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河不黃了?是真的


發(fā)布時(shí)間:2022年11月21日 文章出自:微信

標簽: 社區推薦   地理中國   

黃河水真的變清了。

在人們的印象中,黃河一直以含沙量高著(zhù)稱(chēng)。自高原山地飛馳而下,黃河裹挾大量泥沙,在入??谟俜e造就了大片陸地。與此同時(shí),黃河中游失去了大量的肥沃土地和水資源,下游及其相鄰地區也頻繁遭受洪水災害。

黃河水是“黃”還是“清”,從古至今一直備受關(guān)注。如今,黃河真的不黃了。

黃河,為什么不黃了?

根據《2021中國河流泥沙公報》顯示,黃河流域代表站(潼關(guān))2021年實(shí)測輸沙量?jì)H有1.71億噸,較多年黃河來(lái)沙均值9.21億噸減少了82%左右。

圖源:2021年中國河流泥沙公報

黃河下游含沙量出現斷崖式下跌,這主要歸功于黃河治理幾代人的不懈努力。統計數據表明,1999年之前,黃土高原的植被覆蓋度大約是31.6%。2019年,黃土高原的植被覆蓋度達到了約63.6%,翻了一倍還多。筑梯田、修堤壩,退耕還林還草,黃土高原變綠了,黃河水也逐漸變清了。

航拍陜西黃土高原

黃河,之前為何這么“黃”?

眾所周知,黃河是世界上含沙量最大的河流。

據資料統計,在治理黃河之前,黃河多年平均來(lái)沙量達16億噸,如果將這些泥沙堆成寬、高各1米的土墻,長(cháng)度可以繞地球27圈之多。黃河善淤、善決、善徙,這也是大家對黃河最基本的認知。

但如果來(lái)到蘭州前的湟水入河口,你一定會(huì )大為震撼。來(lái)自源頭的黃河水并不渾濁,水清澈湛藍。在這里,湟水作為加入黃河的第一條高含沙量支流,使得黃河開(kāi)始變得渾濁。

湟水匯入黃河,左為湟水,右為黃河干流呈現出黃河不黃湟水黃的景觀(guān)。圖源:《中國國家地理》2017年10期

據統計,匯入黃河的支流中,來(lái)沙量最大的是涇河,年平均來(lái)沙量高達2.62億噸,占到全河來(lái)沙量的16.1%,其次還有無(wú)定河、渭河(咸陽(yáng))、窟野河等眾多來(lái)沙量大的支流。

因此九曲黃河萬(wàn)里沙,并不是黃河本來(lái)就黃。真正造就黃河變“黃”的原因主要還是一條條流自黃土高原裹泥帶沙的支流匯入,黃河90%的泥沙均來(lái)自黃土高原。每逢暴雨,嚴重的水土流失,大量泥沙通過(guò)千溝萬(wàn)壑匯入黃河,黃河變得愈來(lái)愈黃。

陜西延安,黃河流淌在黃土高原之上,蜿蜒曲折

特別是從內蒙古托克托縣河口村之后,黃河進(jìn)入了晉陜峽谷河段,這里是主要的產(chǎn)沙區。黃河在黃土高原上深切出晉陜峽谷,它造就了壺口、龍門(mén)的奇觀(guān),在這里承接大量泥沙,變成了真正的“黃”河。如果按照省區統計,流域內各省區以陜西省來(lái)沙量最多,約占全河沙量的41.7%。

山西臨汾
黃河干流晉陜峽谷水量增大,泥沙量增加壺口現極為壯美的黃色瀑布是世界上最大的黃色瀑布。

當黃河來(lái)到禹門(mén)口,這里是晉陜大峽谷的最南端,也是神話(huà)傳說(shuō)“鯉魚(yú)躍龍門(mén)”的所在地。黃河擺脫峽谷山地的束縛,由兩岸峭壁夾峙,突然變得一片平坦,河床也陡然變寬,流速也有所變緩,泥沙也開(kāi)始積淀。

黃河禹門(mén)口景觀(guān)

從桃花峪到入???,流經(jīng)768千米,每年大約有4億噸泥沙淤積在黃河下游河道內,河床逐年升高,黃河下游也成為了世界上著(zhù)名的懸河,河流決口頻繁改道,有了“三年兩決口,百年一改道”的模樣,黃河中下游變得十分躁動(dòng)。

取景自濟南黃河鳳凰大橋,黃河下游地區河床灘面高出兩岸地面,稱(chēng)作“懸河”

千年之問(wèn):黃河之水哪里來(lái)?

