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聽(tīng)六百年前的屯堡文化


發(fā)布時(shí)間:2019年03月07日 文章出自:用戶(hù)投稿 作者: 趙艷青 

標簽: 鄉村印象   世事雜談   風(fēng)土人情   社區推薦   

建筑會(huì )說(shuō)話(huà),服飾會(huì )說(shuō)話(huà),石頭會(huì )說(shuō)話(huà),飲食會(huì )說(shuō)話(huà),習俗會(huì )說(shuō)話(huà),地戲更在說(shuō)著(zhù)滄海桑田。人們呀請放慢腳步,聆聽(tīng)江南音調呢喃中訴說(shuō)著(zhù)起始于六百年前的屯堡文化。

安順屯堡街景

明洪武帝朱元璋六百年前滅元建立明朝,各處紛紛歸順南京中央政權。只是西南地區元朝所封的梁王固守盤(pán)踞,明朝廷多次招降,梁王自恃地險路遙,頑固據守并不時(shí)地作亂。洪武十四年,朱元璋派征南將軍傅友德、左副將軍藍玉、右副將軍沐英率領(lǐng)三十萬(wàn)大軍揮師西南,不日平定云貴等地。戰爭的激烈毋庸贅言,待西南局勢穩定后,朱元璋擔憂(yōu)遠征軍撤回,云貴又成孤懸,幾經(jīng)權衡于是下令數十萬(wàn)平定梁王的西征軍隊在云南、貴州就地屯軍。昔年人煙稀少的貴州山地,瞬間變成了一個(gè)龐大的軍營(yíng)。

在戰爭如火如荼進(jìn)行中,已有大臣向朱元璋奏議:“備邊在足兵,足兵在屯田?!币汛龖鹗陆K結后,供給瞬間突出成最大問(wèn)題。平民出身的洪武帝心疼戰禍連年的子民們,建國伊始制定了輕徭薄賦政策與民生息。于是賦稅、征調等補給軍需的動(dòng)作朱元璋皆不可能采用。在此插一個(gè)看似題外的話(huà)。朱元璋有雄才大略,有政治軍事才干,卻一直跟財富的關(guān)系不夠密切。大明朝他是建立起來(lái)了,可國庫空空。富甲一方的財閥沈萬(wàn)替這位萬(wàn)歲爺修了南京一大半城墻,又口氣輕松要替天子陛下勞軍,終于戳疼了朱元璋的軟肋,沈財神被沒(méi)錢(qián)的皇帝爺給發(fā)配云南去了。

一場(chǎng)場(chǎng)戰役打下來(lái)大明江山的朱元璋惜兵重將,卻只能無(wú)奈選擇讓軍人自己養活自己。明軍按三比七的比例,三成軍隊駐扎城市,七成軍隊在農村屯耕。他們一邊開(kāi)荒種地,飲食自贍;一邊操練軍武,厲兵秣馬。從貴州腹地的安順向西到曲靖,過(guò)昆明、楚雄直至景東,每六十里到一百里,明軍建立一個(gè)屯軍寨子,開(kāi)墾周?chē)耐恋?。曾?jīng)浴血奮戰的將士們刀劍在身、鋤鎬在手。熱血男兒們平叛護國不畏死,開(kāi)荒耕種不畏苦,昔年的不毛之地,在這些來(lái)自江南的農家子弟手里,變成了千里良田。

漫漫歷史長(cháng)河中,當年明軍屯兵除安順外,大部分兵士和移民跟當地原住民們血脈相溶,已經(jīng)被同化了。只有安順地區,把明初的風(fēng)俗保存了下來(lái)。安順是由黔入滇的通道,在此地密密麻麻分布著(zhù)各種衛、所、屯、堡,特別是如今安順西秀區東部及平壩區,更是密集。來(lái)自中原富庶之地、江南魚(yú)米之鄉的軍人們住得太集中了,他們擁有優(yōu)于當地人們太多的文化積淀、農耕技術(shù)、紡織工藝、傳統習俗等等,于是在一個(gè)特定區域內形成漢族主流文化。

