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扇古老的窗

發(fā)布時(shí)間:2019年05月13日 文章出自:用戶(hù)投稿 作者: 趙艷青 

標簽: 風(fēng)土人情   風(fēng)景物語(yǔ)   社區推薦   

亞圣孟子說(shuō):“眼睛是心靈的窗戶(hù)?!惫爬蠔|方的哲理帶著(zhù)圣者的思想穿越時(shí)空延綿而來(lái)。中國窗之于建筑,如同雙眸之于人體,看得見(jiàn)萬(wàn)物,窺得見(jiàn)內心。

古臨安朱家的五福窗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鳖櫝堑难劬ふ抑?zhù)光明。情人眼里看到的東施跟西施宛若雙生花。園林花窗卻恰似米芾、趙孟頫的眼睛,凝視或回眸皆是徐徐展開(kāi)的臻美畫(huà)軸。

環(huán)秀山莊的海棠窗
怡園漏窗
一列明窗

姑蘇城內怡園分隔東西兩園是一道粉墻,六方漏窗,圖案各各不同,猶如深閨女兒門(mén)扇那一掛珠簾,俏生生,嬌滴滴的將園中秀色遮掩,又不是狠狠的遮了個(gè)嚴實(shí),“猶抱琵琶半遮面”,窗這邊的人看去,青山碧水天然,窗那邊回望,朱欄挑角悠然。誠如《紅樓夢(mèng)》中賈政說(shuō):“一進(jìn)來(lái)園中所有之景悉入目中,則有何趣?”于是,姑蘇花窗把雅趣天成吟誦至極致。

窗,本是建筑上固囿物體,偏偏中國匠人把她雕鑿成一個(gè)靈動(dòng)的生命,一個(gè)實(shí)用又裝飾的活物,只是屬于中國的古典藝術(shù)。

漏窗
聽(tīng)琴

造園始祖文震亨《長(cháng)物志》卷一寫(xiě)窗:“用木為粗格,中設細條三眼,眼方二寸,不可過(guò)大,窗下填板尺許,佛樓禪室,間用菱花及象眼者。窗忌用六,或二或三或四,隨益用之。室高,上可用橫窗一扇,下用低檻承之。俱釘明瓦,或以紙糊,不可用絳素紗及梅花蕈。冬月欲承日,制大眼風(fēng)窗,眼徑尺許,中以線(xiàn)經(jīng)其上,庶紙不為風(fēng)雪所破。其制亦雅,然僅可用之小齋丈室。漆用金漆,或朱黑二色,雕花(雕花漆)、彩漆,倶不可用?!睂?xiě)了窗戶(hù)的制式、尺寸,不可用可用的材料,字字寫(xiě)實(shí)。其后的造園大家計成,在《園冶》窗戶(hù)篇中另有一番大寫(xiě)意:透過(guò)紗窗隱見(jiàn)碧翠千峰,穿過(guò)柳欞窺見(jiàn)綠水青山,修長(cháng)的竹葉起舞弄影,疑聞笙篁曲調隔水傳來(lái),偉岸奇石傲迎賓客,美妙的佳境通過(guò)窗戶(hù)盡數被戶(hù)牗收藏,單看文字已是美艷不可方物。

綠蔭窗

中國傳統窗戶(hù)的構造十二分的考究,有板欞窗、隔扇窗、隔斷窗、支摘窗、遮羞窗等等諸多種類(lèi)。窗欞上雕刻著(zhù)線(xiàn)槽跟花紋,窗欞的形狀有壽桃葫蘆形、天圓地方形、扇子寶瓶形、石榴蝙蝠形,還有諸多用料之講究,諸多的部位名稱(chēng)復雜至非專(zhuān)業(yè)人士不能列舉。窗子的功能不僅是采光通風(fēng),也是窗外風(fēng)物的畫(huà)框,那畫(huà)框隨著(zhù)日出日落變化,四季輪回畫(huà)卷迥然。同理適用于園林漏窗,簡(jiǎn)單的或方或圓或菱形或瓶狀的窗,把景色框進(jìn)去又呈出來(lái),無(wú)需電力的滾動(dòng)大屏幕。

楓下窗
蕉窗聽(tīng)雨

蘇州幽巷深處的耦園更深處蕉窗下,園主伉儷留下多少動(dòng)人的愛(ài)情故事,書(shū)寫(xiě)了多少旖旎詩(shī)篇,又把多少繾綣身影印刻與窗欞深處。華葉青瓦檐下,雨打芭蕉聲里,夙夜秉燭的一雙身影,或依偎重疊、或執手抵額、或各執一卷。那扇印著(zhù)身姿燈影的窗欞,綿綿溫馨深情破紙逸出,只一眼就瞥見(jiàn)姑蘇千載的雅致風(fēng)韻。

