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鄧家圍屋,靜聽(tīng)歲月的輕語(yǔ)


發(fā)布時(shí)間:2019年05月13日 文章出自:用戶(hù)投稿 作者: 杜建群 

標簽: 鄉村印象   且行且歌   風(fēng)土人情   社區推薦   

一幢圍屋

一部家族史

記憶的歸宿

歲月的訴說(shuō)

鄧家圍屋:圍住的時(shí)光

初夏的的午后,我尋尋覓覓,遇見(jiàn)了你清晰的紋路。你無(wú)聲又無(wú)言,卻告訴我那曾經(jīng)的過(guò)往。時(shí)光流逝多少年,猶有鄧家圍屋。

走進(jìn)鄧家圍屋,靜聽(tīng)歲月的輕語(yǔ)

圍屋已經(jīng)很老了,在形形色色的時(shí)間里,她看到過(guò)很多東西:形形色色的人,形形色色的事,形形色色的物。她經(jīng)歷過(guò)一切,但這一切又似乎都與她并無(wú)太多關(guān)系。畢竟,她僅僅是一座圍屋,僅僅是一棟建筑。但不是她,又如何能知道她是否有喜、有怒、有哀、有樂(lè )呢?

圍屋是有呼吸的,吐的是時(shí)光的低語(yǔ),吸的是歲月的滄桑。

一座圍屋一個(gè)故事

關(guān)于圍屋,有講不完的故事,寫(xiě)不完的詩(shī)。圍屋,就像一個(gè)散落的城堡,在鄉村,靜靜地矗立,默默地遙望。隨著(zhù)經(jīng)濟社會(huì )的快速發(fā)展,城鎮化愈演愈烈,新宅在建,圍屋在守望。它的確是落寞了,在歷史的長(cháng)河中,站成了一個(gè)回望的姿勢,成了文化存根,封存著(zhù)幾代人的記憶。

門(mén)外滄桑,門(mén)內過(guò)往

鄧家圍屋既有福建圍屋的宏偉,又有贛州客家圍屋的風(fēng)格。其歷史可以追溯到清朝嘉慶年間,商人鄧勛從廣東梅縣遷到江西,并在袁河兩岸做食用油生意發(fā)家致富,爾后定居尚睦村,建成這幢客家風(fēng)格的老屋。

歷經(jīng)歲月的風(fēng)吹雨打,圍屋已顯得陳舊。鄧家圍屋除了成為一方地域文化的縮影,她那蒼老孤單的容顏在這樣一個(gè)幽靜的角落,依舊掩蓋不住曾經(jīng)的美麗。

凝滯舊時(shí)光

輕輕推開(kāi)斑駁的、滿(mǎn)是皺紋的門(mén)扉,倏然闖入了圍屋的夢(mèng)。

繞過(guò)雕梁畫(huà)壁的門(mén),抬頭仰望,憧憬著(zhù)圍屋外的天地。那黛瓦青翠的屋檐,與那四四方方的白云藍天,構成我仰望的徜徉。

那四四方方的白云藍天,構成我仰望的徜徉。

那四四方方的白云藍天,構成我仰望的徜徉。

走在鄧家圍屋里,恍如時(shí)間出現錯覺(jué),沿著(zhù)時(shí)間隧道回到幾百年前。在這封閉的圍屋里,演繹了多少悲歡離合,愛(ài)恨情仇的人間悲喜???

門(mén)外滄桑,門(mén)內過(guò)往,一道道被精細雕刻的紋路,等待著(zhù)人們去聆聽(tīng)、去解讀。

一道道被精細雕刻的紋路,等待著(zhù)人們去聆聽(tīng)、去解讀。

那些精美的圖形,古拙的人物,透過(guò)歲月的塵埃,在手工雕飾下蘊藏了多少故事?總要人流連在逝去的時(shí)光里,凝眸駐足,細細品味……

那些精美的圖形,古拙的人物,透過(guò)歲月的塵埃,在手工雕飾下蘊藏了多少故事?
那些精美的圖形,古拙的人物,透過(guò)歲月的塵埃,在手工雕飾下蘊藏了多少故事?

望著(zhù)它們,眼前似乎浮現出了百年前建造之初,技藝嫻熟的雕刻師傅手起刀落,木屑、碎石紛紛灑落,在空氣中劃出耀眼的弧度,又經(jīng)細細打磨,便留下了一樣樣栩栩如生的雕刻,即使被歷史的車(chē)輪碾壓過(guò)也不失最初的那抹味。

每一副雕品,都是一段歷史,一種情趣,一種人文情懷。雕欄玉徹應猶在,只是朱顏改。

每一處雕花,都有自己獨特的使命

所謂故人己去,只有雕品是永恒。每一處雕花,都有自己獨特的使命,在歲月里把故事娓娓道來(lái)。

許是歷經(jīng)數百年的歲月,雕欄不復再,僅剩著(zhù)孤獨的房梁啃噬著(zhù)古舊的往事。

雕欄玉徹應猶在,只是朱顏改。

那些青苔泛起的屋檐巷道,像是連接今日和過(guò)往的通道。借助這座完整而久遠的屋子,人們對宗族和時(shí)間的感知,得以接續到很遠很遠的從前。

那些青苔泛起的屋檐巷道,像是連接今日和過(guò)往的通道

盡管大多數人已退出這聚族而居的大宅院,開(kāi)始另一種獨門(mén)獨戶(hù)的生活,但仍有人留守,繼續守望著(zhù)祖先留下的宅院,期盼著(zhù)這些建筑瑰寶能得到更好的保護,當子孫后代相聚而來(lái),圍坐在一方天地中,還能繼續聆聽(tīng)繼續傳承他們先輩的故事。

仍有人留守,繼續守望著(zhù)祖先留下的宅院

對他們來(lái)說(shuō),圍屋已不僅僅是一個(gè)遮風(fēng)擋雨的場(chǎng)所,而是一片精神的家園、一個(gè)靈魂的象征和一種文化的代表。

圍屋不會(huì )說(shuō)話(huà),但若行走在屋內,靜靜地佇立也可以分明地感受到她的情感。喜悅便是陽(yáng)光撒進(jìn)來(lái)的那抹溫暖,哀傷便是寒風(fēng)透過(guò)縫隙的嗚嗚聲,快樂(lè )便是墻角生命的嫩綠。

這磚砌的圍屋,斑駁的墻,在訴說(shuō)著(zhù)歲月滄桑。

圍屋不表露出自己的情感,更多的時(shí)候都是沉默著(zhù)安安靜靜地以守護者的姿態(tài)保護著(zhù)這里,也只有常年生活在這里的人最能感受到她那幾多情,不曾言語(yǔ),卻滿(mǎn)含深情。

圍屋仿佛正在無(wú)可奈何地一天天老去,從露出了斑駁的本色的墻體上,能看到風(fēng)吹雨淋的歲月之痕,卻無(wú)從探究那些年久失修的故事。

歲月有痕,記憶有聲;行走有跡,攝影有情。

圍屋是一個(gè)生生不息的文化圈,如此博大精深,在它面前,我總感覺(jué)我的文字是那么蒼白無(wú)力。

時(shí)光漫漫,唯歲月不可辜負……

版權聲明

凡中國國家地理網(wǎng)刊登內容,未經(jīng)授權許可,任何媒體和個(gè)人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經(jīng)本網(wǎng)書(shū)面授權的,在使用時(shí)必須注明來(lái)源。違反上述聲明的,本網(wǎng)將追究其相關(guān)法律責任。

要評論?請先 登錄 或者 注冊 ,您也可以快捷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