朱元璋政府在實(shí)行軍屯制度后,又出臺了一個(gè)更為人性化的政策:讓戍邊軍人們“有親屬相依之勢,有生理相安之心?!币幎恕罢姟?、“軍余”必須攜帶妻室兒女,無(wú)妻室的,政府予以婚配。來(lái)自天子腳下南京城的大家閨秀,來(lái)自安徽的富家千金,來(lái)自煙雨水鄉的詩(shī)書(shū)佳麗,來(lái)自富饒中原的小家碧玉們千里迢迢趕赴貴州,從此她們無(wú)需“打起黃鶯兒,莫教枝上啼?!痹僖矡o(wú)需“忽見(jiàn)陌頭楊柳色,悔教夫婿覓封侯?!贝撕笾煸罢C布了一個(gè)又一個(gè)的有利屯軍將士長(cháng)治久安的政策,其中之一是:軍屯將士世襲!這意味著(zhù)軍人們開(kāi)墾出來(lái)的大片良田,在他們百年后歸屬于血脈后人。

軍心安穩的將士們開(kāi)始了新的生活,日子一久他們又發(fā)現了新的問(wèn)題,待一張張奏折上報到中央政府后,引發(fā)了朱元璋政權更大動(dòng)作。云貴地區地廣人稀,僅僅靠軍人們開(kāi)墾遠遠不夠,于是一場(chǎng)浩大的轟轟烈烈移民活動(dòng)開(kāi)始了。明朝僅洪武年間就有一百六十萬(wàn)人口,從物阜豐厚的中原遷徙到貴州。移民們有軍屯將士的家眷親屬,有是內地的良家子弟,也有被強迫而來(lái)的農民、流民。不同于將士們“調北征南”、“調北鎮南”,平民移民是“調北填南”,他們的到來(lái),擴大了屯堡人占有的土地和勢力范圍,穩定了軍心;更主要的是,當時(shí)刀耕火種原始狀態(tài)的貴州如同白紙一樣,全盤(pán)接受了以人為載體的“文化大搬遷”。移民們將農耕技術(shù)、工藝制造、中原式建筑、生活方式、風(fēng)俗習慣、佛教道教、儒學(xué)教育、文學(xué)藝術(shù)等整個(gè)漢文化體系完整地移植到貴州,從而改變貴州的文化面貌,帶動(dòng)了貴州各方面的發(fā)展,這張純凈的紙被描繪成儒家畫(huà)卷、農耕華章。

安順文廟大成殿云龍石柱

中國最精致的文廟,是明洪武二十七年建于安順市的文廟。大成殿前一對龍柱,是由兩塊整石透雕鏤成的盤(pán)龍石柱。柱身內實(shí)外空,內方外圓。外為浮云游龍,內為淺刻云紋。柱礎為一對石獅,形神勁健。龍柱以透雕為主,兼集浮雕、圓雕、平雕等技法,技藝爐火純青,是全國現存唯一的透雕云龍龍柱。大成門(mén)前一對高浮雕盤(pán)龍石柱,與透雕石柱不差須臾堪稱(chēng)臻品。文廟的建成是明朝為永鎮邊陲,實(shí)施“移風(fēng)善俗,禮為本;敷訓導民,教為先”政治手段的反映,也是雄赳赳軍人們崇文的物象表現。安順文廟似一把巨鑰開(kāi)啟了黔中六百年的興學(xué)歷史。