良戶(hù)村玉虛觀(guān)直欞窗

山西省高平市,在城西十幾公里處有座不大不小村落,良戶(hù)村。村內玉虛觀(guān)的窗戶(hù)為古樸直棱式,只在木窗邊裝飾鋸齒紋木片,竹節狀木飾嵌壓于簡(jiǎn)單明了中蘊含深意,更從細節處考證出其歷史古遠。而最早出現圖案的窗欞實(shí)物應是秦始皇兵馬坑內的銅車(chē)馬上的斜網(wǎng)格紋圖案的窗欞。窗欞,歷史上其式樣曾以直欞窗或破子欞窗為主,后經(jīng)過(guò)長(cháng)期的發(fā)展,形成了多種紋樣的圖案。

滇南司馬府

滇南紅河州,不為人知的團山古村中司馬第府,紅漆鎏金木窗包含了人物、花卉、文字、祥云、瑞獸、飛鳥(niǎo)、香盒、盧瓶、果實(shí)、昆蟲(chóng)、幾何圖形,卻毫無(wú)雜亂無(wú)章的感覺(jué),每個(gè)圖案都應該出現,又恰恰在最合適的位置。日影高懸,香閨連珠帳依偎的一雙人看著(zhù)雕花窗扇圖,在翩翩舞蹈、在相對談笑、在刀來(lái)劍往,聲聲說(shuō)著(zhù)神話(huà)里仙果仙人、戲曲里才子佳人、傳說(shuō)里英雄美人的故事章回。

花窗圖案豐富多樣,有荷花、梅花、葵花、海棠、樹(shù)葉及花邊、花結等植物圖案;有臥蠶、龜背錦、蝴蝶及魚(yú)鱗等圖案;有萬(wàn)字、亞字、回字、井字十字工字等;有轱轆線(xiàn)、冰裂紋、繩紋等圖案;有各種幾何圖案八角、六角、三角、四方、套方、半圓、鏡園、橢圓、套環(huán)、方勝、瓶型、直欞、破子直欞、書(shū)條川、青條川、整紋川、一碼三箭、菱形、方格、斜紋、毯紋、風(fēng)車(chē)紋、插角亂紋、軟腳紋、步步錦、燈籠錦、回云紋、如意紋,包羅萬(wàn)象,講究的是螺螄殼里做道場(chǎng)功夫,表述的是楚辭、詩(shī)經(jīng)般雅韻雅調。

窗神
徽州四水歸堂

古徽州地少人多,發(fā)達了的徽商們均守著(zhù)村規俗約,府宅建筑不占廣地,于是那門(mén)樓、門(mén)扇、門(mén)窗被一雙又一雙匠人的手摩挲至臻美。門(mén)神秦叔寶、尉遲恭赫赫威名護家園,窗神卻溫和許多,童子相峙手持蓮荷舞蹈,寓意和和美美,子孫連綿。

盤(pán)古開(kāi)天、夸父追日、嫦娥奔月、麻姑獻壽;西游水滸、封神演義、紅樓西廂、三國鼎立;龍鳳如意、敦煌飛天、鯉魚(yú)龍門(mén)、福祿壽喜;香盒盧瓶、漁樵耕讀、冰紋寒梅、山水花鳥(niǎo)。這些中華古典文化被深深地深深地鐫刻在石雕、磚雕、木雕上。

帝王將相、書(shū)生閨秀在窗扇訴說(shuō)著(zhù)功名利祿、兒女情長(cháng);佛祖神人、八仙法器在窗扇上守護著(zhù)家宅安寧、人家信仰;仙境神獸、金魚(yú)紫燕在窗扇上預兆著(zhù)祥瑞富庶、豐收有余;蓮荷牡丹、琪花瑤草在窗扇上照佛著(zhù)子嗣興旺、貴氣延綿;山巒江流、名景樓臺在窗扇上邀約著(zhù)入詩(shī)入畫(huà)、心寬舒朗。

磧口黑龍廟戲臺

呂梁山中磧口古鎮商阜繁榮,古有“九曲黃河第一鎮”之美譽(yù),是晉商發(fā)祥地之一。古鎮制高點(diǎn)黑龍廟中的戲臺是富庶繁華的標志。昨日,晉劇角兒們頻頻出現在這里,并以到此演出為榮。一年三百六十天,山西梆子日日夜夜鏗鏘,后臺的花窗呀,觀(guān)看多少出明公決斷,聽(tīng)聞多少本寒窯算糧,細嗅多少幕油彩衣香。今天,夕陽(yáng)依舊把窗格懶懶映靠蒼老的青磚墻,寂寥的戲臺有說(shuō)不出的無(wú)奈和曲散人去歲月老的蒼涼。

靜升王家
磚雕窗

晉商,縱橫中國商界五百年,史官寫(xiě)下筆墨濃重的篇章。他們留下的不只是商海傳奇,還在三晉大地上留下諸多考究富麗堅固實(shí)用的建筑。靜升王家,由官經(jīng)商,由商入仕,商而優(yōu)則仕的代表,粗獷的山西窯洞房冬暖夏涼,門(mén)窗相連氣派精美,大朵大朵四季不敗的花兒開(kāi)在窗戶(hù)上。磚雕在山西的風(fēng)沙中更比木雕皮實(shí),于是亭臺山川人物花草一股腦的在磚雕漏窗上薈萃。臨汾師家溝,花窗默默伴著(zhù)階前一年又一年綠草依依。平遙古城南大街,中國古代華爾街,匯通天下成就銀行業(yè)先河,二十家票號比肩,樣貌頗似的窗,扇扇閃著(zhù)銀子光。