黃河水不僅變清了,也相對變少了。根據黃河花園口站2000年以來(lái)實(shí)測,徑流量數據相較前期減少了35%,這個(gè)數字已經(jīng)相當驚人,水資源短缺的問(wèn)題是黃河流域正面臨的最大挑戰。

黃河的水從哪里來(lái)?唐代詩(shī)人李白豪言:“黃河之水天上來(lái)”。這“天上”的水,是如何匯集成滔滔大河的呢?

扎陵湖與鄂陵湖位于黃河源區的青海省瑪多縣境,被稱(chēng)為“姊妹湖”。在藏語(yǔ)中“扎陵”表示白色;“鄂陵”表示青色。圖為鄂陵湖冬季風(fēng)光

想象是美好的,但現實(shí)總是少了點(diǎn)浪漫。按照《中國國家地理》主編單之薔老師的觀(guān)點(diǎn)來(lái)說(shuō),河流并沒(méi)有以一個(gè)固定的“點(diǎn)”為源頭,“源頭是人自己構造的出來(lái)的概念”。如果一定要給黃河之水追溯一個(gè)來(lái)源,讓我們先把目光移向青藏高原上的一對“姊妹湖”。

一如地理學(xué)家們仍然在為長(cháng)江正源是當曲、沱沱河還是楚瑪爾河辯駁不休,關(guān)于黃河水的源頭已經(jīng)在這片區域爭論了一千多年。

中國古代對黃河河源的認知大致可分為禹貢、漢書(shū)、唐代初探、元史和清初測繪五個(gè)體系。圖源:《中華遺產(chǎn)》2021年7月

在中國古代文獻中,“河出星宿?!薄昂映龇e石山”“重源伏流說(shuō)”等關(guān)于黃河源頭的說(shuō)法層出不窮,積石山、阿尼瑪卿山、約古宗列盆地等都曾被官方奉為黃河水之源??v觀(guān)不同時(shí)代,古代多以“河源唯遠”為源頭確定法則,同時(shí)也不乏地緣政治、神靈祭祀方面的考量。

黃河源的現代考察熱點(diǎn),主要聚焦在幾條鄂陵湖以上的支流中??勘钡囊粭l稱(chēng)為扎曲,很短,長(cháng)度、流量、流域面積等都不及另外幾條;最南邊的多曲長(cháng)度和水量尚可,但是從扎陵湖以下才匯入干流,未進(jìn)入黃河源之爭。

中間的靠南一條稱(chēng)卡日曲,最長(cháng);居中而且沿主流方向自西向東的另一條稱(chēng)瑪曲,關(guān)于黃河源的爭論主要發(fā)生在中源瑪曲和卡日曲之間。

討論黃河這樣一條承載豐厚文化的河流,不能只關(guān)注自然數據而忽略人文的考量。

我們再拿長(cháng)江舉例:長(cháng)江中源沱沱河,論長(cháng)度、流量均不及南源當曲,但它的優(yōu)勢是與長(cháng)江走向一致,并且發(fā)源于唐古拉山脈主峰各拉丹冬的冰川,所以在爭論中常常勝出,被擁戴為正源。

西藏各拉丹東冰川

黃河源也一樣,南部的卡日曲雖然更長(cháng),但走向與主流不一致;瑪曲的約古宗列曲發(fā)源于巴顏喀拉山主峰雅拉達澤山,河道順直,且屹立在格爾木河、長(cháng)江和黃河三大流域交匯之處,一山分三水更有意義,于是中源瑪曲更愿意被認為是黃河的源頭。