將士們跟明王朝沒(méi)有想到的是寓兵于農、鎮守與屯墾兩不誤法子,不僅僅讓洪武帝朱元璋很是自得:“吾養兵百萬(wàn),不費百姓一粒米?!币膊粌H僅在史書(shū)上留下濃重筆墨章回。更為后人留下了明朝文明的活化石—安順屯堡文化。在安順屯堡,明朝從來(lái)不是沒(méi)有熱度遙遠的歷史,從來(lái)不是要小心翼翼敬而遠之的文物。天龍屯堡街頭一碗熱乎乎的驛茶遞過(guò)來(lái),那賣(mài)茶湯的老婦人指間頂針輕輕硌到我,似在提醒已是現世,不是在平行的空間穿越回了明朝。

驛茶
大堡門(mén)
云山驛

云峰屯堡,六百年前是西征軍核心駐屯地, 由八個(gè)寨子組成,其中云山屯在地勢險要的山巔之處,易守難攻。順著(zhù)青石臺階而上,可見(jiàn)寫(xiě)著(zhù)云山屯的大堡門(mén),門(mén)內兩旁寨墻已是苔蘚青青。闊朗街道兩邊房屋建筑比其他屯堡要精美許多,窗外的石頭柜臺經(jīng)過(guò)六百年的雨霧氤氳歲月感深重。街瞿最寬空地方是一座古雅的戲臺,木雕石雕細致繁復述說(shuō)著(zhù)此地的尊貴。

云山屯中,天飄著(zhù)小雨,街瞿里巷寂寂無(wú)聲,居多人家門(mén)戶(hù)緊鎖,門(mén)扇上貼著(zhù)紅色《七眼橋鎮整戶(hù)外出公示牌》,我正在看著(zhù)《駐村工作聯(lián)系卡》時(shí),身旁的屋內傳出了歌聲,歌詞聽(tīng)不真切,旋律前所未聞,美妙又遙遠。屋門(mén)吱呀,一位老婦人走出來(lái),看我如醉如癡的神情莞爾一笑,接起屋內落下去的聲音,雖沒(méi)有先前的歌聲嗓音清甜,卻更是醇厚飽滿(mǎn),一曲終了老人告知:“女兒在學(xué)唱祭祖歌?!?/p>

鮑家屯與云山屯相較更為軍事化,寨門(mén)口的甕城,高高的碉樓,深深地巷道,村中房屋道路很有玄機,曰“八陣圖”。鮑屯村的內甕城是模仿南京今中華門(mén)的甕城模式而建。甕城四周有六道門(mén),可以與屯中“八陣圖”相連。妄想攻打鮑家屯的匪類(lèi)進(jìn)入了村口,也很可能在甕城中被甕中捉鱉;即使沒(méi)被甕城困住,也可能在六道門(mén)迷路;即使走出六道門(mén),也會(huì )在內八陣中被長(cháng)蛇纏繞,被白虎吞噬,被火牛焚燒,被玄武碾壓,還有青龍、鹿角、金魚(yú)、雄獅陣,陣陣有暗道、暗器,明箭、明槍。

喜慶中的鮑家屯甕城

洪秀全糾集“長(cháng)毛賊”作亂時(shí),安順也不能免禍。據《安順府志》、《續修安順府志》記載,九溪村被禍害了上千人,舊州街上的居民被殺四千多人,吉昌屯除夕夜被攻破,十室九空血巷尸橫,房屋被毀。鮑家屯未能幸免,也被“長(cháng)毛賊”圍困過(guò),卻終因圍城堅固、陣法奇妙、村民堅強匪類(lèi)們丟盔卸甲而去,屯中村民得以保全。嚴密的軍事防御體系,堡壘陣法的設計實(shí)施,讓鮑家屯村民躲過(guò)“長(cháng)毛賊”的禍亂,也多次打退了匪寇和亂兵各種花招的騷擾,體現出鮑氏祖先建寨時(shí)的遠見(jiàn)卓識和軍事智慧。

