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史古鎮


發(fā)布時(shí)間:2019年07月16日 文章出自:用戶(hù)投稿 作者: 趙艷青 

標簽: 風(fēng)土人情   社區推薦   

魯史古鎮,沒(méi)有驚艷的景色,甚至已是殘破老舊,但凹陷馬蹄窩中,光滑的碎塊石上,將要倒塌的民居里,藏著(zhù)厚重的歷史還有秘密。魯史古鎮是云南西部茶馬古道第一鎮,也是中國最神秘的三大古鎮之一。

魯史古鎮

自建鎮經(jīng)七百載四季輪回的魯史老鎮,古時(shí)是滇南通往巍山、下關(guān)、昆明,北上麗江、西藏,直達印度,南進(jìn)鳳慶、鎮康,再西出緬甸的重要驛站。獨行俠徐霞客來(lái)到魯史時(shí),曾感嘆于邊陲僻野的魯史富裕繁華。數百年來(lái),不知多少馬幫來(lái)來(lái)往往在此打尖住宿、交易流連,由北到南運進(jìn)絲綢、運進(jìn)百貨、運進(jìn)中原文化,又從南到北運出茶葉、運出藥材、運出山風(fēng)野俗。堅硬如魯史路石,被如過(guò)江之卿般的馬匹硬生生踩踏出腳窩。

歷史上魯史是鳳慶通往巍山、下關(guān)、昆明直至中原的重要交通樞紐和驛站。鳳慶縣城和魯史鎮都坐落在茶馬古道向東南亞延伸的要沖上,又是蜚聲中外的“茶葉之鄉”?,F在魯史鎮的金雞村還遺留有百株連片的野生古茶樹(shù)。

斗轉星移,隨著(zhù)茶馬古道沒(méi)落,魯史古鎮昔日如繁花般凋謝了。古鎮日日沒(méi)落著(zhù),即使茶馬古道魯史段貴為國家文物保護單位,即使抗戰時(shí)期茶馬古道從魯史過(guò)是國際救援中國的一條重要生命線(xiàn),名氣豐功中的魯史還在繼續萎靡著(zhù)。

青石故道,把古鎮一分為二。昔日的交通要道,貨棧林立的樓梯街路石縫倔強的青草葳蕤,鋪路的條石、塊石在人馬的踏磨下泛出柔亮包漿。上坡處的鋪路石頭,被負重的馬兒鐵蹄踏出沉重的凹痕,圓窩里積著(zhù)雨水,像一面圓鏡子,藍天白云盡在鏡面,而鏡子里面藏著(zhù)深深的深深的歷史。

老街老人

街道兩旁有店鋪人家。泥土墻已經(jīng)沒(méi)了外皮,方形土塊寫(xiě)滿(mǎn)風(fēng)霜煙塵,照壁上還殘留著(zhù)像蝴蝶展翅一樣福字,墻頭跟屋瓦間的細草枯黃,等待著(zhù)春天的消息。幾間殘破的門(mén)樓后房屋倒塌,往事已成瓦礫,再也揀拾不起來(lái)了。更多的民居商鋪,在歲月中幸存下來(lái)。粗糙的木排門(mén)店鋪后是店家豪氣的內宅,眾多人家以駱家的“俊昌號”茶莊為最,宅店皆為魯史首屈一指精美。駱英才是魯史第一個(gè)人工種茶的人,長(cháng)期從事茶葉貿易。富麗的大院內,現在依然住著(zhù)洛家人。

民宅建筑主要有北方四合院和江浙三合院式樣,泥瓦封火墻。門(mén)樓、墻壁、檐下繪有壁畫(huà)、詩(shī)文、對聯(lián),考究的中國式藏風(fēng)聚氣采暖,抵御滇西冬日的冷冽。石板瓦跟燒制瓦一同在屋頂遮擋風(fēng)雨。地處茶馬古道要道上的小鎮,歷史悠久,南來(lái)北往的人到此定居經(jīng)商,民居建制就表述出各處特色的鄉思,其中大理白族民居在古鎮出現頻率頗高,那是大理商人貿易時(shí)附贈給魯史的禮物。

今日古鎮寂寥,老農孩童閑坐奔跑,卻極少有青壯年出現,偶然與我擦肩而過(guò)的年輕女子,背包寫(xiě)著(zhù)精準扶貧的字樣,想來(lái)是政府工作人員?,F在的魯史是貧困地區,早已不復明清時(shí)的優(yōu)裕,由于魯史人的堅持,鎮子保留著(zhù)原始古樸陳香。

