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第一條民營(yíng)鐵路——個(gè)碧石鐵路


發(fā)布時(shí)間:2020年01月06日 文章出自:用戶(hù)投稿 作者: 趙艷青 

標簽: 世事雜談   文化苦旅   社區推薦   

她是全國軌距最窄的鐵路;她是全國筑路時(shí)間最長(cháng)的鐵路;她是效益最顯著(zhù)的鐵路;她是百年個(gè)碧石鐵路!

個(gè)碧石鐵路是中國最早修筑的鐵路之一,是中國唯一一條民營(yíng)鐵路,也是中國唯一一條軌距六十厘米的鐵路。

通車(chē)紀念

話(huà)說(shuō)一九零三年,浪漫的法國人帶著(zhù)不浪漫的熱兵器,氣勢洶洶而來(lái),修建了滇越鐵路。鐵路建成后,法國人得意洋洋的把中國古董、黃金白銀運回法國,更把有著(zhù)“質(zhì)量世界第一,數量世界第二”霸氣名頭的個(gè)舊云錫,一車(chē)皮一車(chē)皮的運走。嘩嘩不斷外流的云錫終于讓刨了兩千年錫礦的滇南富裕鄉紳們急了眼。他們大多是因錫礦發(fā)家而富甲一方的主兒。于是石屏、建水、個(gè)舊、蒙自的錫礦主們一合計,幾個(gè)人自建鐵路,不能繼續讓那法國欺負到家門(mén)口來(lái)。在屢次上書(shū)云南省政府要求自建鐵路未果后,終于等來(lái)了云南都督蔡鍔不公開(kāi)的大力支持。

編號
個(gè)碧臨屏鐵路公司總部

現名個(gè)碧石鐵路原名個(gè)碧臨屏鐵路。因筑路工程師為法國人尼復禮士,所以沿線(xiàn)車(chē)站樣貌均帶有濃濃的法國味道。軌距為寸軌是為了節省工程造價(jià),也有政治主權因素,還有客觀(guān)地形因素和運輸效應等。

個(gè)碧石鐵路建成后,隨著(zhù)全國最小的列車(chē)嗚鳴,一改舊日云錫出口需馬幫馱到邊境的方式,現在通過(guò)自家鐵路運至碧色寨車(chē)站后轉入滇越鐵路,抵達越南海防港,由原來(lái)十幾天的路程縮短成了幾天,大大降低了成本,這可把個(gè)舊所有錫老板樂(lè )開(kāi)了花,窄窄的鋼軌還把礦老板們聽(tīng)說(shuō)沒(méi)見(jiàn)過(guò)的機械帶了進(jìn)來(lái),此刻采礦的機械不惟云南生產(chǎn)不出來(lái),整個(gè)大清國也沒(méi)有此等能力,而發(fā)達國家已經(jīng)批量生產(chǎn)了,大型機械從香港進(jìn)口來(lái),沿鐵路入礦場(chǎng)。而個(gè)舊擁有世界最純品質(zhì)的大錫,沿此路線(xiàn)到達香港。大大小小的礦場(chǎng)或錦上添花或扭虧為盈,更從此再也沒(méi)有虧損過(guò)。

個(gè)舊站孑遺的寸軌水鶴
最小的火車(chē)

個(gè)碧臨屏鐵路公司建于個(gè)舊市,個(gè)碧石鐵路的起點(diǎn)個(gè)舊站與公司一步之遙??上€(gè)舊站目下只剩下幾間站房,站房上紅色個(gè)舊站的字跡提醒著(zhù)人們這里曾經(jīng)紅紅火火。站臺已了無(wú)蹤跡,孑遺的一段寸軌、水鶴、號燈存放在法國樓的院內。個(gè)碧臨屏鐵路公司現又名法國樓餐廳,百年前的樓房美觀(guān)堅固,鋪墁地板顏色鮮亮無(wú)損。

雞街站淹沒(méi)在荒草中的鐵軌
雞街站整齊的工字鋼

雞街站在個(gè)碧石鐵路線(xiàn)上有著(zhù)重要的地位,她是個(gè)碧石鐵路中心樞紐站。條條鐵軌述說(shuō)著(zhù)這里曾經(jīng)的機車(chē)轟鳴汽笛高唱。無(wú)數條鋼軌伸向遠方,尚且保留著(zhù)一段寸軌,站房、庫房、修理車(chē)間保存尚好,工字鋼軌碼放整齊仿佛在等待被啟用,藍天白云下高大龍門(mén)吊靜默佇立在雜草中。

麻栗樹(shù)乘降所

雞建段七個(gè)車(chē)站,麻栗樹(shù)乘降所位置在山溝深處。站房上名字清晰,站牌上已經(jīng)看不到字跡了。站房門(mén)被磚石封砌,水泥站臺旁的木瓜成熟后悄悄落下。

