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鹽與諾鄧村


發(fā)布時(shí)間:2021年04月07日 文章出自:用戶(hù)投稿 作者: 趙艷青 

標簽: 風(fēng)土人情   

井鹽,食鹽的一種。諾鄧村,又名諾鄧井。井鹽,從鹽井汲取鹽鹵,設灶煎制而成。 2018年歲末,央視《國家寶藏》節目隆重介紹了館藏于四川博物院從未長(cháng)期公開(kāi)展出過(guò)的“國寶”—東漢制鹽畫(huà)像磚。中國是最早使用井鹽的國家,成都揚子山一號墓出土的漢代《鹽場(chǎng)畫(huà)像磚》,反映了東漢時(shí)期人們已經(jīng)用天然氣煮井鹽場(chǎng)景。

諾鄧村

諾鄧古村深藏于云南省大理州云龍縣城北的大山中,是有著(zhù)上千年厚重過(guò)往的白族村寨,村莊因鹽業(yè)而生,因鹽業(yè)而興,長(cháng)期煮鹽販鹽,曾一度是滇西地區的經(jīng)濟重鎮。

西漢至南北朝時(shí)期,云龍已經(jīng)設縣,設置縣的原因是這里產(chǎn)鹽。云龍縣自那時(shí)起以出產(chǎn)優(yōu)質(zhì)井鹽名聞天下。在諸多鹽井中,質(zhì)量最優(yōu)最出名的是“諾鄧井”。昔日藏族和回族的馬幫、牛幫在村內設有常駐之地,至今遺跡尚存。

云龍縣歷史一直與鹽業(yè)發(fā)展密切相關(guān),這里的文化主要建立在鹽的經(jīng)濟基礎之上,目前云龍縣的遺產(chǎn)無(wú)一不與鹽業(yè)興衰有關(guān)。在明嘉靖和清康熙時(shí)期,云龍縣的鹽稅基本占據大理府賦稅的80%以上,因為自漢時(shí)起這里就有5個(gè)鹽井,聚集了大量的移民擁入五井地區。諾鄧井作為五井之一,經(jīng)濟急速發(fā)展,很快出挑成井鹽行業(yè)的龍頭老大,玉皇閣道教建筑群從一側角度為此做了注釋。玉皇閣被譽(yù)為“五云首山”,云龍五井之首的地位一直高懸山門(mén)之上。

井鹽,一度使這個(gè)小山村商賈云集,百業(yè)昌盛。一條依山而建的街道有三四十家店鋪,每月都有“趕街天”四整日。小山村因鹽輝煌了好幾個(gè)世紀,留下了寺廟、會(huì )館、祠堂、府第、民居,尚有元代建筑一處,明清兩代建筑約百處,還有民國年間建筑。只應出現在人口聚居密度達到州府等級的文廟佇立諾鄧村的后山,大成殿中布衣孔夫子默默注視著(zhù)村莊,聽(tīng)著(zhù)一墻之隔的小學(xué)里孩子們的讀書(shū)聲、笑鬧聲。與文廟比肩的是武廟,供奉著(zhù)武圣關(guān)羽。

老屋大院

諾鄧村見(jiàn)于史籍至少有千年歷史,云南最早的史書(shū)《蠻書(shū)》中已經(jīng)出現了諾鄧的字樣,無(wú)文史可考的歷史只怕還要更長(cháng)久一些,歷經(jīng)唐、宋、元、明、清幾代王朝更迭,諾鄧村名從未變更過(guò),鹽,也與這個(gè)村寨糾葛交疊許久。

高閣穹頂

古鹽井旁有茶鹽故道的遺痕,三五百家戶(hù)舍階梯狀于一面山坡漸次向上,層層疊疊,錯落有致。村子中間蹬道是主路,三五不時(shí)的有馬兒經(jīng)過(guò),叮當的馬鈴兒在深山老村里響著(zhù)山中鈴響馬幫來(lái)的回音。兩株艷麗三角梅在土紅色房屋間耀眼的長(cháng)著(zhù),雞鳴犬吠的喧鬧里了無(wú)人聲,悠悠胡同升起了寂寂的柴煙。玉皇閣高聳入青云,閣內的樓梯和裝飾已然化為歲月的齏粉。古寺四周參天的古黃連木,800歲高齡依然郁郁蔥蔥。

