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水——見(jiàn)水


發(fā)布時(shí)間:2018年12月25日 文章出自:用戶(hù)投稿 作者: 趙艷青 

標簽: 風(fēng)土人情   

文字:趙艷青   攝影:趙艷青  徐其鋒

初識建水大約是從一把草芽、一方豆腐、一條憨沙莜開(kāi)始。草芽又名象牙菜,獨一無(wú)二的別無(wú)他處種植的蔬菜;建水豆腐,《舌尖上的中國》累牘介紹;建水沙莜,香糯甜軟,湯鑊烹之糖汁橫流,坊間傳說(shuō)乾隆帝食后贊:“真云南參也?!背侵欣先藗儼裂越ㄋ闹T多特色物產(chǎn),會(huì )在介紹結束語(yǔ)中重重的說(shuō)上一句:“水好!”

雙龍橋

云南省紅河州建水縣又名臨安府,城內城外水光瀲滟。城中水井遍布,井圍各色樣貌,水質(zhì)各不相讓。關(guān)于井的對聯(lián):“龍井紅井諸葛井,醴泉淵泉溥博泉?!闭f(shuō)的是最著(zhù)名的幾眼水井。

溥博泉大阪井

西城清遠門(mén)一帶有明代的溥博泉俗稱(chēng)大阪井,井邊香爐里青煙裊裊供奉著(zhù)井龍王,香爐前按時(shí)定節敬獻果品菜蔬?!对颇贤ㄖ尽份d“水潔味甘,供全城之飲”。民間又有“水味之美,甲于全滇”之說(shuō),是民眾們譽(yù)封的滇南第一井。古城臨安的清晨是在“西-門(mén)-水!”漣漪蕩開(kāi)的賣(mài)水吆喝聲里悠悠醒來(lái)。

邑人井邊扁擔擔水,更有機動(dòng)車(chē)們大小水桶取水,晨、昏時(shí)井旁頗為擁擠,午間婦人們提水就地浣衣,井中魚(yú)兒搖頭擺尾很得意。距西門(mén)路遠的人家晨起買(mǎi)井水是日常事,馬蹄噠噠的水車(chē)穿大街走小巷。

大阪井對面有間豆腐坊,老遠就聞到空氣的豆腐香,坊內女工們嘴上不閑手上更是麻溜,芊指下方塊豆腐雪玉可愛(ài),擠在木盤(pán)中顫顫巍巍,似乎下一刻的要跳出來(lái)。建水豆腐是要烤的!街瞿里巷的烤豆腐自凌晨至午夜,一盆炭火一雙筷子,方形烤架上,堆滿(mǎn)了水豆腐、毛豆腐,攤前圍滿(mǎn)了食客,古臨安市井標志景。

距大阪井不遠處小節井名淵泉,水質(zhì)、甘甜與大板井一脈相承,水溫卻是寒涼入骨。井水清澈見(jiàn)底,可是不管怎樣飲取,馬上恢復原樣,即使是暴雨傾盆,四米水深不變,也從不溢出井沿,小紅魚(yú)跟竹節蝦在井底玩耍的快活。

青石鋪就井邊,青石圍成井欄,青石砌成井壁。井旁古舊老房,被風(fēng)雨歲月攜裹著(zhù)退去原來(lái)的鮮亮,陳色蒼茫。井邊提水的老人言說(shuō),房子是廟產(chǎn),廟內供奉幽冥王。老人說(shuō)到此不僅使人想起那冰涼的水溫,井口映著(zhù)碧落那水下可是臨著(zhù)黃泉?又或者幽冥王氣息侵染了井水,于是水溫寒涼?只是水涼只管涼,邑人游人沒(méi)有不適感覺(jué),周遭常年飲用井水者諸多高壽之人。

諸葛井

諸葛井在深巷中,整塊巨石雕成雙眼狀井欄,堅硬的白石被柔軟的井繩磨出深深的凹槽,似在訴說(shuō)著(zhù)歲月有痕。此井在眾多古井中德高望重,是有記載最古老的井。南門(mén)桂林街有新井俗稱(chēng)四眼井。四口井欄,井旁有建筑,門(mén)楣匾額《水晶宮》,供奉著(zhù)新井的龍君。建筑恢宏的東城迎暉門(mén)旁有醴泉,又名東井,建于元代,至今水量豐沛。晨曦、將晚中菜農們進(jìn)城賣(mài)菜要經(jīng)過(guò)東井,一般會(huì )在此小憩。再次啟程前,菜農們打來(lái)井水,一桶桶水潑到青菜上,逢著(zhù)那日采摘的是薄荷,街巷空氣中浮動(dòng)著(zhù)辛香潔爽的味道久久不散,麻石塊路上水漬無(wú)蹤,過(guò)路的游人還要抽抽鼻子:“醒腦提神是薄荷?!币宦曒p笑、一街清凈。