瞭望中的碉樓
天龍屯堡六百年前的老屋

鮑家屯高高的碉樓,戰時(shí)是瞭望塔,太平盛世的現在是拍攝村貌最佳攝影點(diǎn),瞭望窗口跟射擊孔透過(guò)來(lái)微光,照在木頭地板上,那沒(méi)經(jīng)過(guò)任何處理的木頭古舊灰暗似乎在暗示著(zhù)滄桑。碉樓向下看去,“石頭的瓦蓋石頭的房,石頭的街面石頭的墻?!比皇峭捅だ先藗冸S口哄孩子歌謠的樣子。石頭,在屯堡中有著(zhù)多重身份,屯堡人家房屋采用石塊、石板堆砌而成,房頂采用的是大塊不規則形狀的石板而不是窯燒瓦片,這是出于安全性的考量,遇到敵人來(lái)襲村民可直接上房頂掀開(kāi)石板進(jìn)行還擊,石頭有名曰“活石”,木訥厚重的石頭囿于屯堡,活成了的有生命有張力靈物,是石頭有幸還是屯堡有情?

石頭屋

大明西征將士們屯軍后,很長(cháng)時(shí)間內西南地區再無(wú)戰事。大規模集團軍在沒(méi)被開(kāi)墾的處女地上大面積的墾植,他們用源自家鄉江南的農耕技術(shù)進(jìn)行生產(chǎn),在不長(cháng)的時(shí)間內開(kāi)發(fā)出百萬(wàn)畝良田,奠定了黔中經(jīng)濟與社會(huì )發(fā)展的基礎。軍屯之后,“調北填南”政策形成了民屯,“募鹽商于各邊開(kāi)中”形成了商屯。此后數十年里,屯堡如雨后春筍般迅速崛起。安順市周邊,屯堡林立,既是軍營(yíng),又是農莊,延綿百里。加上商屯、民屯,共同構成了今日之安順屯堡的基礎樣貌。

狗場(chǎng)屯抬汪公

民屯出現后,貿易交換需要的地點(diǎn),由屯堡人約定俗成;貿易交換的時(shí)間用甲子推算,十二天一場(chǎng),十二生肖區別每個(gè)市場(chǎng)名字。漸漸的集市場(chǎng)周?chē)霈F了商鋪和民居,形成了商屯。這些商屯,便以趕場(chǎng)的日子來(lái)命名,比如逢子日趕場(chǎng)的稱(chēng)鼠場(chǎng),逢丑日趕場(chǎng)的稱(chēng)牛場(chǎng),不過(guò)后來(lái)雞場(chǎng)屯更名為吉昌屯,而狗場(chǎng)屯大名目下還在用著(zhù)。每年的正月十六是狗場(chǎng)屯的大日子,這天屯里的人們舉家出動(dòng),他們要舉行“抬汪公”的社火活動(dòng)。

正月十六一早,公推的寨老們披紅掛彩將“汪公”從神位上請下來(lái)接入紅轎,人們抬著(zhù)“汪公”神像走出廟門(mén)巡游,經(jīng)過(guò)村民家門(mén)口,各家各戶(hù)設香案、擺放糖果食品、焚紙錢(qián)、放鞭炮迎汪公,祈求一年平安和順。汪公出行的轎子跟前,一群老婦人早早請出兩位招財童子,燃起了平安燈。

平安

“抬汪公”,國家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巴艄蓖羧A歙州歙縣登源里人,吳國王國、唐朝大臣。汪華文韜武略蓋世,擁有非凡軍事才能和政治謀略。隋末天下大亂之際,汪華為保境安民,起兵統領(lǐng)了歙州、宣州等六州,建立吳國,自稱(chēng)吳王。當政期實(shí)施仁政,吳國境內百姓安居樂(lè )業(yè),在群雄爭霸、戰火紛飛的年代,吳國安寧祥和;李淵建唐,吳王審時(shí)度勢,不使黎民有兵燹之憂(yōu),主動(dòng)放棄王位,率土歸唐。江南六州百姓奉其為神,拜為“汪公大帝”、“太陽(yáng)菩薩”、“太平之主”,建祠立廟,四時(shí)祭祀,千年不輟。屯堡人源自江南血脈相傳崇拜汪公,賦予了汪公各種神話(huà)傳說(shuō),一代代的傳承著(zhù),汪公是他們目中永久的神衹。

