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植物 十二家族

總第246期
2024
06
  • 雨林深處的“空中花園”

    作為我國最南端的省份,海南不僅有椰風(fēng)海韻、陽(yáng)光沙灘,還有大片保存良好的熱帶雨林。

    作者: 聶采文  

  • 植物中的“叛徒”寄生植物

    在地球生態(tài)系統中,植物是最重要的“生產(chǎn)者”,它們通過(guò)光合作用,把太陽(yáng)能轉化為生物體可利用的養分,還釋放出氧氣,為地球繁盛多樣的生命提供了物質(zhì)和能量的基礎。但是在植物中,有一群另類(lèi)分子,它們……

    作者: 于潤賢  

  • 寄生植物演化猜想

    在大多數植物通過(guò)光合作用,努力給自己制造養分的時(shí)候,寄生植物又是怎么開(kāi)始盜取他人養分,并在這條“旁門(mén)左道”上越走越遠的?植物學(xué)家以藤蔓類(lèi)寄生植物為樣本,對其演化過(guò)程提出自己的猜測。

    作者: 于潤賢  

  • 寄生植物 十二家族

    就像各種“食蟲(chóng)植物”分屬不同門(mén)類(lèi),數千種寄生植物也并不是由某一種植物“開(kāi)枝散葉”而來(lái)。經(jīng)過(guò)對比研究發(fā)現,現存所有的寄生植物,可以追溯到12個(gè)不同的祖先——也就是說(shuō),寄生植物有12個(gè)類(lèi)群。它們中有……

    作者: 于潤賢  

  • 為了能躺平,它們有多努力 寄生植物生存方略

    植物不能像動(dòng)物一樣自由移動(dòng),那寄生植物的種子究竟是如何找到寄主的? 就算成功找到寄主,對方也會(huì )發(fā)動(dòng)免疫系統抵御侵害,寄生植物又是怎么“攻城略地”的呢?

    作者: 于潤賢  

  • “飼養”寄生植物 園藝“地獄模式”

    養花弄草是大眾愛(ài)好,但種植寄生植物的體驗完全不同:“根寄生”的種子蟄伏地下,你根本不知道它到底發(fā)了芽沒(méi)有;“莖寄生”中有些種類(lèi)一兩年才長(cháng)到綠豆大;還有些看似萬(wàn)事俱備,卻完全不知怎么“觸發(fā)”……

    作者: 于潤賢  

  • 無(wú)量山追猴,一天又一天 印支灰葉猴調查手記

    云南中部的無(wú)量山,是印支灰葉猴重要分布區。從2008年起,來(lái)自中山大學(xué)和大理大學(xué)的靈長(cháng)類(lèi)科研團隊,對那里的葉猴開(kāi)展了長(cháng)期的行為生態(tài)學(xué)監測。本文作者是研究的主要參與者,讓我們透過(guò)他的工作記錄,窺探……

    作者: 馬馳  

  • 海底五彩鰻變裝又變性

    魚(yú)的種類(lèi)眾多,有些在不同生長(cháng)階段差異很大,以至于成魚(yú)和幼魚(yú)被錯當成不同物種—俗稱(chēng)“五彩鰻”的大口管鼻就是這樣。

    作者: 羅騰達  

  • 魚(yú)嘴長(cháng)“癤子”

    由春入夏,有些魚(yú)好像就“上火”了?;B(niǎo)魚(yú)市賣(mài)的“原生魚(yú)”們(如鳑鲏、寬鰭),嘴上動(dòng)不動(dòng)就長(cháng)“癤子”。這些“癤子”長(cháng)在魚(yú)嘴周?chē)?,乃至鰓蓋上,是些米粒大的小白點(diǎn)兒,幾個(gè)、十幾個(gè)或扎堆兒、或連線(xiàn)……

    作者: 羅騰達  

  • 撿蛋的簡(jiǎn)單快樂(lè ) 蘆丁雞飼養孵化指南

    我和小胖正沿著(zhù)一段破舊院墻尋找“珍奇扁蛛”,這是種薄片兒蜘蛛,最喜歡藏在老房子的墻皮或者磚縫里。突然,“喔喔—喔”一陣公雞打鳴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lái)。要知道,這可是北京二環(huán)里邊兒,抓扁蛛就夠奇……

    作者: 唐志遠  

  • 既“管”動(dòng)物也“管”人 東北林業(yè)大學(xué)·野生動(dòng)物與自然保護區管理專(zhuān)業(yè)

    很多朋友喜愛(ài)野生動(dòng)物,在我國數百種大學(xué)本科專(zhuān)業(yè)中,有一個(gè)名字里就帶“野生動(dòng)物”—“野生動(dòng)物與自然保護區管理專(zhuān)業(yè)”(簡(jiǎn)稱(chēng)“動(dòng)?!保?。 本月我們來(lái)到哈爾濱,看看東北林業(yè)大學(xué)的動(dòng)保專(zhuān)業(yè)主要研究些什……

    作者: 劉瑩  

  • 氮 小透明,爆如火

    我們身邊空氣中最多的氣體,不是我們吸入的氧氣、呼出的二氧化碳,而是“與世無(wú)爭”的氮氣。組成它的氮元素,在我們的身體中扮演重要角色,還能化身戰場(chǎng)上的殺人利器……

    作者: 徐欣宇  

  • 希伯來(lái)文 流浪的猶太文字, 復活的以色列國語(yǔ)

    如今以色列將希伯來(lái)語(yǔ)、希伯來(lái)文規定為官方語(yǔ)言文字。你可知道,這套語(yǔ)言文字,是在沉寂、流亡近兩千年后,直至百十年前才“死而復生”的。

    作者: 景慕  

  • 嬰戲圖 古代孩子玩什么?

    玩耍,是人類(lèi)與生俱來(lái)的愛(ài)好。古代的娛樂(lè )方式不像今天這樣多元,但人們喜愛(ài)游戲的天性,卻并無(wú)二致。孩子們開(kāi)心玩耍的模樣,總能給人帶來(lái)感動(dòng),是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的好題材?!傲弧惫澲H,讓我們回歸童心,透……

    作者: 王釗  

  • 黃皮 我不是龍眼哦

    6月的天,一天比一天熱,水果攤子也一天比一天鮮艷奪目。說(shuō)到初夏瓜果,你會(huì )先想到水蜜桃、荔枝還是西瓜?在華南地區,這個(gè)問(wèn)題可能會(huì )得到一種北方人聞所未聞的答案:黃皮!這種模樣酷似龍眼的水果,在廣……

    作者: 電鰻  

  • 羅勒 君子懷香入杯盤(pán)

    羅勒,很可能是古時(shí)所說(shuō)的薰草、蘭香、零陵香,生于我國華中及以南多個(gè)省區,常為人栽種。羅勒為唇形科一年生草本植物,葉對生,卵圓形;輪傘花序總狀排列,花冠唇形,通常為白色或稍帶淡紫紅色;小堅果……

    作者: 王辰  

閱讀本期完整內容

使用微信掃一掃開(kāi)始閱讀