在青海省瑪多縣有一座俗稱(chēng)“牛頭碑”的黃河源頭紀念碑,這里距離黃河約古宗列曲源頭約有200公里 。

從1952年開(kāi)始,黃河水利委員會(huì )多次組織黃河河源查勘隊,對于瑪曲和卡日曲的長(cháng)度、流域面積和瞬時(shí)流量進(jìn)行多次測量,最終在約古宗列盆地西南隅的瑪曲曲果豎立河源標志。

在歲月的長(cháng)河中,物換星移,滄海桑田,河流也有時(shí)令之變。一條河的河源、河口、水位在不同時(shí)期變化不定,與確定一個(gè)精準的坐標點(diǎn)為河源相比,將一片區域作為河流的源頭反而是更“精確”的辦法。

約古宗列海拔4500米,是一個(gè)面積達200多平方公里的橢圓形大盆地,藏語(yǔ)“約古宗列”的意思就是“炒青稞的鍋”。

不論黃河的正源是瑪曲,還是卡日曲,三條河所處的位于青海省巴顏喀拉山北麓、被稱(chēng)為約古宗列的盆地,已是大家公認的黃河發(fā)源地。這里有眾多的小湖泊和涌泉,股股清流匯合在一起,逐漸形成一條蜿蜒的小河流。

從約古宗列出發(fā),黃河又是如何從一涓細流成長(cháng)為一條滔滔大河的呢?

黃河,何以成“河”?

一般來(lái)說(shuō),河流應該是一個(gè)不斷匯集水量的過(guò)程,但黃河卻很特殊。

黃河流域多年的平均天然徑流量達490億立方米,當河水來(lái)到蘭州時(shí),水量已達到317億立方米,已經(jīng)是黃河總水量的70%。


蘭州以上流域面積約25萬(wàn)平方公里,黃河流域總面積79.5萬(wàn)平方公里,究竟是如何在1/3的流域面積積蓄如此浩大的水量呢?

回到源頭,黃河開(kāi)頭即是巔峰。

發(fā)源自“中華水塔”的三江源擁有豐富的水源,卡日曲及約古宗列曲將其盡數收下,一路東行注入黃河源頭兩大姊妹湖——扎陵湖和鄂陵湖。兩大高原淡水湖泊總水儲量約150億立方米,相當于黃河總水量的30%。湖面煙波浩淼,明澈秀麗,草原、水鳥(niǎo)、藍天,一派詩(shī)情畫(huà)意的旖旎風(fēng)光。

三江源湖泊雪山河流

其后鄂陵湖將湖水向東傾泄而出,黃河一路流走東去。從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的瑪多縣,到四川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的若爾蓋縣和紅原縣,以及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碌曲縣,這里是黃河源頭面積最大的高寒濕地,又有眾多河流匯入黃河。

黃河源園區——巴顏喀拉山主峰年寶玉則

黃河奔走了數百公里,來(lái)到阿尼瑪卿山脈,這里擁有黃河流域最長(cháng)最大的冰川。雄偉壯麗的阿尼瑪卿雪山區,大約有十幾座海拔超過(guò)5000米的雪峰,茫茫山嶺之上,冰雪連綿,終年不化。黃河似乎想將其全部囊括,竟圍繞阿尼瑪卿山做了一個(gè)180°大轉彎后,又掉頭向西,主峰瑪卿崗日就在黃河大拐彎的中央。

遠處阿尼瑪卿雪山,涓涓溪水從山里流出

大拐彎不僅裹住了阿尼瑪卿山,同時(shí)也來(lái)到若爾蓋濕地,我國面積最大的高寒泥炭沼澤濕地區。若爾蓋濕地約30萬(wàn)公頃,沼澤覆蓋率達20~30%,白河、黑河蜿蜒曲折流淌在草原上,牛軛湖星羅棋布,風(fēng)光無(wú)限。黃河來(lái)到此處,盡情吮吸著(zhù)濕地涵養的水分,黃河也逐漸壯大起來(lái)。