功勛

臉譜

“抬汪公”活動(dòng)中有腰鼓、扭秧歌、彩車(chē)、花燈等表演,但是重頭戲是地戲。各村寨把地戲排練一番又一番后,到“抬汪公”的大日子里展演出來(lái)?!皯騽』罨钡陌岔樀貞?,儺戲的一種。由明代“軍儺”演變而來(lái),儺儀作為出征的祭典,振奮軍威,恐嚇敵人。戰爭有著(zhù)極大的冒險性,出生入死的人總希望平安歸來(lái),所以敬戰神、驅魔鬼成了戰前動(dòng)員的一項重要儀式?!败妰逼鹪从凇耙笊獭睍r(shí)期。余秋雨先生在《山河之書(shū)》中寫(xiě)著(zhù):“漢代,一次儺祭牽動(dòng)朝野上下,主持者和演出者數以百計,皇帝、一品至六品的官員都要觀(guān)看,市井百姓也允許參加與。宋代,一次這樣的活動(dòng)已有千人以上參加,觀(guān)看時(shí)的氣氛則是山呼海動(dòng)。明代,儺戲演出時(shí)竟出現過(guò)萬(wàn)人齊聲吶喊的場(chǎng)面?!睍r(shí)光齒輪自殷商終于旋轉行進(jìn)到了明代,那個(gè)造就屯堡的時(shí)代,屯堡人從建筑、信仰、服飾、戲劇、方言、飲食、節令,無(wú)一不留存著(zhù)軍事文化遺產(chǎn)的烙印,無(wú)一不堅守著(zhù)江南的情結、文化細節及文化追求,地戲就在這樣的情緒、氛圍的溫溫潤潤滋養下保存了下來(lái)。地戲是儺文化的一種繼承跟發(fā)展。

舞臺上的地戲
表現遠征軍的地戲

地戲,在狗場(chǎng)屯路旁敞開(kāi)門(mén)的大院內,村頭空地中央,搭好的舞臺上,“抬汪公”出游的人群里上演著(zhù)。猙獰的面具下原始粗獷的唱腔慷慨激昂,五彩的戲服中輾轉騰挪的身段刀光劍影。安順地戲主要表現歷代戰爭,演的全是忠臣義士報國殺敵的英雄故事,西征軍的故事也在上演著(zhù),演出者栩栩如生表現出將士們錚錚鐵骨。

迎神

“抬汪公”的民俗活動(dòng)還在繼續。正月十七,是鮑家屯抬汪公的好日子。鮑家屯,又名指安屯,據說(shuō)是汪公欽定。鮑家屯的“抬汪公”祭祀的意味更濃郁,寨老們三拜九叩,三牲供奉齊全講究,贊禮人獻祭肅穆悠揚。更為屯中邑人得意的是,汪公的真身塑像在此。另有兩件神物,汪公的乘坐的轎子在吉昌屯,汪公的寶馬坐騎在九溪村。

祭典

吉時(shí)到了,汪公乘坐轎子在寨老們的簇擁中離開(kāi)廟堂,來(lái)到屯中甕城里,接受著(zhù)村人的祭拜。屆時(shí)鞭炮齊鳴,邑人家門(mén)口燃起明燭,點(diǎn)上高香,焚燒紙錢(qián),把敬意跟心愿一起向汪公表達。主祭者唱和講述汪公的豐功偉績(jì),敬獻溢美之詞,祈求汪公護佑屯中老少和順平安。

