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青瓷 釉之生,始于“青”

總第224期
2024
06
  • 天下莫能與之爭

    北宋皇帝宋徽宗的《文會(huì )圖》,是“國寶”級書(shū)畫(huà)作品。他描繪了宋時(shí)文人的一場(chǎng)雅集,幾位文士在林中把盞品茗。有學(xué)者對畫(huà)中的瓷器做了統計、分析,稱(chēng)畫(huà)中有93件都是單色釉瓷器。宋徽宗對單色釉的喜愛(ài),可……

    作者: 黃秀芳  

  • 看展

    3月20日至8月12日期間,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專(zhuān)題展覽“圓明園──清代皇家園居文化”對外開(kāi)放。這是繼2022年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開(kāi)幕展后,又一個(gè)以故宮博物院珍藏為主的大型特展。

  • ﹃壽星﹄謎團多

    壽星,又一位大名鼎鼎的星宿神,人氣極高、人緣也好。不過(guò),對大多數崇拜者而言,他卻是夜空中撲朔迷離的存在——不知“壽星”究竟是哪顆星。

    作者: 墨飛  

  • 大晟鐘?宋代的標準音

    浙江省臺州市的臨海市博物館,收藏著(zhù)一件北宋大晟應鐘。那是宋徽宗時(shí)期由“大晟”府鑄造的宮廷樂(lè )器,仿造自當時(shí)應天府(今河南商丘)出土的春秋時(shí)期宋公戌鐘,專(zhuān)用于演奏宮廷雅樂(lè )。

    作者: 張琰敏  

  • 李唐大軍劍指割據江陵的蕭銑,卻遇到長(cháng)江汛期——危機還是戰機?

    唐高祖武德四年(621年)八月,李淵決定調遣大軍,集結于夔州(今重慶奉節),以平定盤(pán)踞在江陵(今湖北荊州)的南梁后裔蕭銑。

    作者: 莫大  

  • 單色釉瓷之美 一色勝萬(wàn)彩

    一碗“雨過(guò)天青”,一盞“鐵銹生花”,一瓶“胭脂如水” 沒(méi)有彩繪的遮掩,不容絲毫的瑕疵 單色釉瓷在觀(guān)者面前一覽無(wú)遺,坦露極致的審美體驗

  • 原始青瓷 釉之生,始于“青”

    原始青瓷的誕生,也是瓷器的初萌。那宛如天賜的一抹“青”,獨自撐起了半部中國瓷器史,也打開(kāi)了后世“出窯萬(wàn)彩”的色之源。

    作者: 井宇陽(yáng)  

  • 青色瀲滟 從越窯到龍泉窯

    青瓷之色,是窯工與釉中鐵、鈦元素博弈后的結晶。作為瓷器發(fā)源地的浙江,越窯、沙埠窯與龍泉窯一脈相繼,通過(guò)傳承與創(chuàng )新,將青瓷的故事演繹得熱烈而奪目。

    作者: 項坤鵬  

  • 瓜皮綠:草根閑色的逆襲

    在青、赤、黃、白、黑的五色系統里,綠色屬于“間色”,但在明清時(shí)期,綠釉的燒造取得突破,遂成就了瓜皮綠的高光時(shí)刻。

    作者: 張云  

  • 鐵元素的藝術(shù):?jiǎn)紊缘膴W妙所在

    瓷器五彩斑斕的顏色,如何得來(lái)?主要源于釉料中的金屬元素。

  • 邢窯白 一場(chǎng)大唐的雪

    令今人審美疲勞的“大白瓷碗”,卻曾是隋唐人夢(mèng)寐以求的絕色。因為只有高級的“白”,才能打破一統天下的“青”??词⑹来筇频囊蛔狈礁G場(chǎng),演繹出陶瓷也可以“類(lèi)銀似雪”的傳奇。

    作者: 周舒  

  • 化妝土:瓷器的“粉底”

    用化妝土為深沉粗糙的胎體美白,燒制出干凈唯美的白瓷。給瓷器打粉底的秘密,從中國傳入朝鮮,再因壬辰之戰而登陸日本。技藝的交流,智慧的傳遞,攪動(dòng)了東亞瓷器世界的風(fēng)云。

    作者: 白馬  

  • 德化“中國白” 白有白的道理

    中國歷史上,出產(chǎn)白瓷的窯口,官辦民辦皆有,南北多地可見(jiàn)。但被稱(chēng)為“中國白”的,唯獨德化白瓷一家?!爸袊住眲僭诤翁??