四川唐克九曲黃河第一灣航拍

靠著(zhù)地表水和地下水的聯(lián)動(dòng)補給,黃河水量增長(cháng)迅速。當來(lái)到甘肅后,又有大量支流匯入,發(fā)源于祁連山區的大通河、湟水等,南部發(fā)源于岷山的大夏河和洮河等,這些支流都在蘭州以上河段先后匯入黃河,使得黃河水量驟然增多。

黃河達到蘭州,水勢積蓄超過(guò)半數達總水量70%,但黃河僅流過(guò)1/3的流域范圍。

在特定時(shí)間,黃河徑流量還會(huì )有降水帶來(lái)的快速補給。2021年8月下旬至10月上旬發(fā)生嚴重的“華西秋雨”,黃河中下游出現秋汛洪水,干支流多個(gè)水文站出現了建站以來(lái)或近40~60年最大流量。

三門(mén)峽至花園口區間是黃河流域降水最為充沛的地區,平均年降水量超過(guò)700mm。黃河干流全長(cháng)258.8千米,集水面積達4.16平方公里,伊洛河和沁河徑流匯入黃河,不僅是黃河的主要水源地區之一,也是下游洪水泛濫的來(lái)源。

2021年9月1日,河南三門(mén)峽,受近期持續降雨影響,澗河水上漲,水流湍急。

就這樣,黃河自青藏高原巴顏喀拉山脈奔流而出,在川西與甘南交界處大拐彎折回北上,圍繞阿尼瑪卿山后朝向東北方,在中國北方大地畫(huà)出大“幾”字,蜿蜒流經(jīng)高原、濕地、沙漠、峽谷、盆地、平原,最后再從大陸東側匯入海洋。來(lái)自山岳冰川融水積蓄,沿途叉道江河匯入、濕地涵養,黃河在中華大地流走了上萬(wàn)年的歷史。

山東東營(yíng)黃河入???,黃藍交匯壯麗奇觀(guān)

黃河的“黃土”文化

中華文明離不開(kāi)黃河,黃河文明離不開(kāi)黃土,黃土文化離不開(kāi)粟與陶。

從青藏高原一路劈山斬壑,黃河把世界上黃土堆積最深厚的高原——黃土高原,與東亞大陸文明歷史最古老的平原緊緊地聯(lián)接在一起。在黃河的搬運下,來(lái)自黃土高原的肥沃泥沙傾斜而出,經(jīng)多次決口、改道,于河洛一帶及下游不斷建造河流階地和沖積平原,給華夏先民提供了重要的生息繁衍基地。

地勢開(kāi)闊、氣候溫和的黃土高原區三大河流谷地平原:渭河谷地平原、伊洛下游谷地平原和汾河下游谷地平原,是華夏文明之光最早出現的地方。

黃土高原和黃河沖積平原上的黃土看起來(lái)平淡無(wú)奇,但土質(zhì)疏松,易于墾殖,具有易耕性、自肥性、土層深厚等種種特點(diǎn),是遠古時(shí)期最適合農業(yè)起源的土質(zhì)。豐厚的自然稟賦加之長(cháng)期的農業(yè)實(shí)踐,逐漸使黃河文化成為一種高度發(fā)達的農業(yè)文明。

黃土之間的兩個(gè)鹽湖,山西運城鹽池和陜西定邊鹽池,曾為中華文明的形成提供了極為重要的驅動(dòng)力。
圖為運城鹽池

放眼古中國的經(jīng)濟版圖,與西北遼闊草原的游牧狩獵經(jīng)濟和長(cháng)江流域以稻作、漁採為農業(yè)方式的“水”文化相比,黃河的旱地粟作農業(yè)方式離不開(kāi)“土”,粟和陶則是這種“黃土”文化的典型代表。