汪公出巡屯堡中,穿大街過(guò)小巷施福于眾村民,直到下午四五點(diǎn)鐘才返回汪公廟回歸神位。甕城內開(kāi)始了各村寨的地戲表演。村寨每

河邊壩地戲隊

個(gè)屯堡有屬于自己特定的戲碼,互相之間不會(huì )出演別人村子的曲目;每個(gè)屯堡有自己的面具戲服制造方法,互相之間不學(xué)習偷藝;每個(gè)屯堡有自己的戲本,據說(shuō)過(guò)了六百年目前還在使用著(zhù)。這些以前的習慣不知道是不是還在延續,涉及到屯堡內部隱秘,外人不得而知。

絲頭系腰
鮑嬢嬢

此刻的鮑家屯熱鬧非凡,最安靜的地方倒是汪公的殿堂了。偶爾一現的陽(yáng)光透過(guò)木格窗灑在殿內休息的兩位老人身上。左手老人姓鮑八十有三,右手老人八十七高齡。

鮑嬢嬢招呼我坐下烤火,講著(zhù)汪公為民造福的故事,也講自己的故事。鮑嬢嬢是鮑家后人,母親生了姐妹十二個(gè),身為長(cháng)姐的她招贅上門(mén)女婿。老太太一邊給我講故事,一邊調度分配著(zhù)祭奠中的細節工作,端的是思維敏捷、口齒清晰、聽(tīng)力達聰,腰腿健朗。老人身著(zhù)“鳳陽(yáng)漢服”,屯堡女人的日常衣著(zhù)。顏色靚麗大開(kāi)襟的長(cháng)袍,一尺寬繡著(zhù)花邊的大袖,長(cháng)袍兩邊開(kāi)叉且長(cháng)及小腿肚,一條黑色繡花的圍裙,腰間系的白色繡花圍腰跟黑色絲頭系腰,那條真絲織就的黑色系腰精致、順華、懸垂、靈動(dòng),制作方法更是幾百年前從江南帶到此地,一代代口授心受傳下來(lái),僅屬于鮑家屯的專(zhuān)利產(chǎn)品,至今織法仍被奉為機密。鳳陽(yáng)漢服,這個(gè)自明初開(kāi)始的特殊服飾,在屯堡中一代又一代的流傳下來(lái),屯堡人并沒(méi)有被外界風(fēng)尚左右了,只要是回到屯堡家中,鳳陽(yáng)漢服就是她們的日常穿著(zhù)。文化大革命的疾風(fēng)驟雨對屯堡服飾有沖擊,但是屯堡女子堅定保護著(zhù)明初的孑遺。