石質(zhì)大夫第門(mén)樓

諾鄧村,不僅出鹽,還出人才。大青樹(shù)下石雕門(mén)楣大書(shū)大夫第,人家不多的小村落舉人秀才輩出。最為文采卓然的是舉人黃桂,享有滇中儒杰的尊稱(chēng),其“文章為天下士者知”。鹽,造就了諾鄧,諾鄧因鹽,一時(shí)富甲流芳,也因鹽而漸漸垂暮,但慶幸的是,正因為鹽業(yè)經(jīng)濟的衰落使得諾鄧幸免于現代工業(yè)文明世界的影響,從而能夠至今保留許多傳統的文化,以及極富特色的建筑群。村舍四面環(huán)山,依山而建,房屋高低錯落,層疊有序,勞動(dòng)人民用生活中的智慧創(chuàng )造出動(dòng)人的節奏與韻律,房舍布局色彩配搭宛若一首歌、一幅畫(huà)、一篇詩(shī)文。

不知何年何月的老鹽井,已然產(chǎn)鹽,村里邑人用這鹽腌制火腿,諾鄧火腿的名氣現在要大于諾鄧鹽好多。孤單的鹽井不遠處剛建起一棟仿古建筑,井鹽文化博物館。對于博物館的建立,村人跟以前來(lái)過(guò)的旅者意見(jiàn)統一認為太煞風(fēng)景。博物館建在鹽井原址上,整齊簇新沒(méi)有屬于歲月的深邃。路遇的老者不滿(mǎn)的說(shuō):“這里以前是鹽井跟煮鹽的大鍋,鹽井多少年我們也說(shuō)不清,生產(chǎn)隊的時(shí)候壘灶煮鹽,大煙囪日夜冒煙,灶壘得好!離煙囪最遠的灶頭火勢一點(diǎn)不比前面的差。一下子就給拆了,蓋上新房子,里面放些圖片就算保護歷史了?政府不知道咋想的?”聞聲而來(lái)的背包客隨聲附和,言說(shuō)前幾年來(lái)的時(shí)候還是原始的樣子,鹽井鍋灶雖古舊卻滿(mǎn)是歷史的溫度,現在建成博物館太程式化了。老者越發(fā)憤憤的:“聽(tīng)說(shuō)還要搞上幾個(gè)銅人趕馬背鹽雕塑,太假太假!有錢(qián)沒(méi)地方花了。這是住家煙火的村子,不是景區?!?/p>

相較于思維敏捷言語(yǔ)爽利的老者,諾鄧村的邑人中的一部分抵觸旅者游人的到來(lái),頗有些黑面白眼傷言扎語(yǔ),這在以往行走中沒(méi)有遇見(jiàn)過(guò)。距諾鄧不遠的另一個(gè)白族村莊和平村的村民卻非常喜歡旅行者,熱情邀請我們進(jìn)入村中家里。

和平村是云龍井鹽“五井”之一天耳井所在地,尚保留古樸民風(fēng),建筑風(fēng)格及生活方式和歷史習慣?!吧讲桓叩忝?,河不深但源遠流長(cháng),地不廣但谷物齊全,民居不豪華但別具民族格調,人口不多但不乏名人”。這是和平村民對鄉村的高度概括。村落民居建筑仍是明清至民國時(shí)期建好的,完整地保留了明清時(shí)期的村容村貌,依山就勢,逐次造舍,層層而上,如同諾鄧村一樣也是階梯式建筑群,具有較高的歷史價(jià)值和科學(xué)價(jià)值?!懊窬硬缓廊A”只是邑人的自謙詞,高門(mén)聯(lián)戶(hù),飛檐挑角,木格花窗,四水歸堂的一方方天井里巨大的鋪地青石淡淡泄露著(zhù)曾經(jīng)的富庶優(yōu)裕。

在村內偶遇李姓先生,他一路帶領(lǐng)我們追尋著(zhù)過(guò)往的孑遺。和平村老年活動(dòng)中心墻邊有兩方石碑,楊潤蘭先生之德化碑和李秋農先生之德教碑,碑體殘缺字跡完好。記載了李秋農先生保護鄉民奮勇殺盜匪,既是英雄又為賢者的歷史,而我們的向導就是李秋農先生的后人,李氏兄弟的房屋并肩而立、前后五進(jìn)院落高大華美,建筑從街頭一直抵達山坡上。楊潤蘭先生是位教育工作者,終其一生為教書(shū)育人嘔心瀝血,他的學(xué)生中有共和國締造者之一朱德總司令。