二里頭遺址堆積物里浮選出了炭化農作物種子:
小麥、水稻和小米(粟)
圖源:《中國國家地理增附刊》 2020年11月

“春種一粒粟,秋收萬(wàn)顆子?!边@首膾炙人口的詩(shī)出自唐代李紳的《憫農二首》,也反映了粟在當時(shí)農作中的重要位置。粟一般指谷子,即小米,在古漢語(yǔ)中也作為谷物或谷物的泛稱(chēng)。

中國的農業(yè)起源有兩個(gè)獨立發(fā)展的脈絡(luò ),一個(gè)是在長(cháng)江中下游地區的南方稻作農業(yè)起源;另一個(gè)是沿黃河流域分布的北方旱作農業(yè)起源,所栽培的農作物主要有谷子(粟,小米)、糜子(黍,黃米)和大豆(菽)。

谷子和糜子這兩種小米都起源于中國本土,對中國北方地區生長(cháng)環(huán)境的適應能力是與生俱來(lái)的。在春播季節只要地墑好、能出苗,即便整個(gè)春季不下一滴雨,也能正常拔節和孕穗,堅持到夏天雨季的到來(lái)。

據黃河水利委員會(huì )統計,黃河流域多年平均降水量為476毫米,比全國平均水平(650毫米)低27%,不到長(cháng)江流域的一半。谷子和糜子這種耐旱的農作物品種與干旱少雨的黃河流域再合適不過(guò)了。

如今,鄭州谷子地里的機械化秋收

因此,在中國北方的廣大區域內,包括當時(shí)韓國所在的中原地區和秦國所在的關(guān)中平原,種植谷子和糜子這兩種小米并不需要人工灌溉,僅依靠自然降水就足以獲得好收成,這為黃河流域的居民解決了填飽肚子的難題。

山西磧口古鎮窯洞風(fēng)光

黃土的特性,也利于挖洞聚居。加之遠古時(shí)期的黃河中下游地區氣候溫和,適宜于原始人類(lèi)生存。早在110萬(wàn)年前,“藍田人”就在黃河流域生活。還有“大荔人”“丁村人”“河套人”等也在流域內生息繁衍。

“食”與“宿”兩大問(wèn)題都被黃土迎刃而解,黃河流域注定會(huì )稱(chēng)為孕育文明的搖籃??v觀(guān)中華文明的長(cháng)河,歷史上的“七大古都”,在黃河流域和近鄰地區的有安陽(yáng)、西安、洛陽(yáng)、開(kāi)封四座。

黃河流域的炎帝、黃帝兩大血緣氏族部族融合形成“華夏族”,直至今日,世界各地的炎黃子孫,依然稱(chēng)黃河為“母親河”,視黃土地為自己的“根”。

殷都(當時(shí)屬黃河流域)遺存的大量甲骨文,開(kāi)創(chuàng )了中國文字記載的先河。

人類(lèi)早期文明的誕生,對環(huán)境有著(zhù)很高的依賴(lài)度,而陶器的誕生更是與定居生活、農耕經(jīng)濟的產(chǎn)生密不可分。黃河夾雜著(zhù)泥沙,在黃土高原上奔流而過(guò),孕育了繁盛的農業(yè)文明,也帶來(lái)了適宜制作彩陶的黃色土壤。

著(zhù)名考古學(xué)家嚴文明先生認為彩陶文明與黃土地帶的分布有著(zhù)密切的關(guān)系,因為黃土中的粘土略帶堿性,較之酸性的紅色粘土更適合制作淺色的精致陶器,便于繪制彩色花紋。

