代城市形成之前,重慶的城市范圍主要集中在今渝中半島之上。這是一條由長(cháng)江、嘉陵江環(huán)抱交匯形成的狹長(cháng)地帶,憑借著(zhù)三面環(huán)水、易守難攻的天然地勢形成為了重慶城市開(kāi)始的地方,無(wú)論后來(lái)城市建設怎么演變,它都是重慶的核心所在,重慶人稱(chēng)之為“母城”。 “母城”渝中半島也屬于川東平行嶺谷區,它位于中梁山背斜與銅鑼山背斜、南溫泉背斜之間的向斜區域,向斜經(jīng)長(cháng)期風(fēng)化作用,較軟巖石被長(cháng)江、嘉陵江的流水侵蝕,較堅硬巖石便突出地面成為山嶺,渝中半島自西向東的平頂山、鵝嶺、枇杷山、大梁子等皆是如此。在河流的繼續不斷沖刷、侵蝕外營(yíng)力作用,渝中半島沖刷(侵蝕)岸岸坡變陡也形成高陡岸坡,在堆積岸堆積大量沖積物質(zhì)。最后,在風(fēng)化作用和重力地質(zhì)作用下以及人類(lèi)工程活動(dòng)的影響下,形成了渝中特有的谷間剝蝕臺地斜坡地貌。

繁華的渝中半島

所以重慶人會(huì )把渝中半島分為上半城和下半城。渝中半島可視為一塊向斜山地,像七星崗、較場(chǎng)口這些地方都是在山頂上,為上半城;而儲奇門(mén)、南紀門(mén)等,都是在山腳下,海拔較低靠近江邊,為下半城。半島上的建筑沿著(zhù)斜坡依次而上,形成最具山城氣質(zhì)的渝中半島。步行穿梭于上下半城,便是一幅兩邊黃桷樹(shù)翠葉連天、中間一條彎曲陡坡、四周重屋累居的山城畫(huà)面。

近代以來(lái),隨著(zhù)人口的膨脹、社會(huì )經(jīng)濟的不斷進(jìn)步,渝中半島已經(jīng)沒(méi)有足夠的空間來(lái)滿(mǎn)足城市的發(fā)展需要,城市開(kāi)始了向外擴張的步伐。最開(kāi)始是向西和向南向北跨越長(cháng)江、嘉陵江拓展,沙坪壩、江北、南岸迅速發(fā)展起來(lái);到后來(lái),尤其是直轄之后進(jìn)入到新世紀,又開(kāi)始向西穿越中梁山,向東穿越東邊銅鑼山和南溫泉山,將主城的范圍由中梁山、銅鑼山(與南溫泉山)之間拓展到縉云山、中梁山、銅鑼山(與南溫泉山)、明月山之間,大學(xué)城、茶園等新區崛起。重慶的城市地圖,也由原來(lái)只包含渝中半島的小橫版變?yōu)榱嗽黾影雿u周?chē)赜虻拇髾M版,最后變成了現在四嶺三谷地帶的超大豎版形狀。

快速發(fā)展的重慶城市

重慶城市的這種演變模式和形態(tài),加上原本遠離核心的巴南和北碚兩區,重慶城市發(fā)展就分布在縉云山、中梁山、銅鑼山—南溫泉山和明月山之間的三個(gè)南北向平行排列的谷地。與我們所熟知的北京、西安等每個(gè)部分都緊密聯(lián)系在一起、城市形態(tài)呈現出由中間最核心區域向周?chē)势灞P(pán)狀式散開(kāi)的環(huán)形狀城市不同,也與蘭州、荊州這種沿著(zhù)流經(jīng)城市的江河而縱向發(fā)展形成的條帶式的城市空間形態(tài)不一樣,重慶市的城市形態(tài)為典型的多中心、組團式格局。組團式是指城市空間由于自然條件等因素的影響,呈現非聚集的分布方式,一個(gè)城市分成若干塊不連續的城市用地,每塊之間被農田、山地、河流、森林等分割。這種城市形態(tài)是集中與分散的有機統一,每個(gè)區域可以形成一個(gè)較為獨立的空間,相對完整的區域配套和生產(chǎn)和生活功能,讓大部分人的日?;顒?dòng)都能在一個(gè)空間里完成。

組團式的城市格局使重慶主城突破了最初的兩江和地形的約束,不斷地跨江越山去布局每個(gè)相對獨立又有機聯(lián)系的團塊,行成了重慶今天這種特殊的城市格局。不過(guò),即使在城市營(yíng)建技術(shù)如此發(fā)達的今天,城市建設和擴展仍然難以擺脫平行嶺谷和當中小地貌的控制,重慶城就扎根生長(cháng)在這種平行嶺谷的核心地帶,進(jìn)行著(zhù)特立獨行的演變和發(fā)展。