梅花綸簪
繡花鞋

天龍屯堡也有一位鮑姓老太君,雖已作古卻留下《萱闈春靄》的匾額跟四世同堂人丁興旺、教子有方的傳說(shuō),老太君一百零二歲安詳駕鶴西去。我在四世同堂院里邂逅了老太君嫡傳后人鄭家姐姐。鄭姐姐告知她另有三個(gè)妹妹,父親給她選了駙馬,育有三子女隨母姓鄭。與鄭姐姐相談甚歡,她帶我進(jìn)了后院,參觀(guān)了鮑老太君的老屋。邀約著(zhù)我夏天的時(shí)候可以隨時(shí)來(lái)住,家里有許多空余房間,又涼爽又大??次沂窒矏?ài)她們的服飾頭飾,唱歌般的教我順口溜:“頭上有個(gè)罩罩,耳上有個(gè)吊吊,腰上有個(gè)掃掃,腳上有個(gè)翹翹?!鳖^上的的罩罩有黑白兩色,家有年老長(cháng)輩包黑色頭罩,年輕一輩只可以用白色的了;腦后的發(fā)髻有美麗幽香的名字:梅花綸簪;發(fā)髻上的玉石發(fā)飾,最上邊尖狀是象形的山,長(cháng)形穿過(guò)青絲的代表河流,方形寓意田地;一條銀鏈在述說(shuō)著(zhù)貴州跟江南千絲萬(wàn)縷割不斷的鄉情、親情。耳朵上的墜子被演繹成了吊吊。絲頭系腰就成了掃帚一般的掃掃了。腳上的翹翹,說(shuō)的是鳳陽(yáng)漢服的繡花鞋,鞋子的頭上是翹起來(lái)的,這樣做不僅僅是美觀(guān),更有實(shí)際作用。當年將士們的家眷來(lái)到西南邊陲,戰爭隨時(shí)可能爆發(fā),軍人們上陣廝殺家眷們只能自保,毓秀嬌顏的她們在繡鞋中藏進(jìn)刀片,懷著(zhù)的是玉石俱焚之心。屯堡女子還未受纏足之苦。自宋代以后很長(cháng)一段時(shí)間內,封建社會(huì )以崇尚女子的“三寸金蓮”為美,女子纏足曾被視為一種美德的象征,而屯堡女子不需纏足。據說(shuō),這是因為朱元璋妻子馬氏自幼習武且不纏足,屯堡女子以鳳陽(yáng)漢服為美,以皇后馬大腳為典范:“我們的皇后娘娘不裹腳,我們也不裹腳?!睂?xiě)到此,我看著(zhù)案頭上的鞋尖翹起的大繡鞋,想著(zhù)那些健步如飛的淳厚善良屯堡女子,心里充滿(mǎn)了對屯堡日子無(wú)限留戀。

傳承

正月十八“汪公”的誕辰日,吉昌屯里巡游賜福邑人們活動(dòng)依節進(jìn)行著(zhù)。若說(shuō)地戲是屯堡文化中最具魅力的民俗奇觀(guān),是屯堡人情感張揚表述。吉昌屯“抬亭子”又叫“抬汪公”活動(dòng)是將古代江淮地區的民俗活動(dòng)完整地保存下來(lái)。地戲是戲劇的活化石,迎汪公是江淮社火的“活化石”。吉昌屯的抬亭子曾獲國家級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一等獎的殊榮。汪公廟的戲臺里小小化妝間,老藝人們在給彩車(chē)上高臺表演的孩子們化妝,穿演出服,一老一少對視中,傳承繼續著(zhù)。

回歸

鮑家屯,汪公神位回歸后,鮑嬢嬢邀請我嘗嘗她們親手做的屯堡菜。屯堡菜,名字帶著(zhù)深深的亦兵亦農的味道,不知不覺(jué)中吃多了。

夜,又雨。天龍屯堡路燈照著(zhù)輕如蠶絲的細雨,似有似無(wú)。天龍學(xué)堂里那株隱于墻角獨自綻開(kāi)的寒梅,暗香盈袖。六百年的石頭房子在微光下輪廓清晰,風(fēng)扣門(mén)環(huán)。賣(mài)驛茶寡言嬢嬢已經(jīng)回家了,爐灶尚溫。我信馬由韁神游天外時(shí)有細碎腳步聲起,卻是客棧的老板娘匆匆而來(lái)。幾天前剛剛入住時(shí),我胃病犯了,這會(huì )兒好都好了,她還是不放心尋了來(lái)。大概看我面上平和沒(méi)有不適,與我眼神交匯后也不搭話(huà),又急急而去,多半是要緊盯兩個(gè)調皮的雙胞胎兒子寫(xiě)寒假作業(yè)呢。

屯堡:屯堡人的口中讀音是:屯pu。出于尊重屯堡文化的原因,我也讀屯pu。

版權聲明

凡中國國家地理網(wǎng)刊登內容,未經(jīng)授權許可,任何媒體和個(gè)人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經(jīng)本網(wǎng)書(shū)面授權的,在使用時(shí)必須注明來(lái)源。違反上述聲明的,本網(wǎng)將追究其相關(guān)法律責任。

要評論?請先 登錄 或者 注冊 ,您也可以快捷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