被邑人愛(ài)稱(chēng)為井中美人的東福井,俏立東林寺街,整塊巨石雕刻成三眼中空井欄,流暢圓潤,井石又被井繩親撫,磨痕均勻分布,像是盛開(kāi)的青石花。最美麗的是在月圓之夜,井水倒映明月,冰輪十盤(pán)天上人間、人間天上。謝家大院有著(zhù)建水最美的門(mén)樓,光影之下飛檐挑角內“庭院深深深幾許”的深處藏著(zhù)謝家井。尋井人會(huì )在井邊邂逅一古稀婦人,晨時(shí)取水常年無(wú)改、風(fēng)雨無(wú)阻,婦人腰身依然柔韌,說(shuō)起做新媳婦時(shí)開(kāi)始挑水,那面上就有了幾分羞怯。

擔水
謝家門(mén)樓

深巷街瞿中的水井,不期而至闖入眼睛,各各身世不凡、年頭悠長(cháng),井邊濕漉漉的青石、水漬洇染的青石墨色的洗衣槽,訴說(shuō)著(zhù)她尚在為邑人服役,未有些微懈怠。

井水,滋養著(zhù)建水人的生命,澄明著(zhù)建水人的神氣,若是把建水的古井比作人體的心臟,血脈就是城外諸多古老江河。

晚霞

河多,橋就多。絕美雙龍橋橫亙在瀘江河和塌沖河交匯處的水面上,因兩河猶如雙龍盤(pán)曲而得名,與北京頤和園十七孔橋南北相望,猶如兄弟。橋下現為應天湖,河已改道。橋,十七孔洞,兩座橋亭,宛若霓虹飛臥,橋亭的飛檐翹角上懸掛鐵馬風(fēng)鈴,晨光熹微、暮色四合有風(fēng)過(guò),鈴兒聲似天外傳來(lái)仙樂(lè )叮咚。朝霞夕陽(yáng)日日與橋相擁,紅日把橋面或染成金色或涂成嫣紅。太陽(yáng)將出前、夕陽(yáng)西沉后水面火紅或艷黃倒映著(zhù)天上霞云,間或之一角漏出一方藍天,色彩失真至像是油彩重筆涂抹,是世間少有美景。清晨,待日出后,彩霞隱沒(méi),橋洞的另一面,湖水卻像是比近處的水面高出一些,更多的金色水波粼粼生輝,金光中的橋洞,像是通往另一處世界的神秘之門(mén)。

天緣橋
天緣橋內供奉觀(guān)音的彝族老媽媽

城東十公里處瀘江河上天緣橋,造型罕見(jiàn)呈S形,建有重檐亭閣一座,覆以八角贊尖頂,橋上有隱約仙人腳印,故邑人呼其為仙人橋。傳說(shuō)建橋時(shí)有百名能工巧匠參與施工,但每每用餐時(shí)只有九十九人,眾匠人不解其故,待橋建好后,發(fā)現青石上不同于凡人的足跡,工匠們恍然卻原來(lái)是仙人神助。橋上消閑的村人指點(diǎn)橋面石上的腳印,說(shuō)著(zhù)老輩人口傳的神話(huà)故事。

橋亭內東側立天緣橋碑、碑記,臨安知府栗爾璋提并書(shū)并文,字跡大氣磅礴絕美無(wú)儔,碑文黃絹幼婦。兩方石碑中間石制神龕雕刻技藝精湛,始建時(shí)供奉觀(guān)音像,一口聲音遠悠的大鐘懸于神龕中,可惜神像、大鐘全部失蹤,只留下懸掛大鐘的鐵鉤。鐵鉤下是一塊形狀奇特的石頭,權且替代神像,業(yè)已被祈福的人貼滿(mǎn)金銀紙。對面圓形神龕內有過(guò)韋陀菩薩像,現下是空空蕩蕩。亭閣藻井正中繪有太極圖,四周?chē)@著(zhù)八仙法器,另有梅蘭竹菊四君子圖畫(huà)、唐宋詩(shī)詞文字。

三眼橋洞正中位置石雕龍頭,另一面雕有龍尾,還曾鑄有金牛金劍,早年間被盜。橋頭兩只獅子,一只殘破一只無(wú)蹤,無(wú)蹤的石獅是拖拉機上坡時(shí)熄火倒車(chē)撞毀,石獅內藏著(zhù)的金磚現世后立時(shí)三刻不翼而飛,肇事逃逸的拖拉機也不知歸何處所有,幾十年前的無(wú)頭公案一件。橋亭四角曾懸鐵馬風(fēng)鈴已失蹤,懸掛飛鈴的鐵圈睜著(zhù)的眼眶在尋找著(zhù)遺失的眸子。

橋南有碑亭,內有七座碑刻,托金石記錄了當年建橋始末。令人驚異的是雍正時(shí)人,早已有環(huán)保意識,鄉規民約上有明確的保護環(huán)境的文字。橋建于雍正六年,曾經(jīng)的官道,建國后的國道,經(jīng)過(guò)三百年的馬踏車(chē)壓,依然堅固如初。