和平村先民們以鹽業(yè)為中心,兼事農業(yè)、手工業(yè)和經(jīng)商,自古就有“以井代耕”之說(shuō)。天耳井的經(jīng)營(yíng)在明代就采用了“原始股份制”的方式,其股份可以轉賣(mài)、典當、贈送。村民大多是以鹽為生,因鹽井形成了一個(gè)產(chǎn)業(yè)體系。上世紀五十年代,國家相繼關(guān)閉了這里的鹽井,其后全村轉為從事農業(yè)生產(chǎn),由于人多地少且不事農耕,村子經(jīng)濟和社會(huì )發(fā)展滯后,是遠在江南的上海市對口扶助的村莊。村人的經(jīng)濟收入以養殖種植為主,主要經(jīng)濟作物烤煙跟核桃。村外阡陌隨處可見(jiàn)是桑葚樹(shù),正是桑葚果成熟的時(shí)間,濃紫色的桑葚巨甜且果味十足。

諾鄧河沘比江交匯

諾鄧村后面是山峰高聳的滿(mǎn)崇山,余脈就落在沘江邊的莊坪壩子上。諾鄧河和瀾滄江支流沘比江交匯處,繞了一個(gè)“S”型的大灣子,形成了類(lèi)似道教“太極圖”的奇妙天然景觀(guān)。古人稱(chēng)之為“太極鎖水”??谑谛挠浀膫髡f(shuō),古時(shí)候有得道高人路過(guò)看到這里的風(fēng)水告訴當地人,那壩子前面的江水象皇帝佩帶的玉帶,地氣有天子之氣,山川卻無(wú)帝王風(fēng)骨,似王非王,這帶恐有“草寇、草王”,日子一長(cháng)聚氣成型怕要為禍一方。江水不能改道,只有把主山與莊坪壩子斷開(kāi)才能截斷那一絲尚幼的王氣,保黎民平安。于是周邊的民眾便自發(fā)組織起來(lái)挖山不止,說(shuō)來(lái)也怪,今日挖斷明日復原,山體又是完好如初。這日,天將晚收工時(shí),有老者走到半路想起自己的煙袋遺失在工地上,返回尋找煙袋時(shí),忽然聽(tīng)到地底下有嗡聲嗡氣說(shuō)話(huà)聲:“不好啦,他們已經(jīng)挖到我的腳趾了,你們趕緊往里擠擠?!崩险唏R上跑回村子,把大伙招呼來(lái)連夜挖山,雞鳴時(shí)分山體終于被挖通了,地下一陣陣涌出紅色的泥水。也在此刻,莊坪村子里一個(gè)婦女一胎孿生的五個(gè)紅臉、黃臉、藍臉、黑臉、白臉的兄弟同時(shí)無(wú)病無(wú)災死去,從此這地方就太平了。而山體斷開(kāi)后這地方就形成了一個(gè)圓形的太極圖。那以后,相擁的陰陽(yáng)魚(yú)眼睛處,白族人聚集居住漸成村落。由于諾鄧河入沘江處北邊莊坪壩子的小山類(lèi)似獅子頭,南邊連井坪壩子的小山類(lèi)似大象鼻子,古人又稱(chēng)之為“獅象把門(mén)”,即把住諾鄧井的大門(mén),順著(zhù)太極圖中間那條小河往里走上四公里就到美麗的白族村莊—諾鄧村。

白族村落

諾鄧村周?chē)О倌陙?lái)形成了井鹽文化,此文化是井鹽開(kāi)發(fā)、生產(chǎn)和交易過(guò)程中有意義的符號元素進(jìn)行傳承的方式與方法,人們能夠通過(guò)這些圖案進(jìn)行溝通和系統的傳承。吹開(kāi)史冊上厚厚的塵土,撫摩著(zhù)昔年艱難鹽道的圖標,這是維系人類(lèi)生存與發(fā)展的補給線(xiàn),而大量的古鎮正是沿著(zhù)這神奇的補給線(xiàn)分布的。但是在朝代更迭滄桑變化中,隨著(zhù)鹽井的逐步廢棄,鹽道、古鎮逐漸褪去了往日浮華沉淀下深重的記憶。作為那個(gè)特定地域的文化載體,鹽道、古鎮是當時(shí)經(jīng)濟發(fā)展與文化傳承的最好見(jiàn)證。

諾鄧人家戶(hù)戶(hù)養馬,步步高升的蹬道運輸機械力不可為。家家釀酒,包谷酒出鍋了酒香至樸至純遮籠村莊。晨昏中小村升起裊裊炊煙,舊家大戶(hù)高門(mén)樓里蹦跳出入的是戴紅領(lǐng)巾的小女孩,耄耋老嫗石階上蹣跚。

版權聲明

凡中國國家地理網(wǎng)刊登內容,未經(jīng)授權許可,任何媒體和個(gè)人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經(jīng)本網(wǎng)書(shū)面授權的,在使用時(shí)必須注明來(lái)源。違反上述聲明的,本網(wǎng)將追究其相關(guān)法律責任。

要評論?請先 登錄 或者 注冊 ,您也可以快捷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