鄉會(huì )橋站
鄉會(huì )橋

建石段鄉會(huì )橋站房整個(gè)鐵路最為漂亮且保存完好如初,她承載著(zhù)滿(mǎn)滿(mǎn)的歷史痕跡,在風(fēng)霜侵蝕后依然宛若處子。鄉會(huì )橋站位于新房村口、鄉會(huì )橋旁,沒(méi)有按取村名為站名的慣例,是新房村居住的鐵路大股東之一的黃子猷先生的意思。

鄉會(huì )橋是建水唯一的風(fēng)雨廊橋,重教崇文的古臨安有眾多學(xué)校,因學(xué)生們初小升高小的考場(chǎng)設立在橋旁而得名。新房村內不但居住著(zhù)個(gè)碧臨屏鐵路公司的大股東黃子猷先生,更有大大小小的股東若干位,百年后尚存雕花挑角的保護古民居五十三棟。鐵路建成后村里的財富鼎盛時(shí)期,華屋美宅鱗次櫛比猶勝城郭。

黃氏宗祠的照壁

現在政府富民口號之一:“要想富、先修路?!痹诎倌昵暗牡崮弦呀?jīng)實(shí)踐證實(shí)。鐵路線(xiàn)左右豪宅遍布,既借鑒了徽派的跑馬樓,又有白族的四合五天井,木雕、石雕、磚雕工匠更是來(lái)自江南,有技藝精湛的工匠們終其一生只為一戶(hù)人家工作。豪宅主人的發(fā)達大都得益于云錫,而鐵路沿線(xiàn)的村莊財富更為集中,新房村是其中之一。不僅經(jīng)濟如此,個(gè)碧石鐵路沿線(xiàn)的文明開(kāi)放程度要高于其他地區,鐵路沿線(xiàn)女性摒棄裹足陋習的時(shí)間早于其他地區十年甚至要更早一些。

劉家一兩木屑一兩金的門(mén)扇

新房村的黃氏宗祠內有一陰一陽(yáng)兩面磚照壁,面積之宏、造型之美當屬照壁中翹楚。黃氏宗祠現在由黃氏后人黃興黎在打理維護。在個(gè)碧石鐵路工作十五年的黃興黎不僅愛(ài)惜祠堂一磚一木,對鐵路也充滿(mǎn)著(zhù)深深的情感。他剛過(guò)世的母親年輕時(shí)參加筑路勞動(dòng)長(cháng)達十年,在臥床期間口不能言卻示意要到鐵路旁去。母子倆在鄉會(huì )橋車(chē)站久久看著(zhù)黃興黎三十年前在鐵路做搬運隊長(cháng)時(shí)種植的法桐,看著(zhù)樹(shù)葉從綠到葉黃,更凝望他跟其他村民合力保護下來(lái)的車(chē)站,車(chē)站曾一度瀕臨被拆毀的危險。

滇南民居式的房頂
遠方

下坡處站名由來(lái)是因為鐵路與村莊一河之隔,取村名為乘降所名。下坡處自然村隸屬云南省紅河州建水縣西莊鎮團山村。鐵路已經(jīng)停運了,枕木間長(cháng)滿(mǎn)茂茂荒草,開(kāi)滿(mǎn)紫色白色的小花,黃色黑色的蝴蝶飛來(lái)又飛去,村民們擔著(zhù)玉米穿過(guò)鐵軌,樹(shù)上的松鼠萌萌肥肥的竄上又竄下,林中鳥(niǎo)兒歡脫著(zhù)歌唱。

站房四層西式建筑,屋頂卻是滇南民居式,圍著(zhù)很江南的花磚墻。長(cháng)長(cháng)的站臺,百年前的水泥經(jīng)雨霜后暮色沉沉,青綠苔蘚悄悄蔓延著(zhù)。

下坡處村民

村里老人說(shuō),百年前個(gè)碧石鐵路筑路期間由法國人擔任技術(shù)跟管理工作,但鐵路建成后技術(shù)維修、管理人員大部分由國人擔任,現在尚且有建在者。

站房封存,那些奮斗財富的故事被深鎖長(cháng)埋。鐵軌寂寥, 那些承擔負重已隨歲月風(fēng)雨流逝。我撫摸這條窄窄的動(dòng)脈感受那流動(dòng)的激情,感受那逐漸消失的澎湃。