山環(huán)水繞的重慶城  熱情與朦朧的重慶氣候

平行嶺谷的地理環(huán)境特點(diǎn),不僅影響著(zhù)重慶城市的發(fā)展布局,對于氣候的影響也不容小覷。重慶的天氣有著(zhù)和這里人性格一樣的熱情,這種熱情里既有重慶崽兒光膀子吃火鍋、亂劈柴的豪爽,又有重慶妹兒水霧氤氳下的溫潤與柔美。在很多人的記憶中,相對于重慶現在被叫的最多的“山城”、“江城”和“橋都”等別稱(chēng),當年的“火爐”、“霧都”無(wú)疑更有知名度。

以前,與周邊和同樣處于長(cháng)江流域的其他城市相比,無(wú)論是冬季還是夏季,重慶的氣溫總會(huì )比它們高出幾度,尤其是在夏天,重慶的“熱情”全國出名。究其原因,重慶地處四川盆地底部平行嶺谷的地理位置是最大的“元兇”。從太平洋吹來(lái)東南季風(fēng)和印度洋吹來(lái)的西南季風(fēng)受到盆地四周高大山體和華鎣山、明月山等平行山嶺的重重阻擋,很難越過(guò)這些的天然屏障而給盆地內部的重慶送來(lái)清涼。即使有機會(huì )突破重圍,當他們從四面的高大的山體往下沉入盆地時(shí),不斷吸收周?chē)鸁崃繉е滤舭l(fā)而氣流溫度上升,形成干熱的焚風(fēng),加劇了重慶天氣的炎熱程度。

雷電交加的重慶夏夜

通常情況下,地勢越低大氣層越厚,海拔越高空氣越稀薄。重慶主城所在的平行谷地地勢低,導致空氣密度較高,在夏天稠密的大氣對白天入射來(lái)的太陽(yáng)輻射削弱不大,夜晚厚厚的云層卻又阻止大量地面熱量向空中輻射冷卻,再加上谷地空氣流通不暢,多靜風(fēng)天氣,從而使得地面難于散熱。同時(shí),谷地一般還是河流聚集、湖泊分布之地,尤其是重慶還位于長(cháng)江、嘉陵江河谷地帶,在夏日陽(yáng)光的強烈照射下,這些河流湖泊水分蒸發(fā)很快,使空氣濕度增大,增加了人類(lèi)體感溫度,導致重慶夏天容易出現高溫的天氣,也重慶火熱城市性格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重慶的霧,以前更是大名鼎鼎。氣象數據顯示,重慶年平均霧日是104天,算下來(lái)不到四天就有一天能夠見(jiàn)到霧,高于全球其他城市。重慶一年四季都有霧發(fā)生,但是主要集中在深秋到來(lái)年春季。大霧鎖城時(shí)常會(huì )會(huì )帶來(lái)生活上的一些不方便,但也并非沒(méi)有好處??箲鹌陂g,日軍曾出動(dòng)大批飛機對重慶實(shí)施長(cháng)時(shí)間、戰略性的大轟炸,每到這時(shí)市內一切活動(dòng)就陷于停頓。只有每年10月至翌年4月的霧季,彌漫的濃霧會(huì )給山城罩上一層天然的防空網(wǎng),使日機的空襲無(wú)法肆虐。每到這時(shí),是重慶城里最熱鬧的時(shí)候,文藝界也會(huì )舉行大規模的盛大演出,史稱(chēng)“霧季公演”。

重慶的霧,基本上是由于地貌影而帶來(lái)的輻射霧,不同于和中東部地區那些因工業(yè)污染導致的霧霾。重慶位于平行嶺谷谷地,受到狹長(cháng)而不開(kāi)闊地形的影響,白天地面氣溫高,蒸發(fā)作用比較強,導致城市空氣中容納了較多的水汽。而到了風(fēng)速微弱的夜里,谷地保溫保濕作用顯著(zhù),在城市的上空常常出現逆溫層,限制了空氣的垂直運動(dòng),不利于熱量、水汽的擴散,有利于輻射霧的形成。夜間輻射降溫幅度大,地面很快就冷卻,貼近地面的氣層也隨之降溫,當空氣溫度下降到使之相對濕度達到或接近100%時(shí),空氣中所含水汽凝結形成霧。再加上市區里人口密集,生產(chǎn)生活排放出的煙塵廢氣,為霧的形成提供了豐富的凝結核。