鄉會(huì )橋

鄉會(huì )橋建造于清嘉慶年間,當時(shí)鄉試會(huì )考的地方,建水文化底蘊可見(jiàn)一斑,現已危橋,紀念石碑破碎,碑文尚有一半可見(jiàn),磚塊泥土遍地,周?chē)G棘野草叢生,亟待保護。

兩橋似避世高人,離群索居,冷冽立于郊外,人來(lái)不喜人散不悲,一任風(fēng)雨霧靄加身與阡陌相依。有名號跟連名字都沒(méi)有的拱橋、平橋散落鄉間古道,年逾百歲尚是稚子,機動(dòng)車(chē)轟鳴而過(guò)毫無(wú)猶豫憐惜之色。橋旁煙火裊起,那是燒紙燒元寶,燃手工香燭,另有碗筷齊全,食物多樣,卻是邑人們在供奉橋神。

敬橋神

建水縣的井邊供奉井龍王,有宮殿房舍,也有就近墻上挖出坑垌,不管是豪華還是簡(jiǎn)陋,有井即供奉井龍王,唯一例外的是小節井神祇是幽冥王,大概邑人們怕兩位神仙鬧不和,沒(méi)有井龍王的神位。橋上卻沒(méi)有橋神的神位,就是有也會(huì )在文革中被毀壞。但是邑人們沒(méi)有忘記橋神的功績(jì)恩惠,橋頭的供奉煙火日日不絕。雙龍橋到底有些特別,每年有三次大的祭橋神活動(dòng),日常敬橋神的人也會(huì )比別處多好些。

荷田

建水的農田多為水田,“連天荷葉無(wú)窮碧”的荷花,占了田地大部,間或種植著(zhù)草芽、茨菇。宋人周敦頤有《愛(ài)蓮說(shuō)》,清人張潮作《幽夢(mèng)影》中:“凡花色之?huà)擅恼?,多不甚香;瓣之千層者,多不結實(shí)。甚矣!全才之難也。兼之者,其惟蓮乎!”文人殷日戒評說(shuō):“花葉根實(shí)無(wú)所不空,亦無(wú)不適于用,蓮則全有德者也?!闭f(shuō)的皆是荷的容貌、品德,而此荷不單單是清雅的、是高貴的、是謙和君子,更是經(jīng)濟作物?;ò?、蓮蓬、蓮子、嫩葉、蓮藕皆可食用。荷,不管農家眼里的油鹽柴米醬醋茶,還有旅人眼里的書(shū)畫(huà)琴棋詩(shī)酒花,這株自遠古而來(lái)的人類(lèi)祖先果腹的食物,一望無(wú)邊的根植于建水的土地,飽滿(mǎn)邑人錢(qián)囊,美麗路人心身。

荷農田地勞作,推動(dòng)藕船種下青蓮。不過(guò)月余,一張張葉子把方塊水田覆蓋,此刻看不到泥土顏色,廣袤紅土地一派濃翠,藍天綠地間鷺鷥優(yōu)雅飛過(guò)。無(wú)聲曠野突然響起的喧囂聲卻是不同種群的鳥(niǎo)兒們掐架了,許是兩鳥(niǎo)爭奪一朵荷苞,許是伊們發(fā)現蓮蓬中藏著(zhù)的嫩蓮子于是眾鳥(niǎo)搶食。

勞作 攝影/徐其鋒
藏羞 攝影/徐其鋒

荷還是荷,只是此荷少了一絲柔婉文靜,多了野性跳脫。玉立的水田的荷,婷婷如詩(shī),且如那白居易的詩(shī),智慧、清高、奇特,不飾容止,枝枝說(shuō)著(zhù)鄉野荷的清曠天然。從楊萬(wàn)里詩(shī)里飛越重重時(shí)光的蜻蜓,在帶著(zhù)露珠兒的小荷上盈盈一立,不帶一刻被隱于荷葉中的土色草帽驚飛,而隱藏更深的泥土下蓮藕在荷農殷殷撫摸中悄悄長(cháng)大,如同孩童白胖小手臂般的藕們見(jiàn)到天光后,懷著(zhù)滿(mǎn)腹玲瓏孔、一腔通透心,去往遠處為勞作辛苦農人換回生計銀兩。  

相傳唐堯時(shí)有老人擊壤而歌:“吾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力何有于我哉?”可否是唐堯老人自上古將此歌根植于建水人心靈最深處,蕓蕓百姓以歌為訓安靜生活著(zhù)。

建水水太甜,三角梅太艷,小調太鄉土,豆腐太舌尖,草芽太獨孤,寺廟太幽謐,古橋太繁多,井泉太清冽。

版權聲明

凡中國國家地理網(wǎng)刊登內容,未經(jīng)授權許可,任何媒體和個(gè)人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經(jīng)本網(wǎng)書(shū)面授權的,在使用時(shí)必須注明來(lái)源。違反上述聲明的,本網(wǎng)將追究其相關(guān)法律責任。

要評論?請先 登錄 或者 注冊 ,您也可以快捷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