白族美人窗
納樓長(cháng)官司署梅花窗
滇南錫礦主家
傣族金水窗
江南水鄉連廊上開(kāi)天窗
分割宅園的漏窗
臨滄大山深處佤族翁丁寨天窗
重慶洪安商戶(hù)收售兩用窗
青木川魏家閨窗
黔地天龍學(xué)堂小窗

大理白族巨賈府宅美人窗,傾聽(tīng)著(zhù)風(fēng)花雪月,凝視著(zhù)光影疊疊,與喜洲商幫共歲月。大西南彝族納樓長(cháng)官司署,梅花窗的蛛網(wǎng)可已結了百年,伴著(zhù)統領(lǐng)邊陲人民的彝族長(cháng)官,保家衛國維穩邊疆。紅河州臨安府,深深小巷內的灶君寺,陽(yáng)光成束一握握的照進(jìn)大殿內,可是聽(tīng)了太久太久的洞經(jīng)奏唱;石屏云錫礦主們,寂寂山鄉建豪宅,平樸無(wú)華幾何窗,卻是木匠師傅的師傅手筆,角度轉換圖形變化,不用釘子不用膠,榫頭接著(zhù)榫頭,榫頭們還頑皮的集體躲貓貓,定睛良久方可窺見(jiàn)一絲絲真顏。世界品質(zhì)最好的云錫,讓滇南人家大發(fā)特發(fā)其財,發(fā)了財的礦主們,沒(méi)有窮奢極欲揮霍財富,他們修建民營(yíng)鐵路,修建公共設施,修建家祠宗廟,修建敬仰讀書(shū)做學(xué)問(wèn)的家宅,門(mén)窗鋪墁飽含文化內涵。

中緬邊境孟連,南傳上部座佛寺的金水漏印窗,金花燦爛閃亮耀眼。滇西劍川沙溪白族的老人家,端坐于老門(mén)老窗老宅院內,仿佛是穿越時(shí)光隧道從百年前的茶馬古道而來(lái),老人的婆婆就是老鎮唯一馬幫女首領(lǐng),曾飲毛茹血披荊斬棘創(chuàng )下偌大基業(yè)。桂林山水甲天下,下巖村人家多長(cháng)壽,老屋前耄耋夫妻心身健朗,守著(zhù)父輩留下來(lái)窄窄小窗的百年老屋。江南水鄉黎里古鎮,河邊商家連廊不見(jiàn)頭尾,下雨不濕鞋、天晴不曝曬,騎樓長(cháng)廊不見(jiàn)光,匠人們開(kāi)了天窗,采光遮雨兩全法。同里水鎮退思園,園宅分割長(cháng)廊漏窗石鼓紋飾“清風(fēng)明月不用一錢(qián)買(mǎi)?!闭菓四蔷錈o(wú)漏窗不園林之說(shuō)。大山皺褶里的佤族大寨,樹(shù)枝支撐起天窗,影子深深依偎在茅草里,期盼木鼓聲聲勇士歸。

湘西重慶一衣帶水,古商街上的店鋪商戶(hù)窗,收山貨售洋貨,窗臺即是柜臺。八百里秦川之西襟連三省有古鎮—青木川,魏氏宅院里的狹小方正的閨窗后,房主眾多姨太太們偷窺了多少達官貴人文人教師。定格了明朝初年光陰的貴州屯堡文化,學(xué)堂的窗子又小又高,設計者建造者初衷應該出于“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圣賢書(shū)?!钡乃枷?,又在墻角種植數棵梅樹(shù),枝葉探到窗口,花開(kāi)時(shí)暗香浮動(dòng),似無(wú)言叮嚀學(xué)子:“梅花香自苦寒來(lái)?!?/p>

名篇《醉古堂劍掃》最終更名為《小窗幽記》,用更為溫文爾雅的聲調注釋儒釋道智慧精粹。試問(wèn)世間有多少人究其一生,在尋覓陳繼儒、陸紹珩的凈幾明窗,奢望在一軸畫(huà),一囊琴,一只鶴,一甌茶,一爐香,一部法帖里終老。     

那扇古老的窗,依然徘徊在亙古歲月的深處,守著(zhù)自己的方寸,安詳的述說(shuō)著(zhù)遺韻此刻和明朝。

把我的作品拿出來(lái)給大家點(diǎn)評,請點(diǎn)這里投稿

選擇點(diǎn)評項

  • 讀后感言
  • 可圈可點(diǎn)
  • 提升空間
  • 背景知識
  • 有點(diǎn)爭議
讀后感言
收起
可圈可點(diǎn)
收起
提升空間
收起
知識背景
收起
有點(diǎn)爭議
收起
全部評論(0)
熱度
時(shí)間
加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