    作者: 有泉  

  • 黑釉 極簡(jiǎn)之中無(wú)盡藏

    黑,五方正色之一。顏色釉中,原本作為雜質(zhì)的黑色,在對技藝的不懈追求中,卻也形成了一條獨特的審美之道?;蜃虧櫣饬?,與漆器媲美;抑或簡(jiǎn)約凝重,以襯茶色。純粹的黑,極簡(jiǎn),又極不簡(jiǎn)。

    作者: 黃松濤  

  • 紫定之謎

    定窯中的“紫定”,究竟是何種顏色?歷史上一直是眾說(shuō)紛紜。經(jīng)過(guò)專(zhuān)家們的調查研究,“紫定”之“紫”,很可能是醬褐色。醬釉瓷器模仿醬色漆器燒制,遍及大江南北,形成了龐大的體系。

    作者: 劉菲  

  • 烏金釉的創(chuàng )新密碼

    色黑如漆、亮麗如鏡的烏金釉,創(chuàng )燒于清代康熙年間,是景德鎮御器廠(chǎng)技術(shù)創(chuàng )新的產(chǎn)物。烏金釉以適當比例搭配鐵、鈷、錳等金屬氧化物,開(kāi)辟出混合呈色的思路。

    作者: 劉菲  

  • 永宣紅釉 驚“紅”一瞥

    最能代表中國的紅色,卻直到明代永樂(lè )、宣德年間才姍姍來(lái)遲地成為瓷器的主流色彩之一。永宣驚“紅”一瞥的背后,是紅釉技術(shù)的千年探索,也是政治風(fēng)尚與藝術(shù)審美的一次革新。

    作者: 駱文  

  • 黃釉 以黃喻“皇” 一枝獨秀

    如果用一種顏色來(lái)代表帝王家,那必然是黃色。明清景德鎮御窯低溫燒成的黃釉,為皇室提供了最尊貴的御用瓷色。一件件黃釉瓷背后,寫(xiě)滿(mǎn)了色彩的意義,構建出瓷世界的秩序。

    作者: 詹鎮鵬  

  • 一色千秋 雍正的境界

    素潔與嬌艷兼得,清新與炫目并舉……雍正帝酷愛(ài)的單色釉瓷,如此令人眼前一亮。是皇帝高超的個(gè)人審美,是中國陶瓷燒造技藝的成熟,也是時(shí)代的美色追求,創(chuàng )造出古代陶瓷史上最具歡愉與活力的“多巴胺之色……

    作者: 賈欣  

  • “人體形”部首 身體力行

    出于方便檢索的目的,現代字典大約分成了200個(gè)部首。然而,漢字來(lái)源于物形,從構字原理來(lái)看,這種分類(lèi)并不是唯一的準則。筆者以小篆為基礎,從甲骨文和金文的字形出發(fā),探究造字的本源,給漢字重新歸類(lèi):……

    作者: 梁勇  

  • 官衣 文官的制服

    圖是清宮戲畫(huà)《泗州城》中的知州,是五品官,所以身穿地位較低的藍色官衣。

    作者: 瑜韻  

  • 劉仁愿紀功碑:消失的東征大將

    扶余,這是漢至南北朝時(shí)期,曾存在于我國東北的一個(gè)強大方國。因為立國長(cháng)達700年之久,扶余文化對相鄰的朝鮮半島影響甚深,像高句麗與百濟王族均自稱(chēng)源自扶余王室,百濟甚至一度號為“南扶余”。

    作者: 李粹之  

  • 拍出佛造像之美

    “跟我拍文物”欄目從2024年3期開(kāi)始,邀請新浪微博知名人文藝術(shù)博主“松松發(fā)文物資料君”,帶領(lǐng)我們分門(mén)別類(lèi),探索文物攝影的無(wú)限可能。

    作者: 黃松濤  

閱讀本期完整內容

使用微信掃一掃開(kāi)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