重慶之霧天下美

直轄以來(lái),重慶廣栽綠樹(shù)、見(jiàn)縫插綠,各地森林覆蓋率的不斷提升,小氣候和城市熱島效應得到改善。同時(shí),隨著(zhù)工業(yè)結構的巨大調整和產(chǎn)業(yè)結構的不斷優(yōu)化,以及環(huán)境保護的加強,全市自然生態(tài)環(huán)境持續優(yōu)化,空氣質(zhì)量不斷好轉,重慶的霧,也少了很多。從2004年開(kāi)始,“火爐”、“霧都”等稱(chēng)謂被官方正式棄用,成為歷史;同時(shí),反映重慶山水和城市形象的“山城”得到沿用,“江城”、“橋都”開(kāi)始走上歷史舞臺。

霧里的朝天門(mén)廣場(chǎng)

重慶城,美人窩

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中國各地的美女排行版上,從來(lái)不會(huì )少了重慶。美女,已經(jīng)成為了重慶最重要的一張城市名片,也是這座城市里最為靚麗的流動(dòng)風(fēng)景。

被崇山峻嶺所層層圍繞的重慶,歷史上山高水遠,相對隔絕,是躲避戰亂、逃避饑荒的首選之地。在經(jīng)過(guò)明末清初的戰亂之后,清政府大力恢復重慶、四川地區的人口,歷史上著(zhù)名的人口大遷移——湖廣填四川開(kāi)始并延續了兩三百年,及至上世紀國民政府遷都重慶的陪都時(shí)期以及建國后的三線(xiàn)建設時(shí)期,又陸續有來(lái)自于五湖四海的大量外地精英進(jìn)入重慶,各省移民及其與重慶原住民之間這種不停的交融,客觀(guān)上促成了人們的融合。而遺傳學(xué)告訴我們,來(lái)自不同血緣的優(yōu)勢基因可相互交換和融合,在個(gè)體進(jìn)行基因配對中得到優(yōu)勢互補,從而形成后代在體格、外貌和智商上優(yōu)異之處。因此,重慶天然就出美女。

同時(shí),山城高低起伏的地勢,使得“平坦”、“筆直”、“寬闊”這些詞語(yǔ)在重慶難于用上。來(lái)重慶的外地客人,雙腳踏上這片土地時(shí),總是覺(jué)得這個(gè)城市沒(méi)有平地可言,永遠都是上山與下山的節奏。重慶的美女,從小就是在這種地理環(huán)境下長(cháng)大,相比與常年生活在平原的人們來(lái)說(shuō),她們出門(mén)就是爬坡上坎,每天在這種隱藏于生活里的運動(dòng)中,自然就練出了苗條的身材。

重慶特殊地形帶來(lái)的高溫多霧氣候,對于重慶美女的養成也有著(zhù)至關(guān)重要的作用。霧天多,空氣潮濕,飄蕩輕妙的霧珠作為天然的補水霜,使得皮膚長(cháng)期保持在濕潤的環(huán)境中。谷地靜風(fēng)天氣多,免去了向北方大風(fēng)一樣刮人的苦惱。而夏季濕熱的高溫,汗水加快了人體的新陳代謝,和桑拿竟有著(zhù)有妙曲同工之效。再加上重慶是有名的“溫泉之都”,在家門(mén)口就能夠享受到“溫泉水滑洗凝脂”。這種得天獨厚的自然環(huán)境,想讓皮膚不好都沒(méi)辦法。

當然,重慶美女不光是擁有迷人的外表,更擁有美麗的性格。重慶自古就是水陸交通要塞,養成了重慶女生愛(ài)憎分明、活潑動(dòng)人的性格特征。

有了自然天成的美女基因、有了婀娜多姿的身材、有了吹彈可破的皮膚、有了落落大方的性格,一個(gè)個(gè)由內到外都散發(fā)著(zhù)美麗氣質(zhì)的重慶美女就站在了我們的眼前。

平行嶺谷帶給重慶的,遠遠不止山城、美女、熱情、迷霧這些標簽,而是每個(gè)重慶人血液里對自己家鄉這種獨特性的熱愛(ài),它有著(zhù)世界上其他城市難以相比的地理之美。它可能沒(méi)有紐約、上海的繁華,可能沒(méi)有蘇州、杭州的秀美,可能沒(méi)有新西蘭、瑞士的氣候宜人,但它以永遠不會(huì )消失的泯若眾城的獨特氣質(zhì),成為是一方永遠的熱土。



版權聲明

凡中國國家地理網(wǎng)刊登內容,未經(jīng)授權許可,任何媒體和個(gè)人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經(jīng)本網(wǎng)書(shū)面授權的,在使用時(shí)必須注明來(lái)源。違反上述聲明的,本網(wǎng)將追究其相關(guān)法律責任。

要評論?請先 登錄 或者 注冊 ,您也可以快捷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