廟底溝文化花卉紋人頭形器口彩陶瓶,弧線(xiàn)靈動(dòng)變幻,不似半坡類(lèi)型彩陶那樣平直拘謹。

距今6000年左右的廟底溝式彩陶,在鮮艷的紅陶器上繪制出紅黑對比強烈的圓點(diǎn)、勾葉、三角紋黑彩,奠定了古老中國色彩審美的基調;以通體施彩而著(zhù)稱(chēng)的馬家窯彩陶,恣意旋轉的線(xiàn)條勾畫(huà)出的連續漩渦狀花紋,其繁復的紋飾和流暢的筆觸,代表著(zhù)新石器時(shí)代彩陶藝術(shù)的巔峰。

馬家窯炫紋彩陶瓶,帶給人一種原始的雍容美感。

這種漩渦狀花紋并非偶然,其中也包含著(zhù)地理的必然。出于最基本生活的需要,人類(lèi)早期的聚落都是臨水而建,所以對于“水”的關(guān)注與膜拜萌發(fā)了人們對“水”的敬畏,又很自然地被融入到了彩陶紋飾的創(chuàng )作中,便產(chǎn)生了我們今天看到的“漩渦紋”。

在相當長(cháng)的歷史時(shí)期,黃河中下游地區是全國科學(xué)技術(shù)和文學(xué)藝術(shù)發(fā)展最早的地區。中國古代的“四大發(fā)明”——造紙、活字印刷、指南針、火藥,都產(chǎn)生在黃河流域。

黃河,作為古都眾多的流域地區,是全國不可移動(dòng)文物最豐富的地區,更是重大考古發(fā)現次數最多的區域。晉陜豫三省交界的黃河拐彎地帶,更是我國文物遺存分布最為密集的區域。

參考文獻

[1]安作璋,王克奇.黃河文化與中華文明[J].文史哲,1992(04):3-13.

[2]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huì ).黃河概況.黃河流域的降水量是多少?黃河發(fā)源于哪里?黃河網(wǎng).2011年08月14日

[3]單之薔.大河本無(wú)源.中國國家地理.2009年3月

[4]陳維達.黃河:在歷史與現實(shí)間徘徊.中國國家地理.2009年3月

[5]蕭春雷.黃河問(wèn)源 是地理探險,也是人文追問(wèn).中國國家地理增附刊.2016年8月

[6]木木.欽定黃河源:乾隆皇帝的文化工程.中華遺產(chǎn).2021年7月

[7]陳隆文.黃土、黃河、黃種人:周雖舊邦,其命維新.中國國家地理增附刊.2020年11月

[8]龐雅.彩陶猜想.中華遺產(chǎn).2012年4月

[9]趙志軍.小麥 秦統一天下的力量.中華遺產(chǎn).2010年1月

[10]袁蓉蓀.根系黃河 在黃河畔找尋中國文明的主干.中國國家地理.2017年10月

[11]王國慶.黃河流域水源涵養區界定[J].水文,2022,42(02):65.

[12]張紅武,李振山,安催花,方紅衛,黃河清,戴文鴻.黃河下游河道與灘區治理研究的趨勢與進(jìn)展[J].人民黃河,2016,38(12):1-10+23.

[13]王國慶. 氣候變化對黃河中游水文水資源影響的關(guān)鍵問(wèn)題研究[D].河海大學(xué),2006.

[14]竺可楨.中國近五千年來(lái)氣候變遷的初步研究[J].氣象科技資料,1973(S1):2-23.DOI:10.19517/j.1671-6345.1973.s1.001.

[15]中國河流泥沙公報.2021,水利部編著(zhù).北京:中國水利水電出版社,2022.6

編輯:〇〇、廣平

設計:巍巍

圖片:視覺(jué)中國、圖蟲(chóng)

本文感謝中國科學(xué)院地理科學(xué)與資源研究所研究員 黃河清老師的支持

版權聲明

凡中國國家地理網(wǎng)刊登內容,未經(jīng)授權許可,任何媒體和個(gè)人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經(jīng)本網(wǎng)書(shū)面授權的,在使用時(shí)必須注明來(lái)源。違反上述聲明的,本網(wǎng)將追究其相關(guān)法律責任。

要評論?請先 登錄 或者 注冊 ,您也可以快捷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