我恭敬的行走,恭敬的駐足,恭敬的拍攝,恭敬的聆聽(tīng),于是靜謐的古道有了繁雜聲息,遠遠地铓鑼一聲,跟前是馬蹄踏石路、馬玲兒玎珰響,催促馬匹的吆喝聲、馬幫漢子們戲謔聲,門(mén)板拆卸聲、店家的迎客聲,熱油熗鍋聲、添茶斟酒聲,還有一縷脂粉香味的寒暄聲。聲浪裹挾著(zhù)我在昨日的河流踉蹌,長(cháng)河中章回片段迎面撞來(lái),有“鳳山春尖”,那失傳已久的頂級滇茶,蘊涵著(zhù)深邃茗香;有眉開(kāi)眼笑的店鋪掌柜跟靦腆小伙計招呼馬幫商人;有茶馬古道客跟妖嬈的風(fēng)塵女子眼波傳情;有馬匹負重上坡時(shí)口鼻縈繞的白霧;有入暮時(shí)分馬蹄旁火星四濺;有起屋造舍后鞭炮齊鳴;有娶妻生子后四鄰八舍恭賀的笑臉。

過(guò)光陰

中央財政支持的傳統村落魯史,是滇西保存較為完好、規模較大的古建筑群之一。正在保護性的恢復著(zhù)村內古建筑。四方街古戲臺前廣場(chǎng)堆滿(mǎn)了建筑材料,一旁阿魯司巡檢司修繕已畢。這里是古鎮的中心,也是邑人集會(huì )地,昔日各族人在此交易商貨,是滇西極有名氣的熱鬧場(chǎng)所。三街七巷向周邊輻射延伸開(kāi),巷中散落著(zhù)大宅朱戶(hù),在下一個(gè)轉角處沒(méi)有遇到愛(ài),卻會(huì )遇到一個(gè)又一個(gè)大宅門(mén),有的面目全非,許多人家合住一院不免雞飛貓竄狗打架;有的卻依然雅致齊整,門(mén)口傲嬌的大黃皮毛錚亮。

魯史古鎮最大最氣派的的建筑是云大書(shū)院,書(shū)院建在茶馬古道入魯史鎮接點(diǎn)上。一株獨木成林的菩提樹(shù)濃蔭一地,一方地涌清泉常年不枯,想來(lái)馬幫隊,到了此處人馬皆是重重的喘了一口粗氣:“可以歇歇腳了?!逼刑針?shù),古鎮的風(fēng)水樹(shù),盤(pán)根錯節裸露地表像是老者手臂上的青筋,根根說(shuō)著(zhù)忍韌。古泉,供奉龍王的神龕上晨時(shí)敬獻香火青煙繚繞,兩只護泉石雕神獸在雨霜的侵蝕下棱角消失,卻依然威風(fēng)凜凜。

云大書(shū)院

云大書(shū)院飛檐挑角高大華美,只是建在古鎮有些尷尬,與古鎮古樸至拙的格調甚不和諧,不知道當初建筑時(shí)出于什么目的。書(shū)院藏書(shū)樓上可以俯瞰古鎮全貌,古鎮建于一面緩坡上,雅重的黛瓦黃土墻中繞鎮小路似原白色帶子扎系著(zhù)如煙往事。

魯史是神秘的,唯物者認為魯史神秘是由于此處地理位置偏僻,交通不便,隨著(zhù)茶馬古道沒(méi)落,馬幫消失后,這里再一次成為相對封閉的空間,外人對未知地域心存不解賦予其各種傳言,但這只是一個(gè)小小的因素。神秘魯史在歷史的颶風(fēng)勁吹下還是露出了一角冰山,古鎮無(wú)論繁榮熙攘還是金粉落地從古至今官吏輩出,雖未至封疆公卿,卻也不乏高位大員。

讀書(shū)科考出仕,古往今來(lái)是多少世人畢生追求;詩(shī)禮簪纓之家,又是多少人家世代夢(mèng)想。在寂寂小鎮魯史,科考出仕幾乎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這現象在清代達到了高潮,沒(méi)有準確的統計數字,但是鎮上人家不論書(shū)香富商或柴門(mén)農戶(hù),家家都有秀才舉子的身影憧憧,甚至一門(mén)多人已不甚稀罕。時(shí)光機旋轉到了現在,魯史古鎮子弟供職于政府部門(mén)、金融業(yè)等行業(yè),其中的佼佼者和身居要職者頗有數量,臨滄地級市、鳳慶縣的基層領(lǐng)導更比比皆出于魯史,十戶(hù)人家到有九戶(hù)家中有國家公職人員。

愛(ài)因斯坦說(shuō):“科學(xué)的盡頭是神學(xué)?!濒斒返倪@種神秘現象,與古鎮重文好學(xué)風(fēng)氣有關(guān),也與寶地風(fēng)水有關(guān)!

版權聲明

凡中國國家地理網(wǎng)刊登內容,未經(jīng)授權許可,任何媒體和個(gè)人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經(jīng)本網(wǎng)書(shū)面授權的,在使用時(shí)必須注明來(lái)源。違反上述聲明的,本網(wǎng)將追究其相關(guān)法律責任。

要評論?請先 登錄 或者 注冊 ,您也可以快捷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