神童詩(shī)
檐下

鐵路緊鄰下坡處村,村人早已經(jīng)把站臺、鐵路當成他們村子的一部分。每天每天,下田勞作,出村回家要無(wú)數次越過(guò)鐵路。小村有著(zhù)為數不少的老宅院。雖說(shuō)是當年老人們思想開(kāi)化,但建筑是中規中矩的典型的滇南民居建筑風(fēng)格,百年老屋,有頹祀坍塌,也有光彩明艷。村莊古樸,邑人友善,巷子深深,外人可以隨意進(jìn)入老宅拍攝欣賞,倘若發(fā)自?xún)刃牡臒釔?ài)古舊,那房主人會(huì )把家里得意的地界指點(diǎn)給你看,并詳細注解。老房子過(guò)了百歲,外墻皮大多剝落,露出了砌墻的土黃色泥塊,屋頂覆青瓦,外觀(guān)破舊至寒酸。待進(jìn)入其中后,卻是別有洞天。檐下掛落上金鳳、金牡丹、金色的奔馬華美耀眼。

下坡處的古宅大多是合院式俗稱(chēng)為“一顆印”建制。一般正房有三間,左右各有兩間耳房,前面臨街一面是倒座,中間為住宅大門(mén)。四周房屋都是兩層,天井圍在中央,住宅外面都用高墻,很少開(kāi)窗,整個(gè)外觀(guān)方方整整,如同一枚印章,這印章穩穩地印在了滇南土地上。

村中大戶(hù)熊家的木雕門(mén)窗隔板精致無(wú)儔,美妙的浮雕、透雕更遍布于房屋的梁檁枋拱、雀替欄楣,處處透露原主人曾經(jīng)的財力不凡,書(shū)畫(huà)彩繪筆鋒勁朗,簡(jiǎn)煉活潑,書(shū)香味兒散淡的逸出與院中溫馨的家常交融?!吧傩№毲趯W(xué),文章可立身; 滿(mǎn)朝朱紫貴,盡是讀書(shū)人?!蓖翡ǖ摹渡裢?shī)》,雖已在檐下蒙塵,蛛網(wǎng)后熊氏祖先對后輩的勉勵要求依舊熠熠生輝。

石屏站

個(gè)碧石鐵路的分路終點(diǎn)站據官方記錄為石屏站。但實(shí)際石屏站到寶秀又延展了一段。提及個(gè)碧臨屏鐵路,一定會(huì )要提及陳鶴亭,他是修筑個(gè)碧石鐵路的功臣元勛,石屏寶秀人。陳鶴亭從筑路伊始連任或兼任個(gè)碧石鐵路總理,不畏強權為民族爭權益,強硬的不讓法國滇越鐵路公司染指個(gè)碧石鐵路,著(zhù)力培養任用中國本土工程技術(shù)人員、管理人員。這段鐵路修建至他的家鄉大有向他致敬之意。陳鶴亭壯年病逝,令人唏噓,只是冥冥中早有安排,其子子承父業(yè)稍后接掌個(gè)碧石鐵路,是為最后一任總經(jīng)理,其后鐵路收歸國有。

寶秀站

現在寶秀站臺種植著(zhù)果樹(shù),家禽歡脫飛跑。昔日此站可是最為花木扶疏,整潔明凈,員工們隨時(shí)恭候陳鶴亭總理往返。

個(gè)碧石鐵路各站的地點(diǎn)有地理、運輸、氣候等綜合因素設計,也有著(zhù)股東們乘車(chē)方便考量,現在新房村的村民們還在津津樂(lè )道當年列車(chē)行至鄉會(huì )橋站,列車(chē)員跑進(jìn)村子問(wèn)詢(xún)黃子猷先生需不需要乘車(chē)的典故。

滇南邊陲地區早于內地魚(yú)米之鄉接受了西方文明,但農耕民族安土重遷的特性使然,坐擁龐大財富的滇南鄉紳們在家鄉修建豪華私宅、架橋鋪路、設廟立學(xué)、整修公共設施,一時(shí)間鐵路沿線(xiàn)煙雨富貴、軟紅十丈。

豪華行李車(chē)

這列慢吞吞的寸軌火車(chē),每小時(shí)時(shí)速只有十幾公里,一副不急不慌邁著(zhù)四方步的老學(xué)究模樣,卻給滇南甚至整個(gè)云南帶來(lái)了巨大利益。云南十八怪之:火車(chē)沒(méi)有汽車(chē)快,說(shuō)的就是寸軌火車(chē)的龜速?;疖?chē)速度慢不代表財富來(lái)得慢,百年滄海桑田風(fēng)雨巨變,沿路依然留下大量可以窺見(jiàn)當年財富、文明的事務(wù),滇南人家至今仍以個(gè)碧石鐵路為榮為傲。

版權聲明

凡中國國家地理網(wǎng)刊登內容,未經(jīng)授權許可,任何媒體和個(gè)人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經(jīng)本網(wǎng)書(shū)面授權的,在使用時(shí)必須注明來(lái)源。違反上述聲明的,本網(wǎng)將追究其相關(guān)法律責任。

要評論?請先 登錄 或者 注冊 ,您也可以快捷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